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長專題 漢劉健康文化 進站必讀

TOP

论楚怀王的政治素质
2014-08-23 09:11:31 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刘思龙
】【繁体】【 】【浏览:1392次 】【评论:0条】
    前言:这里的楚怀王非春秋战国楚国的楚怀王,乃指楚怀王的后代(孙子)熊心。他是秦末楚义军拥护的王族旗帜,也是影响乃至推导反秦斗争的关键人物。他的一系列决策奠定了楚汉战争前的天下大势。一直以来,世人对楚怀王的研究都不多,也不重视。很多人将楚怀王忽略,认为他只是一个毫无建树的放羊翁。实际上楚怀王不但有用人的眼光,还有用人的度量,更兼老道、稳重、原则性强的治政态度。正是他的存在,让楚国在项梁兵败后不至于分崩离析。他通过对楚国军事集团的重新整合与调度,引导义军战胜了强秦。我们不应该忽略这个人物,这个人物甚至是可与陈胜、项梁、刘邦、项羽并列的秦末五大关键领袖之一。 
 
    以下是我11年写的,主要通过分析辩证王立群关于“楚怀王照顾刘邦是为制约项羽”一论,以图让楚怀王的政治作为和历史形象鲜明而具体。望各位宗亲批评。 

    王立群近日在百家讲坛提出看法,说楚怀王熊心在秦末起义斗争中,由于对项羽的忌讳和对自身权利捍卫,而展开了一场制衡项羽的政治权力斗争。其在理论上认为,刘邦所获得的巨大军事胜利和政治机遇,乃是楚怀王有意推导和利用的结果。这个看法并不新鲜,站在阶级利益观点上,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看法。楚怀王是主,项羽和刘邦是臣,除非你认定臣的利益更大,否则主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抑制臣的利益膨胀,是古今历代皆有的现象。因此,有必要研究一下楚怀王与项家军和刘邦等人的关系发展。 

    要想论楚怀王,就必须先从项家军立楚怀王入手。 

 
 
    一,项家军与楚王  
    项家军的创始人项梁是楚国名将项燕的后裔。陈胜起义后,楚国项梁由于世仇迅速地加入到反秦斗争中,成为陈胜的上柱国。这个时候,楚国王旗很杂乱,相继有三个楚王出现。第一个楚王是陈胜自立的。第二个楚王是葛婴立的襄彊。后闻陈胜已自立为楚王,便杀掉了襄彊。但自己也被陈胜杀掉。第三个楚王是陈胜连败时,见风使舵的秦嘉立的景驹。项梁为陈胜击秦嘉,秦嘉亡,景驹死。也就是说,在短短的时间里,楚王有三个,严格来说,都不正统,也不正当,都是自立或随便立的人。足可见楚王这个旗号对楚国而言的重要性。
 
    在项羽攻破襄城后,陈胜被杀的消息传到了项梁的耳中。这个时候,楚国的王座上还没有人,楚国义军还是没有中央旗帜的无头军。项梁辈分最高,名声最正,故项梁召集楚国诸将在薛地商议。刘邦这时刚起义,因处楚地,加入了项梁军。项梁在商议什么?至少有两点:第一,陈胜败,景驹这个山寨楚王又不足扶持。究竟以谁为领导?以谁为旗帜?第二,如何对付章邯。章邯驾驭秦国主力军,实力非凡,大破西进的义军周文后,项梁连派朱鸡石、馀樊君,皆被战败。面对秦国主力军的咄咄逼近,群龙无首的楚国必须尽快拿出应对方案,选出一个领袖来凝聚各路诸将。
 
    此时出现一个极为重要的人物——范增。范增不是项梁召集开会的人物之一(召集开会的只有别将),也不是一开始就跟随项家军参与起义的人。他听说陈胜死,楚国无王,主动去找了项梁,向项梁分析了陈胜失败的原因和立真楚王的重要意义。此时他建议项梁立楚怀王的后裔为王,这个后裔就是楚怀王的孙子熊心。熊心不同于襄彊和景驹这种山寨货,他有着较为确凿的王族血统。楚怀王就这样诞生了。
 
