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長專題 漢劉健康文化 進站必讀

TOP

刘累与中华刘姓得姓始祖之关系(一)
2014-11-17 13:15:43 来源:汉家刘氏网 作者:刘晓辉
】【繁体】【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1/3/3 】【浏览:3444次 】【评论:0条】

刘累不可能是中华刘姓宗亲的得姓始祖

——兼与石小生先生“刘累得姓始祖”论商榷


2014127153410614.jpg


    笔者的《祁姓汉皇刘氏考》一书的出版发行,揭示了当前中华祁姓汉皇刘氏得姓始祖的乱象,用若干历史文献关于祁姓刘氏源流的记载和我国在秦汉以前特有的姓氏文化的要点,对祁姓汉皇刘氏的得姓始祖、得氏始祖等若干源流世系问题进行了充分考证,用史实还原了祁姓刘氏姓祁氏刘的姓氏史,彻底颠覆了“帝尧某子(孙)受封于刘,以刘为姓,是祁姓刘氏的得姓始祖”的错误说法,得到了广大祁姓刘氏宗亲的高度赞扬。本书的出版和发行,引起某些力主“帝尧某子(孙)受封于刘,以刘为姓,是祁姓刘氏的得姓始祖”的人们的异议,有争论很正常,只有通过争论,最终才能统一认识。不过,争论必须要以史为据,以理服人,否则就不是学者应有的风范。

    石小生先生在河南省姓氏文化研究会主办的《历史文化研究》(刘姓研究专辑》2014/2期(以下简称“历文研究”)发表的关于“刘累是中华刘姓宗亲共同认可的得姓始祖——兼与刘晓辉先生“祁姓刘氏始祖”论商榷”一文中不厌其烦的鼓吹“刘累是中华刘姓宗亲共同认可的得姓始祖”,为了维护他主导的“刘累始祖”之说,提出了一个违背常理、不惜否认延续了两千年的姓氏分离,否认庶子随父姓,否认因生得姓,否认男人称氏,篡改“别子为祖”的核心内容的“‘别子为祖’,因氏得姓”的姓氏谬论,进而否定刘氏:祁姓,否定刘累姓祁,氏刘,名累,否定帝尧是中华祁姓刘氏的得姓始祖。

    对于石小生先生的上述观点,笔者不敢苟同,下面也用史实与之商榷。



 

    第一、“别子为祖,因氏得姓”是根本不存在的姓氏谬论

 


    1.石先生否定庶子随父姓,篡改宗法制度,臆造出“别子为祖,因氏得姓”的姓氏谬论

    下面我们先看看石先生关于“‘别子为祖’,因氏得姓”的相关说法。

    A.“第三,刘氏源于祁姓,但却是“别子为祖的”新的氏姓,所以,只能以第一次出现“刘”的刘累作为自己的始祖”(“历文研究”58页)。

    B“.简单地说,就是大宗继承君位和家族的姓,而小宗则必须别子为祖,另立新氏。这些另立新氏的别子,就是这些新的氏族的得姓始祖”(“历文研究”59页)。

    C.“不管帝尧之后是哪个嫡长子继承了祁姓的大宗,但在刘累时期,“刘”的第一次出现,刘姓氏已经从祁姓这个母系氏族古姓分离出来则是不争的事实。依据别子为祖的原则,刘累毫无疑问应该是当今刘姓的得姓始祖”(“历文研究”59页)。

    D.“同刘姓一样,李、张、王等当代大姓都不是古姓,都是‘别子为祖’”,因氏得姓。(“历文研究”62页)。

    石先生的上述论点的核心内容是“别子为祖,因氏得姓”,说得明白一点就是,不论天子、诸侯、卿大夫或士,他们的非嫡长子都不能继承父亲的姓,只能另立新氏,因氏得姓,成为这些新的姓氏的得姓始祖。


    (1) 剥夺庶子随父姓,违背“姓”的基本规则

    石先生认为“大宗继承君位和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古姓’,而小宗则必须别子为祖,另立新氏。这些另立新氏的别子,就是这些新的氏族的得姓始祖”

