站長專題 漢劉健康文化 進站必讀

TOP

正说汉高祖刘邦(一)
2010-07-01 00:06:59 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陈瑞红
】【繁体】【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1/9/9 】【浏览:6169次 】【评论:0条】

刘邦与项羽的品德比较
  
    谈到这个话题,不得不谈到研究刘邦的初衷,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还是个初中生,由于非常喜欢历史、地理,所以经常和教文科的老师到交道,一次,两个老师谈到刘邦与项羽,一个老师说刘邦是大英雄,项羽是个伪君子,一个说刘邦是个无情无义的流氓无赖,项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两个年轻的老师都坚持自己的观点,差一点儿打起来。

    这件事给留下难忘的印象,再则,我对刘邦、项羽的人生经历也很感兴趣,所以,从那时起,我就涉足了刘邦与项羽的研究。不过,那是我只是一个初中生,学习紧,不可能做很深的探索。

    1990年,我考上了大学,时间相对宽裕,就决定自己解答这个问题,于是去图书馆查阅资料,去书店买书,去请教有关专家学者。非常遗憾,由于那时资料奇缺,自己年龄又小,这个问题没有解决。

    大学毕业后,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人、对事、对社会的认识逐步增加了沉淀。而对历史浓厚的兴趣,促使我一而再、再而三地掂起厚重的史书。读着读着,就忍不住信笔涂鸦,随手乱画。忍不住的原因是,原本的历史、真实的人物与自己脑子里的历史故事、历史人物不相吻合,甚至截然不同、大相径庭。

    截止到1998年,瑞红已经做了近一百万字的读书笔记。此时,一个真实刘邦的形象已经在瑞红心中形成。于是,瑞红决定写一部刘邦传记。从1998年至 2004年的六年间,瑞红写了大约有五十万字的文章。2004年4月,瑞红去北京参加研究生面试,和一个朋友住在一起。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在一个晚上,我们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被偷走了,也包括我的提包,里面有瑞红一百万字的读书笔记和五十万字的文章,以及相关书籍。我们报了案,但至今没有结果。

    2004年9月,瑞红到北京攻读硕士研究生,决定重新为刘邦写传记。于是北京大学图书馆、国家图书馆、西单图书大厦、中关村图书大厦等地成为我常常光顾的场所。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各种书籍浩如烟海,瑞红力争穷尽所有关于刘邦的书刊文章,其艰辛自是不言而喻。

    时光转眼到了2007年1月,瑞红硕士毕业,而这部书还没有写完。此时此刻,瑞红面临这一个重大选择,是工作,还是继续把这部书写完。很多朋友劝瑞红先工作,然后再写,瑞红一度也有此念头。然而,瑞红也明白,如果就此放弃,可能一生之中再也没有机会去静下心来专门写作,也许将把这个遗憾带入坟墓。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瑞红决定放弃一切,集中精力完成这部书稿。从2007年1月至今,瑞红摒弃一切外界干扰,全心全意地投入这部书的创作中去。今天,这部著作终于问世。

    古人说,十年磨一剑。从1998年开始撰写刘邦传记至今,已经整整十个年头。如果从1990年涉足这个话题说起,则已是近二十年。

    十年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仅仅是一瞬间,攸忽而逝,而对于行走在现实社会中的个体来说,它却是一段不短的岁月。人的一生,有几个十年?其间有多少彷徨,有多少辛酸,有多少痛楚,有多少苦闷,皆已随风而逝,留下的是这部厚厚的书稿。

    不少善意的朋友劝我:你这样做值得吗?

    也许值得,也许不值。

    但是,瑞红无论如何也不能忘记自己的使命,无论如何也不能推脱自己的责任,即:要坚定不移地弘扬民族文化,要给当今的民族精神注入一股新鲜的血液。

    大汉雄风浑厚博大,质朴凝重,如黄钟大吕之铿锵、如黄土高原之厚重、如九曲黄河之绵长,支撑着多灾多难的华夏民族走过了无数的风风雨雨。在当今世界,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首先要用汉魂支撑起整个民族的脊梁,要做真正的大写的“汉”人!