    楚怀王被推举前,是给人放羊的。并没有治国经验和军事作战能力。他被拱上位,于楚义军来说有三个考虑:1.楚国需要名正言顺的王族来与同样是王族的秦帝国作斗争,这样可以在正统上服众。2.楚怀王失落民间久矣,手无缚鸡之力,不谙政治斗争,又没有党羽,便于操纵和利用。3.楚怀王有助于团结楚国战线。可避免过多滥封自封的现象出现。
 
    立怀王并没有动摇项梁的军事调配指挥权。他自封为武信君后引兵攻亢父,联合齐国田荣和龙且的军队救东阿,大破秦军。又派刘邦项羽攻打城阳,自己西破秦军于濮阳。使刘邦和项羽转攻定陶。项梁败少胜多,一时间破的秦军无招架之力,故骄傲之心浮现。此时宋义提醒项梁要有忧患意识,切莫骄惰。项梁不听,派宋义出使齐国。这个时候,楚怀王仅是个傀儡闲人。从项梁可以自号为武信君来看,项家军此时是完全不受怀王左右的,项梁立怀王的最大利益是可以安定和吸纳更多楚地将士为己所用。这些楚地的将士由谁调配,则显而易见。又譬如齐王田假被田荣驱逐后投奔楚国,田荣向楚国要田假的命,项梁说“穷来投我,不忍杀之。”这里项梁把田假投奔的楚国称为投“我”,也说明项梁才是楚军的一把手。
  
    可以说,楚怀王虽立了,实际的权力仍掌握在项家军项梁的手里。  

    秦军杀项梁后,楚国政治出现了第二次真空。这个真空不是王位真空,而是原先项梁军事调配指挥权的实权真空。这个时候,项梁的从将刘邦、项羽说了句话:“今项梁军破,士卒恐。”这句话体现了项梁的队伍是楚国的核心力量。项梁被杀,士兵都很惶恐。楚国的军事权力和领导威望一向都在项梁手里,所以项梁被杀后,刘邦和项羽没有积极依附怀王,而是与吕臣的军队一起带兵东移,各自驻军在彭城东、彭城西、砀。在项梁被杀后,至少这三个人没有对楚怀王表现出多少兴趣。 
 
    项梁的失败自然令楚怀王极为不安。一来他唯一的靠山没有了。打仗靠谁呢?二来,项梁一死,原来的楚将都各自行动起来。楚军内部局面开始紊乱。虽然楚国将兵名义上都是他的臣子,但没有能够保护拥护自己的军事靠山,对怀王来说,势必有一天会走向襄彊、景驹的命运。故他亲自从盱胎前往彭城,合并了项羽和吕臣的队伍到自己麾下。项羽在山东作战有功,封为鲁公;命吕臣为司徒,命其父为令伊;沛公攻砀郡有功,立为砀郡长,封为武安侯,将砀郡兵。 
    楚怀王的这一行为,透露出一些讯息:  
    一,楚怀王如不主动,这三人都不会积极主动归服他。 
    二,项羽被楚怀王收了兵。 
    三,沛公刘邦是三个人中唯一一个可以自将兵的将,且允许其驻扎在自己的地盘上。 

    可以简单分析一下楚怀王为何如此做。
 
     第一,为何楚怀王会主动去夺兵权? 
    前面说了,楚怀王并非利用自己的王族血统主动加入反秦义军之中。他是被威望很高势力很大的项梁立为楚王的。项梁的领导权威在他兵败被杀前是绝对的。虽然项梁失败了,但楚怀王的名分并没有丢,依旧在项梁领导的楚国义军共同推举下名正言顺。可当初立楚怀王的主要策划人是范增,核心拥护者是项梁。所以,楚国将兵更多是听项梁的调遣,例如早期跟随项梁的英布、蒲将军、龙且、项羽、刘邦等,他们更多是因为依附项梁而尊怀王。不是项梁臣属的将军,则连怀王要不要被尊都存在动摇。项梁一死,无人听怀王的号令,兵权全散落在各路诸将手中。怀王要想保命,至少要有一定的兵权,他才夺项羽、吕臣的兵,并遍封有兵之将。
 