    “同刘姓一样,李、张、王等当代大姓都不是古姓,都是‘别子为祖’”,因氏得姓。

    石先生剥夺庶子随父姓没有任何依据。

    姓是血缘传承(遗传基因DNA传递)的代号,其基本规则是:父姓子传,因生得姓,同姓不婚。母系社会时,以家族的第一个女性祖母血缘遗传基因为家族姓传承的标记,那时子女随母姓;自从父系社会出现以后,则以某姓氏第一个男性祖公血缘遗传基因为家族姓传承的代号,子女一律随父姓,每个人的姓在其母亲怀孕时就已经注定。宗法制度是按宗族血缘来“受民受疆土”的继统法。天子、诸侯、卿大夫、士,既是政治上的君臣关系,又是血缘上的大宗、小宗关系。

    石先生说“大宗继承君位和家族的姓”,意思就是说小宗不能随父姓,违背宗法制度,与史实不符。如黄帝姓姬,娶螺祖,生二子,一曰玄嚣,二曰昌意。昌意降居若水,按石先生的“别子为祖,因氏得姓”之说,昌意应该姓若,而事实是昌意随父姓随姬,昌意的儿子颛顼也姓姬;又如周文王的父亲季历是周太王少子,随父姓姬;周文王十个儿子:嫡长子姬考,次子姬发、三子姬鲜……他们全都随父姓姬。周公是周文王的四子,因其父文王姓姬,周公姓姬名旦,因采邑在周,以周为氏,称周公或周公旦(公为侯爵的级别)。周公并不因为以周为氏,就“因氏得姓”姓周,他的后裔也不姓周,他更不是按石先生说的他就是他后裔周的得姓始祖;春秋中期,周顷王的儿子王季子被其兄周定王封于刘累后裔居住的刘邑(今河南偃师西 南),以邑为刘氏。周顷王姓姬,王季子仍然姓姬,受封于刘,以刘为氏,称刘康公,其“刘”为氏,康为名,公为爵位置等级,在姓氏分离的时代,刘康公的姓、 氏、名的正确标只能是:姓姬,氏刘,明康。周朝的文献上没有“姬刘康”之记载是因为当时姓氏特征为男人称氏不称姓。

    “周以宗法团结同姓”。按周朝的宗法制度规定的各级非嫡长子立国、立邑为氏的诸侯、卿大夫、士以及最后不能再分封的平民,他们都是同一个姓,就是从周天子的老祖中那里传承下来的姓姬,根本不存在石先生说的:“大宗继承君位和家族的姓,而小宗则必须别子为祖,另立新氏,这些另立新氏的别子,就是这些新的氏族的得姓始祖”的问题。

    石先生否定庶子随父姓,违背姓是家族血缘传承的代号的基本规则。


    (2)偷换概念,篡改“别子为祖”的核心内容

    宗法制度起源于父系家长制氏族社会,确立于夏朝,发展于商朝,完备于周朝,影响于后来的各封建王朝。按照周代宗法制度,宗族中分为大宗小宗周王自称天子,称为天下的大宗天子嫡长子以外的其他儿子被封为诸侯诸侯天子而言是小宗,但在他的封国内却是大宗诸侯嫡长子以外的其它儿子被分封为卿大夫卿大夫诸侯而言是小宗,但在他的采邑内却是大宗。从卿大夫到士也是如此。因此贵族的嫡长子总是不同等级的大宗。

    宗法制度的核心,是按宗族血缘来“受民受疆土”的继统法。天子、诸侯、卿大夫、士,既是政治上的君臣关系,又是血缘上的大宗、小宗关系。

    “别子为祖”之说出自《礼记·大传》:“别子为祖,继别为宗,继祢(ni)者为小宗”。正确的释读是:别子(嫡次子、庶子)不能继位,只能另分封土地,立国、立邑为氏,别子为其后裔的氏祖,或称得氏始祖[1]。继承别子的嫡子是大宗,继承别子的庶子是小宗。