    刘邦及他所创建的大汉王朝就是我们民族的魂!对于刘邦这位我们伟大民族的伟大祖先来说,必须要擦去覆盖在历史上的灰尘,还原其真实面貌,以找回祖先的博大胸襟和卓然人格,找回祖先的质朴坦诚与仁义忠信,找回博大凝重的泱泱汉风,找回我们民族的梦想与光荣。

    正是这种对国家和民族的强烈责任感与使命感,正是这种对理想和信仰的忠诚与执著,促使瑞红十年如一日,笔耕不辍。

    以上就是瑞红为什么要写这部书的真实原因。




一,对待天下百姓:刘邦仁而爱人,大仁大义,项羽残暴不仁,小仁小义。
    我们知道,彭城之战,刘邦大败,侥幸脱险后,带着儿子刘盈和儿女鲁元在汉军的保护下向西逃去。后面楚军立功心切,穷追不舍。汉军一边抵抗,一边撤退,渐渐招架不住。刘邦着急,几次把两位稚子推下车去,以求快速逃离。但是,每推一次,夏侯婴都停下车来,把他们重新抱上车。(史载:“楚骑追汉王,汉王急,推堕孝惠、鲁元车下,滕公常下车收载之。如是者三。”)

    这样跑跑停停,停停跑跑,反而使速度大减。刘邦大怒,挥剑威胁夏侯婴,不许他下车救孩子。夏侯婴不为所动,刘邦无奈,只好听天由命。

    幸亏刘邦身边的数十骑将士浴血奋战,拼死抵抗,众人才幸免于难,没做楚军的俘虏。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刘邦为了轻车逃命,竟然三番五次地不顾亲情将孩子推下车去。夏侯婴每次都将孩子抱回,却反而遭到他的训斥,甚至差一点儿被砍杀。这种做法是不是太自私、太狠毒了?刘邦还有没有一点人性?

    历史是有选择的记忆。

    在纷繁复杂、浩如烟海的史料中,取什么,舍什么;歌颂什么,鞭挞什么;弘扬什么,贬斥什么;美化什么,丑化什么。如何从历史的海洋中抓住最本质的东西,如何用最精确的文字把历史真实记载下来,这不仅需要有超人的智慧,更需要有高尚的品格。

    《史记》证明,司马迁完全具备这种素质。《史记》这部气度恢宏的巨著,它所体现的思想成就在我国整个封建史上是无与伦比的,没有任何第二部史学著作能与它相提并论。

    在《史记》中,贯穿着司马迁的核心思想和价值观念,即:弘扬大德。德,是做人的根本。德行,决定着人的质量。中国人尊崇优良品德,就其实质而言,是对美好人生、美好社会的不懈追求。大德,即以国家利益为重,视国家利益高于一切,为了国家利益舍得牺牲自己的利益,包括名誉、亲情,乃至生命。

    司马迁在《史记》中以推崇大德为己任,以大德与缺德作为评判人与事的最终标准。无论是反面鞭挞,还是正面赞誉,抑或是旁征博引,司马迁都把大德聚集在《史记》的灵魂深处,读来令人热血喷涌,荡气回肠,浩气陡增。

    特别是关于刘邦,司马迁不惜浓墨重彩,通过一个个真实的细节刻画其非凡的大德品质。也许文字无法完全传达司马迁细微的心灵感触,但我们读后,仍能感知蕴涵其中的生命张力,心房随之不停地颤动。刘邦把孩子一次次从车上推下来,又一次次被夏侯婴救上车的情景,始终横亘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有人也许会骂刘邦胆小怕事、自私自利、残酷无情,果真如此吗?完全错误!

    著名学者周锡山在《流民皇帝》一书中分析此问题时,指出:
    “刘邦被项羽追击时,为了尽快逃命,将亲生儿子、女儿推下车去。这固然显得残忍,但刘邦为形势所迫,也属无可奈何。他也是疼爱自己子女的,但大家同归于尽,于事无补,还要影响到兴汉大业。

    古今中外多少要人,为了他们的安全或突围,为了战争的胜利,牺牲官兵、卫士,甚至整股部队,人人都不说不应该,为什么刘邦的儿女不可为刘邦去死?”

    周先生又一针见血地谈到:“刘邦如果爱儿女而让同车的将士去死,就应该了吗?或让项羽追杀,同归于尽,不仅于事无补,而且让暴君项羽执政,国家和百姓要受多大的损失?”