     第二,为何项羽被夺了兵? 
    从前面的分析来看,项家军是项梁活着的时候楚国的绝对领导者,也最拥护怀王。故怀王不论从人情上讲,还是从现实情势上讲,都不必也无法夺项梁的兵权。项梁活着的时候,怀王还可以安心项梁对自己的拥护。因为怀王相信项梁决计不会轻易背叛和杀掉自己。 
    为何这么说?项梁远比项羽长者,他重义而有原则。有例为证: 
    1.刚刚起兵时,项梁部署各人的权职,有一个人没有被录用,他来找项梁,项梁说:“前些日子有人办丧事,我让你去办事,你没办成,故不录用。”这是项梁重视队伍纪律和原则的一点。 
    2.陈胜兵败后,秦嘉见风使舵,即立景驹为楚王。这个时候,项梁还是很有实力的,他完全可以放弃跟随陈胜,也学着陈胜或秦嘉自立或立一个人为王。但他没有这么做,而是替那个血统身份还不如他的陈胜竭尽忠心,帮其杀了秦嘉和景驹。 
    3.沛公刘邦起事后,攻打不顺利,投奔项梁的军队,请求项梁借兵给他攻丰邑,项梁借兵不疑,直爽答应。他对沛公这样一个与自己没有什么交情的草莽领袖都如此坦诚,足可见项梁能容人用人。 
    4.陈胜死后,楚国无王,若说陈胜活着的时候,项梁因为顾忌背上背叛主子的恶名而不敢擅自称王,那么陈胜死后,他以强兵雄将的身份听一干瘪老朽范增的建议,立楚国怀王为后,至少在反秦兴楚这一点上,是非常有诚意的了。故项梁的目的是借反秦兴楚,光耀项氏,不是项羽的称霸。 
    5.田荣在齐国造*返后,项梁打算引兵西进,乘胜追击,便使请齐国田荣同去。田荣派人跟项梁说,如果你楚国杀了田假、田间,我就发兵助你。项梁却说“田假是我们盟国的王,走投无路才来投奔我,我不忍心杀了他。”宁愿放弃西进秦地的大好时机,也要保全一个非自己国家的落魄王族。这样的仁义之心,怀王怎能不放心? 
    项梁活着的时候,楚怀王心甘情愿地把楚国权力交给项梁,自己当傀儡,毫不干预项梁。一因项梁可靠;二因项梁实力强大。 
    而项羽表现如何呢?很遗憾,在项梁死之前,他虽彪悍,战力强,但性格刚愎乖戾,残暴冷酷。这一性格决定怀王根本不会让他继承他叔父项梁在楚国的至高权力。且项羽在此时还并未有多少军事建树,攻下成阳是他跟刘邦一起作战的结果。攻定陶,攻不下。后与沛公一起在雍丘大破秦军,斩李由。又与沛公攻陈留,无果。他的个人战绩是拿下了襄城,但襄城攻打的也很吃力,接着屠城。在项梁死之前,这位年轻的项家军天才战士,展现的是糟糕的个人战绩和令人毛骨悚然的残暴。项梁死后,项羽作为项家军中年轻的生力军,作为项梁的侄子,并未表现出对楚怀王的积极态度。故楚怀王合项羽兵,未封其为主将,皆因其性格、其智慧、其功劳、其品行都不足以胜任。当然从楚怀王的利益上讲,也有防止项羽带兵闹事的用意(显然这证明怀王是对的,项羽后来果反)。 