    现举例说明“别子为祖”的具体含义:

    汉朝在实施郡县制的同时,采用周朝宗法制度分封同姓诸侯。因为刘肥不是汉高祖刘邦嫡妻吕后所生,按照古代的宗法制度,他是小宗,也称别子,他无权继承帝位,只能由皇帝分封土地立国为氏。刘邦就将齐、鲁的70座 城封给长庶子刘肥,刘肥以齐为国,称齐国。刘肥就是汉家皇朝同姓诸侯齐国的第一代齐王(诸侯王),史称齐悼惠王,刘肥就是他的历代继承者齐王的齐王之祖,也称为齐这个“氏”的得氏始祖。刘肥的嫡长子是大宗,继承刘肥的王位,刘肥的庶子是小宗,只能封地立候为氏。这就是”别子为祖“的形象性的解释。“别子为祖”根本不涉及到别子本人的姓,刘肥出生就子随父姓刘,他当了齐王后仍然姓刘,他没有也不可能因受封于齐,就“因氏得姓”齐。他的子孙也都是子随父姓刘, 他也更不可能是他后裔的得姓始祖。

    由于绝大多数的人不知道“别子为祖”的含义,石先生不用宗法制度中的“庶子”之说,而用大家陌生的“别子”之说,利用大家对“别子为祖”的陌生和神秘性,将别子为其后裔的得氏始祖改为得姓始祖,篡改“别子为祖”的核心内容,就是篡改古代宗法制度的核心内容,为其臆造“因氏得姓”的谬论提供理论依据。

 


    2.“因氏得姓”否定因生得姓和“因生赐姓”

    不论母系社会或父系社会,姓都是血缘传承的代号,以别婚姻,姓都是因生而得。到了分封制度出现以后随之出现天子对有功德的人“因生赐姓”也是因何而生赐姓为某。

    石先生用“因氏得姓”将天子除嫡长子以外的所有庶子均立邑为新氏,因氏得新姓之说,直接否定存续数了千年的因生得姓和因生赐姓。

 


    3.“因氏得姓”造就“百姓”、“千姓”家族很荒唐

    石先生把宗法制度关于天子的非嫡长子“立国为氏”说成是“大宗继承君位和家族的姓,小宗则必须别子为祖,另立新氏。这些另立新氏的“别子”,就是这些新氏的得姓始祖”。

    按石先生的说法,天子的非嫡长子、诸侯的非嫡长子、卿大夫的非嫡长子、士的非嫡长子因为不能继位,也不能继承父亲的姓,都必须别子为祖,另立新氏,通过 “因氏得姓”而得到新的姓,他们的家族,除了嫡长子系列外,每一代、每个庶子的姓都是不一样的新姓,长久下去,他们的家族都成了“百姓”、“千姓”的杂姓 堆,哪里还有同宗、宗族的存在,别子为其后裔的“得姓始祖”还有何意义?这不是自相矛盾吗?有这样的范例吗?

 


    4.“因氏得姓”直接否定先秦时期“男人称氏,女人称姓的史实

    在先秦时期,男人称氏,女人称姓是不争的史实。如果按石先生“……这些另立新氏的别子,就是这些新的氏族的得姓始祖”的说法,男人的称谓就变成“姓+名”了,这与先秦时期男人称氏完全背离,所以石先生的“因氏得姓”直接否定先秦时期男人称氏,女人称姓的史实。

 


    5.“同姓不婚”的规定决定了“别子为祖,因氏得姓”的姓氏谬论不可能存在

    石先生认为:“‘刘’的氏族第一次出现,刘姓已经从祁姓这个母系氏族古姓分离出来是不争的事实”。

    姓是血缘传承的代号,不论子女随母姓或子女随父姓,同姓不婚,这一点,商代已经确立,周代更是以法律形式规定同姓不婚。

    按石先生的“‘刘’的氏族第一次出现,刘姓已经从祁姓这个母系氏族古姓分离出来是不争的事实”的说法,任何一个家族的姓只能在嫡系子孙这一条直线上维系, 所有的庶系子孙每一代每一个人的姓都可能不一样。在他们之间,既然不是同姓,通婚就不算违犯朝廷同姓不婚之条律,朝廷关于同姓不婚的法律不是形同虚设了吗?