    周先生高瞻远瞩,指出问题的实质所在:
    一,为了整体利益,牺牲局部利益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大家不指责他人,为什么单单谴责刘邦?

    二,一旦项羽追杀而至,刘邦被击毙,最遭殃的是天下百姓。刘邦之儿女与天下百姓相比,孰轻孰重?

    三,刘邦的儿女是人之子女,难道抵抗楚军追击的汉军将士不是人之子女?他们难道没有父母兄弟?刘邦把子女推下车,不是能快速逃离吗?这样一来,保护刘邦的汉军将士不是减少牺牲了吗?

    所以,刘邦此举不仅不是他人生中的污点,反而是他大德品质最生动的体现。刘邦此举把智慧、品德、果敢融合到一起,形成华夏帝王史上一道耀眼的风景线。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刘邦不是神,他是血肉丰满、有情有义的人,他也有自己的父母妻儿,在亲人骨肉之间,他也具有普通人所具有的那些情感。可是,为了诛秦剪项的大业,他只好把骨肉亲情埋在心底。

    司马迁是伟大的历史学家,他“不虚美”、“不隐恶”,要“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这种对历史、对他人、对后人、对未来高度负责的态度,表现在历史人物的刻画上。

    司马迁遭受腐刑,羞辱像一把黑暗的巨伞笼罩着他的人生。应该说,司马迁最恨汉武帝,是他下令对司马迁处以腐刑,对他进行人生极致的羞辱。在这种情况下,司马迁用记述历史的刀笔,对这种羞辱进行报复,还以颜色,似乎是可能的,也是可以理解的。

    司马迁这么做了吗?

    没有!对汉武帝,他还是实事求是地给予记述,实事求是地给予评说,实事求是地给予赞美和鞭垯。这种高尚的人格,宽广的胸襟,两千年来能望其项背者廖若星辰,令人“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编者注:这倒未必,对此处永久保持存疑。)

    正因为司马迁具有“史学”、“史才”、“史识”、“史德”,他才能通过精道优美的文字,刻画出一个又一个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的历史人物,使人物形象跃然纸上,呼之欲出。

    比如对秦始皇的刻画。秦始皇统一中国,功勋卓著,但他也好大喜功,霸道暴戾,大有天马行空、独来独往之气概。司马迁写了一件小事,就淋漓尽致地透视了秦始皇特殊的性格与身份。

    什么小事呢?

    秦始皇出巡,过长江,船至江中时突然狂风大作,波浪翻滚,“几不得渡”,好不容易才上了岸。山上有一湘君祠。湘君是尧帝的女儿,舜帝的妻子。

    秦始皇在渡江时受了这样一番惊吓,恼怒异常,认定是湘君作崇。一个小小的湘君,是何方尊神,竟敢对功勋赫赫的始皇帝示威。于是,秦始皇立即调来三千刑徒,把湘君山上的树木全部砍倒,然后点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

    司马迁这么写,就像秦始皇!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秦始皇在江中受了惊吓之后,诚惶诚恐地跑上山去,跪到湘君祠对尧帝的女儿叩头祈祷,这还像是那个雄心万丈、横扫六国、威风凛凛的始皇帝吗?

    司马迁刀笔之下的刘邦,是个带有浓厚平民色彩、最有人情味的皇帝,颇得司马迁的喜爱,因而刘邦是《史记》诸多人物中刻画得最生动、最真实,也是最有特色的皇帝。

    在司马迁的把笔下,刘邦时而可爱,时而可气;时而可笑,时而可畏;时而聪明,时而愚蠢;时而谦虚,时而高傲;时而小气,时而大度;时而如和风细雨
74
Tags: 责任编辑:鲁-刘思龙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1/9/9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请点图标
上一篇秦汉帝国舆论政策之比较 下一篇品刘邦——前言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产部备案编号: 粤ICP备14039164号
Powered by qibosoft V7.0 Code © 2003-2012 qibosoft .
站长:粤惠州刘爱民 联系方式:liuaimin@qq.com QQ:33567224 微信:elsanlau
Copyright © 2003-2015漢家劉氏网 & http://www.liu-home.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2003.01.01---2015.01.01=12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