     第三,刘邦为何脱颖而出? 
    刘邦真正意义上首次脱颖而出,是楚怀王对他的正式封爵和提拔。 
    说起来,刘邦不比项家军与楚怀王走得更近,也不比项家军与楚怀王更有渊源,为何楚怀王对刘邦如此重用?当然一方面出于刘邦的军功,然而我们也可以看一看刘邦与项家军早期的关系。 
    1.刘邦最早投的是秦嘉的假楚王景驹。无果后又投项梁(当时还未立楚怀王),项梁借给他兵夺回丰邑,沛公为此从项梁数月,只唯项梁从。从亲和度上说,刘邦跟项家军走得更近,也更信服项家军的权威,而不是那个跟他毫无瓜葛的楚怀王。所以项梁死后,刘邦只跟项羽和吕臣会面。 
    2.刘邦早期一直是与项羽并肩作战。截至项梁被杀,刘邦是项梁麾下的一员将领。他跟项羽的患难交情可以让他们以“兄弟”相称。楚怀王在两者有这种羁绊的情势下,不得不顾忌刘邦跟项羽长期走在一起对自己的威胁和影响。 
    3.项梁死后,沛公并未表现出投靠楚怀王的积极性,他和项羽依然只肯定项梁的领导地位。遂与项羽、吕臣二人各自驻军在三地,完全是有预谋地当起了无视楚怀王的自由人。逼的怀王主动去找他们。这使得怀王更加确定刘邦不是一个能主动跟自己走的亲近的人,至少目前他跟项家军更亲近。 
    4.楚怀王并了项羽的军队,就等于掌握了项家军的主要部队。项羽对此只能默认,毕竟怀王是名正言顺的楚国君主。而对另一个跟项家军走的近的将领刘邦,楚怀王则保留了的军队,并提拔封赏了他。楚怀王若要树立威信,分化因项梁死后有所动摇的离心派势力,就要在项家军周围的亲近派那里舍点甜头。刘邦就是一个。 
    因此,楚怀王合项羽兵、封吕臣官,置沛公在砀郡,是在项梁死后,为了稳定楚国军事集团,为了将楚国军事集团凝聚在自己的领导力下,分化瓦解项羽和刘邦这样的项梁旧势。其实从大局上讲,这一做法是对的。将刘邦与项家军(主要是项羽)通过差异化待遇割舍开来,即控制了项羽,又孤立了刘邦,比起把他们俩放在一起制造不稳定隐患,是高明的手段。将项羽的兵力收到自己麾下,也是对项家军残余将士忠诚的瓦解。在这里,并不存在楚怀王靠刘邦来抑制项羽的动机,因为相互抑制只发生在两者具有同等力量和待遇的情况下,而楚怀王完全有权利直接剥夺项羽的兵权,变换项羽的职务的,他也这么做了。可以说,此时刘邦的地位、实权都要大于项羽。两者在职权上没有交集,地理上相距较远,两者相互牵制的意义不大。而在项梁死后,怀王也需要靠提拔和重用像刘邦这样稳重的、成熟的、对自己威胁小的新生力军来扩充楚国的人才,为自己培养新的左膀右臂。楚怀王和楚国老臣因忌惮项羽的刚愎残暴,而念刘邦有长者之风,故不收其兵,不削其职。既能安其心,也能安己势。 
    此时范增在哪里?他一个七十多的老头子,不可能跟随项梁来回奔波转移,且项梁已经兵败被杀,如范增跟着必难逃一劫。是他建议项梁立楚怀王的,他应在盱胎楚怀王帐下。甚至于合项羽吕臣兵,把刘邦孤立在砀郡,范增也参与了提议。史记常用“老将”一词衬托楚怀王的老臣。当时是,还没有老过范增的将。 
    这是项羽刘邦分道扬镳前的情况。揭示了楚怀王和项家军之间的关系。 

 
 
    二,北上西进两重天 
    项梁死后,楚国发生了极大的心理震动。楚军士气跌落冰点。各路将领也都蠢蠢欲动,各怀打算,义军面临分崩离析的困境。此时楚怀王决策果断,处理英明,他亲自前往彭城,收了项羽、吕臣的兵力到自己麾下。项羽吕臣的兵都是楚兵便于跟随自己,也可以防止士气低落时哗变。这个主意是谁提的?从楚怀王毫无政治经验,给人放羊出身来看,应不是楚怀王敏感的洞察力,应是一批老臣。这就涉及到可能范增也在内。范增在劝诫项梁时就说,项氏要兴楚,必须拥护楚王后裔。他对楚怀王重要性的考虑,要过之项羽和刘邦。至少不可能项梁一死,范增就鼓噪项家军将士背叛甚至宰了怀王。范增认为,人们之所以争着依附项梁,是因为项家军世代乃楚国将门,认为项梁肯定会立楚王的后裔,忠心耿耿重振楚国。这表示范增的态度是,由项家军兴楚王的楚才是反秦正途。故范增后期只辅佐项羽,不肯为其他诸侯卖命。此时项梁新败,项羽还只是一个不成气候的愣头青,范增只能呆在怀王身边。范增70多岁,比楚怀王熊心要大,应有出谋划策的话语权。 

    自定陶一战项梁死后,赵国深陷秦国主力军猛攻的困境。楚国势弱,秦国士气暴涨,所到之处摧枯拉朽。在安排救赵的问题上,又是一番难题。安排的好,至少可以减缓局势,最好能够反戈一击。安排的不好,被秦国轻易消灭是迟早的事。故“怀王之约”就颇值得推敲和分析了。 