 


    6.揭开“别子为祖,因氏得姓”的神秘面纱

    “始祖”这个词,按照新华词典和百度词典的解释是指:得姓的祖先,亦指有世系可考的最初的远祖。在姓氏分离时代,从姓中分离出的“氏”即氏族、支系。每一个获得某新氏的人就是他氏后裔的氏祖,或称得氏祖,与其姓没有关系。石先生的“‘刘’的氏族第一次出现,刘姓(氏)已经从祁姓这个母系氏族古姓中分离出来”之说纯粹是胡说。按照父系社会子随父姓的规则,帝尧姓祁,帝尧的子子孙孙都姓祁。受封于刘者出生时就姓祁,他怎么可能因受封于刘就变成刘姓呢?按石先生的意思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石先生身边的某张先生,家住Z市,他有两个儿子,都随父姓张,长子在Z市,与父同住。次子大学毕业后在B市工作并在那里找了女朋友。张先生决定将在Z市的住房归长子所有,他出钱给次子在B市新买了一套房让他在B市安家,他次子在B市的这个家就是从张先生在Z市那老家分离出来的新家,张先生次子就是这个新家的第一代主人(相对于子孙而言)。我们姑且称张先生次子的新家为B家。按石先生的逻辑,张先生次子B家的出现,张先生次子的B姓已经从张先生的张姓中分离出来,张先生次子就由姓张变成为姓B,张先生的次子就成了B姓的得姓始祖是不真的事实。这大概就是石先生的“因氏得姓”的理论依据吧!可能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难道石先生不懂这个道理吗,不是。

    原来,石先生们为了迎合某种需要,早就高调的推出“刘累是中华刘姓宗亲共同认可的得姓始祖”,并得到一些不明真相的刘氏宗亲的支持。《祁姓汉皇刘氏考》一书的出版和发行,揭示了当前中华祁姓汉皇刘氏得姓始祖的乱象,用若干历史文献关于祁姓刘氏源流的记载和我国在秦汉以前特有的姓氏文化的要点,对祁姓汉皇刘氏的得姓始祖、得氏始祖等若干源流世系问题进行了充分考证,用史实还原了祁姓刘氏姓祁,氏刘的姓氏史,彻底颠覆了“帝尧某子(孙)受封于刘,以刘为姓,是祁姓刘氏的得姓始祖”的错误说法。石先生坐不住了,因为《祁姓汉皇刘氏考》用史实证明了只有帝尧才是祁姓氏刘的祁姓的得姓始祖,否定了“刘累是 中华刘姓宗亲共同认可的得姓始祖”的错误说法,触痛了石先生的神经,因而不惜用否定庶子随父姓,篡改“别子为祖”的得氏始祖为得姓始祖,利用大家对“别子为祖”的陌生和神秘感臆造出违背常理的“别子为祖,因氏得姓”的谬论来否定因生得(赐)姓,否定存续2000年的姓氏分离、男人称氏,女人称姓的姓氏史,否定刘氏:祁姓,否定客观存在的刘累姓祁,氏刘,名累,达到否定帝尧是祁姓刘氏的得姓始祖的最终目的。这就是石先生臆造的“别子为祖,因氏得姓”的神秘的面纱下的真正目的。

 


    7.科学的数据彻底颠覆石先生“别子为祖,因氏得姓”的姓氏谬论

    下面用石先生的“别子为祖,因氏得姓”的姓氏谬论做一个简单的数学模型:

    假设周天子(第1代)封的某诸侯及其子孙均按每代每子(男)生4个儿子的规律生育,同时按石先生的“别子为祖,因氏得姓”的姓氏理论计算他们这个家族因为“因氏得姓”而给社会增加新的“姓”的数量。该诸侯(第2代)生4个儿子,其中嫡长子是大宗,继承诸侯的国君位,3个庶子分封为卿大夫,就有4-1=3个新的姓产生;卿大夫这一代每个儿子又生4个儿子,其中嫡长子继承卿大夫的爵位,庶子均封为士1,都按石先生的“因氏得姓”的理论计算,卿大夫这一代(第3代)就有42-41)=16-4=12个新的姓产生;依次类推到了士1这一代(第4代),就有43-42=64-16=48个新的姓产生;到了士2这一代(第5代)就有44-43=256-64=192个新的姓产生。到了第n代就可能有4(n-1)-4(n-2)个新的姓产生。

    现将将上面计算的数据装入下表:

世别上代称谓每代新增儿子数量(人) 每代新增庶子总数(人) 每代新增新姓总数(个) 增加新姓总数(个)
n
4(n-1)4(n-1)-4(n-2)4(n-1)-4(n-2)
 1 天子1(诸侯)


2诸侯4(卿大夫)333
3卿大夫16(士1)121215
4士164(士2)484863
5士2256(平民氏)192192255

合计341255255

           

    从上表看到,周天子封的某诸侯生4个儿子,按每个子孙都只生4个儿子(女儿不计)的规律生育,都按照石先生的“别子为祖,因氏得姓”的姓氏理论计算的他们家族在四代至五代(士的嫡长子仍为士,庶子不再分封,但要自立门户,以居地为新氏,)内增加的“新姓”就达63至255个。周天子初封了71个诸侯,到春秋时已经达到140多个诸侯,假设这140多个诸侯的历代除嫡长子以外的子孙都按每代每人都生4个儿子,且都照石先生的“别子为祖,因氏得姓”的姓氏理论在大约110年至140年左右的时间里,给社会增加的新姓的数量高达8820(63*140=8820)至35700(255*140=35700)【八千八百二十至三万五千七百】个。而且诸侯仿照天子,妻妾成群,子女少的数人,多的数十甚至上百人。140多个诸侯的历代庶系子孙在上述时段内给社会增加的新姓就远远大于上面的数据,再加上原夏朝、商朝的分封和历代周天子还在不断地分封以及士以下不再分封成平民,但平民也要不断地分家,以居住地为新氏等,到了秦始皇统一中国时,我国姓的总数可能达到数十万甚至上百万个。

    但是史实并不是那样,我国远古时的姓只有8个,从《春秋左传》中整理出来的姓才22个,流行于宋代的《百家姓》记载的姓仅有504个姓。为什么按石先生的理论计算出来的结果与社会的现实会有天壤之别呢?科学的数据彻底颠覆了石先生“别子为祖,因氏得姓”的姓氏理论存在的可能性,“别子为祖,因氏得姓”是石先生个人臆想出来的根本不存在的姓氏谬论。《礼记·大传》中讲的《别子为祖》是指的“立新氏者,是其该新氏后裔的氏祖,或称得氏始祖”就如刘肥是他后裔历代齐王中第一代齐王或齐王之王祖一样,说的是“氏”,根本不涉及别子的姓。在姓氏分离时期,只有“因生得姓”和“因生赐姓”,根本没有“因氏得姓”存在。

    结论:石先生用“别子为祖,因氏得姓”的谬论来否定先秦时期“因生得(赐)姓”、否定姓氏分离、否定男人称氏、女人称姓,否定刘氏:祁姓,否定刘累姓祁,氏刘,名累等姓氏文化是错误的。


 

 

 

 

132
Tags:刘累非 中华 刘姓得 始祖 责任编辑:鲁-刘思龙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1/3/3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请点图标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刘姓介绍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产部备案编号: 粤ICP备14039164号
Powered by qibosoft V7.0 Code © 2003-2012 qibosoft .
站长:粤惠州刘爱民 联系方式:liuaimin@qq.com QQ:33567224 微信:elsanlau
Copyright © 2003-2015漢家劉氏网 & http://www.liu-home.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2003.01.01---2015.01.01=12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