    起先,秦兵常乘胜逐北,各路将军都不愿意西入关。一旦西入关,引秦国调兵回吃,加上秦国本土的坚固防线,前后夹击,必败无疑。西进有多困难?有两个例子:陈胜的将军周文曾率战车千辆,士卒数十万西击秦,行至戏驻军。被章邯用役徒奴子军战败。周文跟随过项燕,自称习兵,带领几十万兵力和千辆战车,却败于章邯的徒奴军之手。项梁曾欲西进,向齐国田荣借势。田荣拒,遂未深入,反被秦军趁机杀败。可见西进之难、之险。
 
    在这个局势极为危急的情形下,楚怀王完全没有时间考虑如何制衡项家军。整个楚国风雨飘零,还有两个西进的失败案例摆在那里,楚国集团承受着巨大的外部压力。楚国目前唯一要考虑的,是如何最大化地提高伐秦的成功率,把楚军被灭的因素降到最小,而不是别的。所以,才提一个组合方案,即把西进当作北上救赵的重要策略辅助程序,也即通过西进来直捣黄龙,吸引秦国主力军的注意力,缓解赵国的压力。配合北上军救赵,形成西北夹击,便可化被动为主动,让秦国处于招前不顾后的形势。 

    也就是说,西进是建立在缓解北伐压力的基础上的,这就意味着,西进的危险更大。假如西进程序展开,秦国必会遣重兵回吃西征军。留一部分在赵国坚守扰袭,与北伐军纠缠。这样以来,固本之战会让西征军处于最凶猛、最恶劣的战争环境。从前面周文的下场来看,西征军可能荡然无存。且西进路途上,重关道道,秦国在前面遭到周文的渗入后,必加重了防御。西进能不能挺进都是个问题,挺不进,被人堵在门口耗费粮草,遇到秦军主力,到时候被里外夹击,西征军将死无葬身之地。况且这个时候西进的楚军不论在士气上还是在数量上,都低于少于当时的周文军和项梁军。故说,如无意外,西征军基本是成全北伐军的送命军,是为了吸引牵制秦北方主力军的战略牺牲品,而不是王立群说的大好机会、毫不危险的轻闲工作。因为这一任务不可预知且极为危险,怀王才用重封刺激诸将。即便在这种利诱下,也只有两个人入关。一个是刘邦,一个是项羽。刘邦入关并不是他争取的,而是楚国老臣和楚怀王商议调遣的结果。刘邦此时完全是北伐策略的棋子。所以要靠先入关为王利诱更多人与刘邦一起西略关中,结果只有项羽基于对秦的仇恨才敢挑这个工作。
 
    从战略形势上讲,北伐军救赵,不成可退,不利可守;而西征军灭秦,是深入腹地,大有被秦守军和援军前后夹击的危险。怀王封刘邦,也不是白封的,此时才让刘邦担上一个最重的担子。刘邦要么硬着头皮干,要么被“双规”。 

    西略秦地的任务为何最终只有刘邦去执行?为何项羽不能去?从战略角度上分析,北上救赵是这次战役的主题,西略秦地是次要辅助性战略。所以楚国并没有下军令调过多的兵力和将领到西进军之中,而是只命刘邦一支部队西进。但为了增加西进扰秦的力量和成功性,楚怀王个人提出一个诱人的约定,即先拿下关中者为王,结果仍然没有除项羽外的武将愿意自告奋勇加入刘邦的西征军中。但对北伐就不同了,北伐是主要目的,是楚国的正规军,有上将军、次将和末将的正规编制。所以哪怕项羽要求同刘邦西进关中,楚国领导层还是强行命令项羽北上救赵。因项羽彪悍,战斗能力强,适合北部战场。把他放到西进这个辅助性的军事策略中是浪费的,甚至还会对扰秦策略造成不良干扰。这是一个具有远见卓识性的考虑。是为了最大化地利用自我所长,敌人所短,使救赵扰秦的计策得以最大化地实现,尽量减少楚军的损失,尽量削弱秦国的锋芒。 

    自我所长是什么?是仁、是义,敌人所短是什么?是暴、是苛。周文西进时,虽兵力极多,但却败于章邯的徒奴军之手。这就是以自己之短克敌之短,以暴对暴,士卒必为主竭力而战。故周文兵败。刘邦虽杀敌能力不如项羽,兵力少且非正规军,却懂得服人心,懂得对徒役、对奴隶、对百姓的解放关怀。他能够代表义军的“义”字和反抗暴秦的“仁”字。作为西略秦地的后方骚扰部队,楚怀王和楚国老臣看重他的不在于他的军事能力,而是他的统战魅力。楚国此时比谁都明白,项梁死后,楚国没有一个仁将、义将足堪此大任。唯有刘邦是个长者,能战能容,能兼爱服人。除此之外,刘邦作战也异常骁勇,他攻城略地,冲锋在前,不失为秦末一员猛将。故才派刘邦担此重任。
 
    至于项羽希望与刘邦共同西征,不仅仅是项羽好斗、好杀、好战和仇秦情绪使然,他曾与刘邦并肩作战,在战斗情感上是有默契的,是有“战友”情的。故他说:“愿与沛公西入关”。而不是沛公不行,我西入就行了,或者跟沛公抢入关的资格。项羽此时很看重刘邦,他乐意也愿意跟刘邦一起西进,而不是独进。虽然我们说项羽西进会减缓刘邦的战斗压力。但从战略角度上讲,项羽一旦西入关,就造成楚国扰秦救赵策略的失衡。届时北伐军没有虎将支撑,战斗力损失过大。西征军又好战嗜杀,与强秦坚固的防御战线硬碰硬,对军力相对薄弱的西征军来说得不偿失。宋义乃一文将,出谋划策可以,领兵打仗不行。英布、龙且等又不如项羽更优秀、更合适当大将。届时,秦国留下重兵对付那个文绉绉的宋义,另遣强兵配合秦的战争防线援救,怕楚国是要穷途末路了。项羽性格残暴好杀,不但帮不了瓦解秦国心理战线的忙,反而可能逼的秦国上下一心,竭力抵抗,并引发西征军内部对作战方法的争执。一旦犹豫不决各自行动,他俩会一起毁灭于强秦之刀下。这在项羽不认同宋义的作战策略上就可见一斑。且从之前刘邦与项羽配合的较为马虎的战绩来看,届时楚国西北两军皆玩完的几率会很高。 

    楚国老臣结合历史经验教训,实事求是分析,取长补短,才得出刘邦必须作为辅助策略的牺牲品,主力大军北上救赵的战略安排。站在客观角度上看,这也是极为高明的。直捣秦帝国腹地是救赵的一个关键的辅助策略,北上救赵是主要任务。届时即便扰秦失败,也算对秦国造成了干扰,北上救赵的队伍也会因此减轻战斗压力。 

    王立群借题发挥说楚怀王早就看中刘邦,让他舒舒服服入关中,说楚怀王为抑制项羽,故意不理睬项羽的请求。这种幼稚的经不起情势推演的论断,是看结果论动机了。 

    只是没想到,事情比楚国老臣和楚怀王想象的更多变。
 
    怎么个变法?楚怀王以宋义为上将军,项羽为次将,范增为末将。派他们北上救赵。结果还没战斗呢,宋义被项羽砍了,项羽哗变,夺了楚国正规军的大权,成为了楚国军事力量最大的人,可谓“一夜成名”。 

    先说说北伐军这个组合。宋义如何当上的上将军?宋义早些时候预测到项梁必败于骄傲,告诉了齐国使者高陵君说项梁必败,你要想活命,就晚点去见项梁。后来项梁果然兵败被杀。高陵君把这件事告诉了楚怀王,并说像这样还没有开战就能预测结果的人,算得上是知道兵法的人。楚怀王就召唤宋义与他商量大事,宋义的韬略令楚怀王很满意。封其为上将军。实际上,这是高陵君对宋义的报恩。宋义用远见卓识救了高陵君一命,高陵君便向楚怀王推荐了宋义。一番交流后,楚怀王认为宋义的确有兵家谋略,对北伐战争的军事指挥很有帮助,故让他领导莽撞的项羽和老狐狸范增。但宋义是一谋士,毫无战斗实力和军事指挥能力,把宋义提拔为上将军,算是楚怀王用人的一个失误。一来楚国正规军都曾追随项梁,派宋义领导这样一支庞大的正规军,未必能服众;二来让项羽这样莽撞霸道的武夫追随谋士宋义,难免会让两者的作战风格和军事风格产生摩擦,结合第一条,徒增内部矛盾。只不过这个矛盾激化的程度和出现之快速,令楚国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杀了宋义后,项羽与秦军积极开战,但失多得少,反而极为被动。后来项羽破釜沉舟,力挽狂澜,杀苏角,虏王离,逼死涉间,一战成名。之前,项羽还是一个跟着刘邦打配合仗的愣头青。
 
    项羽或许不知道宋义劝高陵君怠慢自己叔父项梁的事,但这种身列自己叔父下属的部队的失落感,让项羽对宋义的一举一动非常敏感与焦虑。一方面,他等不及要报仇,见到秦军就想杀,而宋义北上抵达安阳,却停留四十六天不行进,打算利用秦赵相争,渔翁得利;一方面,他不甘居于这个比自己血统差比项氏地位低的书呆子的麾下,甚至不想与这种风格的人并肩作战。项羽迫不及待想要在项梁死后,重新夺回项家军的尊严,树立项家军的权势。
 
    楚怀王闻项羽斩宋义,自封假上将军,不但认了他这个假上将军,还使当阳君,蒲将军归属项羽。说明楚怀王对项羽并非一味以抑制、控制和打压为目的。而此时刘邦连生死胜败都未果,还在西进的路途上犯愁。这样一个敏感的时间差下,楚怀王如果要为了个人权利而不顾楚国大局打压项羽,就该随便拉个有辈份的去顶了项羽,或借项羽名不正、言不顺为由,剥夺项羽的军事指挥权,但怀王认可并安抚了项羽,这说明怀王是个顾全大局的人,他只是不想再扩大内部的矛盾。而范增这个末将,也是个默认项羽行径的帮凶。估计项羽告怀王宋义之罪,是他作的证人,怀王未必笃信项羽,但会给范增一个面子。
 
    当项羽已经降服了章邯军,收归了各路诸侯时,刘邦在秦地的军事活动居然也异常顺利,几乎快拿下了秦国,这是第二个大变数。 

    在刘邦坐定关中后,项羽没有回报楚怀王,请求封赏。为什么?因为他根本没把楚怀王放在眼里,而是眼馋关中的利益。项羽以“诸侯”上将军的身份,带领各路诸侯火速赶往函谷关,欲入关中烧杀掠夺,报复秦朝。见刘邦派人守关,便恼羞成怒,欲攻而夺之。有意思的是,刘邦此时或不知道项羽那边的大变数,项羽是怎么突然凌驾于楚国怀王之上的。项羽那边也不知道刘邦这边的大变数,不知道刘邦居然已经拿下了秦国。项羽还想乘胜入关跟刘邦一起杀秦贼呢,结果发现刘邦的军队闭关阻道,怒而攻之,后听闻刘邦已得关中,怒愈伐之。刘邦也没料到项羽会乘胜来关中分利,所以得到鸿门宴上去解释。发生在两个人身上的大变数,引发了一场著名的宴席——鸿门宴。这本来应该是楚国人大欢庆的庆功宴。没想到,却成了一个政治分水岭,引发了秦亡后,另一场大战争的暴发。 

    刘邦解释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并了解了项羽北伐的前因后果,知道了项羽目前已是楚国实际的领袖,迫于项羽的威逼,不得不将关中让给了项家军。项羽这个比楚国上将军更高一级的“诸侯上将军”,其实早经僭越楚国政治结构范畴。 

    怀王之约是针对楚国诸将而言的,与其他各诸侯国无关。刘邦才守而备他盗合情合理。但此时项羽早已不把楚国放在眼里,哪里还在乎什么楚怀王的关中之约?老子代表的是各路诸侯,是最高霸权,老子的目的很明显,要军事大权,要政治实权,还要你的地盘。鸿门宴过后,项羽才派人去告知怀王(甚至不亲自去),北伐已成功,关中也已被破,秦灭亡了,你看看该怎么封?怀王说,如约封最先入关中的为王。项羽很不快,遂迁徙义帝阴杀之。这之后,项羽自立为霸王,掠夺了关中,遣拒刘邦为汉中王。 

    至此,王立群所谓的怀王制约项羽,从一开始怀王封刘邦为砀郡长到最后刘邦被项羽贬为汉中王,不但毫无建树,而且毫无体现。这种既毫无建树,又毫无体现的事,更毫无预知的事,算哪门子的以刘抑项呢? 

    怀王的这个“如约”二字,也是在一个明显的既定情势下直接说出来的。这个既定情势就是楚怀王的军事指挥权全部在项羽手中。项羽已经成了“诸侯上将军”。怀王未必知道鸿门宴的事,故以为项羽对关中王一事没多少纠结,他认为以项羽目前的声势,应该不会纠结和嫉妒刘邦的关中王之位。才脱口而出“如约”。项羽出于试探怀王和自己的脸面,也没让人告诉怀王说自己之前曾威胁了刘邦,逼刘邦献出了关中。项羽不说这话,是想最后试一试楚怀王,看他到底是不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结果天真的怀王是个重承诺也重原则的人,就这样得罪了项羽。 

    项羽为何非要这个关中王不可?实际上他并不是要关中王,因为关中王并不能满足项羽的欲望,项羽要的是整个楚国、称霸天下。只不过项羽有几个目的与关中有关:第一,杀掉秦王室,报仇雪恨;第二,霸占关中的财富美女奴隶,壮大自己;当前两个目的满足以后。第三部就是抑制和打击威胁自己的潜在竞争对手,把关中分给投靠他的几个秦国叛将章邯、司马欣、董翳,在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时,顺便堵截刘邦。项羽怨恨怀王没有让自己西进,是因为他没想到刘邦能够西进成功,能够先于自己这个楚国贵族被提拔为王族。自然,项羽想不到的,怀王也想不到。而这都是刘邦靠广纳智慧完成的。
 
    为什么说怀王的这个“如约”并非利用刘邦制衡项羽?因为这样做意义不大。 
    第一,事实证明,军事指挥权在项羽哗变时他就有了,当时他想怎么调度军队就怎么调度军队,他威震楚军,哪怕那个时候他不救赵,直接往西进,也没人能够阻拦他。这个事怀王难以预测。如果怀王真的出于防项羽去预测这个结果,他就不会派项羽去救赵,反而会派项羽西进,或干脆让项羽当自己的御前侍卫。 
    第二,关中王只是诸侯王中的一个,刘邦得关中后,哪怕被封为王,军事实力也较项羽羸弱,用这个来制约项羽的四十万大军比较幼稚。且凭借项羽的武功,他完全可以逼怀王封自己为王。他之前已经上演了一出先斩后奏的好戏。只不过项羽并不知足,他后来杀怀王,自立为西楚霸王。说明他根本不需要关中王,他只是不平衡和嫉妒而已。 
    第三,楚怀王料不到刘邦会胜利,项羽、章邯会相继哗变等诸多变数。故他就无法保证这种制约性的可行性、可靠性。甚至还是极度危险的。但至少我们可以说,派刘邦西进,楚怀王的决策是英明的,比让项羽西进来的对北伐救赵更有利。 
 
 
    当我们上面分析了楚怀王对项梁初期指挥大权的默认、对宋义的提拔、对刘邦的守诺、对项羽的态度后,我们就会发现,实际上楚怀王是一个善于看人,能用人之君。他善用德智型的将领。他不但能拿捏每一个人的长处和短处,还会因人制宜,因时制宜地调度。他敢于任用非亲非故的新人,说明楚怀王至少是一个求才若渴之人;他敢于在强暴的项羽面前坚守诺言,说明他有身为贵族的自尊;他懂得以大局为重。可见,楚怀王是陈胜和项梁之后,第三个正确主导了秦末大起义的有为领袖。虽然他被项羽杀害,但他为灭秦作出的凸出而重要的战略决策贡献,不应被后世肤浅地戏谑为自私的权谋。
82
Tags:怀王的 政治 素质 责任编辑:鲁-刘思龙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请点图标
上一篇论刘邦及其家人的名字 下一篇关于《史记》《汉书》中“沛”、..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产部备案编号: 粤ICP备14039164号
Powered by qibosoft V7.0 Code © 2003-2012 qibosoft .
站长:粤惠州刘爱民 联系方式:liuaimin@qq.com QQ:33567224 微信:elsanlau
Copyright © 2003-2015漢家劉氏网 & http://www.liu-home.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2003.01.01---2015.01.01=12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