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長專題 漢劉健康文化 進站必讀

TOP

关于《史记》《汉书》中“沛”、“汉”二字浅析
2014-08-23 08:49:47 来源:世刘文化网 作者:佚名
】【繁体】【 】【浏览:1140次 】【评论:0条】

    在研读《史记》、《汉书》【注1】的过程中,有一个明显的感觉,就是在这两部史书中,“沛”、“汉”二字出现的频率很高。于是粗略地统计了一下,结果是:《史记》中共有“沛”字357个,“汉”字1647个;《汉书》中共有“沛”字371个,“汉”字2595个。这几个数字之大,很让人吃惊。

 

    那么,这几个数字到底高到什么程度呢?是什么原因导致这样高的数字呢?这种现象又说明了什么呢?笔者对此作了一点思索,现在写出来,以求教于大方之家。

 

    要弄清这几个数字高到什么程度,就要作一些比较。要作比较,还得从字频说起。所谓“字频”,用通俗的话说,就是某一个汉字在所统计资料的总字数中所占的比率,这是了解某一个汉字使用程度的最科学有效的方法。就《史记》《汉书》中的“沛”、“汉”二字而言,《史记》全书共有526500字(见于《史记·太史公自序》),其中“沛”字357个,那么“沛”在《史记》中的字频就是0.0678,也就是说,每1万字中有6.78个“沛”字。用这个方法可以测定,“汉”字在《史记》中的字频则为0.3128,即每1万字中有31.28个。《汉书》约有80万字,其中“沛”字的字频约为0.0464,“汉”字的字频则约为0.3244

 

    《史记》《汉书》是我国古代典籍“二十四史”的前两部,《汉书》记载了西汉时代的全部历史,《史记》则记载了上自黄帝、下至汉武帝3000年的兴衰沿革。正是由于这两部书都对西汉前期的历史作了翔实的记载,所以我们对这两部书综合起来考察,相信以上得出的数据是绝对能够反映“沛”、“汉”二字在西汉时代使用的真实面貌的。

 

    那么,在汉代之前,“沛”、“汉”二字使用的频度又如何呢?我们不妨对几部经典著作加以考察。《论语》全书共有11705个字,其中“沛”、“汉”二字各有1个,那么它们的字频均为0.0085;《孟子》全书共有34685个字【注2】,其中“沛”字4个,“汉”字3个,它们的字频分别为0.01150.0086。都远远低于在《史记》《汉书》中的频度。其实,“沛”、“汉”二字在汉代之前并不能算是常用字,那时“沛”字除用于“沛泽”、“沛县”的名称外,常用义项多是作“沛然”之类的形容词,“汉”的常用义项则多是“汉水”、“蜀汉”、“汉中”之类的名词。《汉书·古今人表》中列举了从远古伏羲氏到陈胜吴广数千年间的重要人物1800多个,没有一个人名使用“沛”或者“汉”字。再拿《史记》本身来说,全书130卷,其中记述刘邦在沛县率众起义之前数千年历史的55卷之中,“沛”字出现6次,其中有5次还是涉及“沛公”的【注3】。“汉”字出现62次,其中涉及“汉朝”的也有17处。以上多项资料证明,汉代之前,“沛”、“汉”二字的使用频度是不高的,当然也证明,这两个字所包含的意义在社会生活中的影响也是不大的。

 

    我们再拿“沛”、“汉”二字在《史记》《汉书》中的字频与现代汉语的字频作一个比较。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国家标准局于1985年发布的《三千高频度汉字字表》显示:“沛”字的字频为0.0011,“汉”字的字频为0.0323。两相比较,“沛”、“汉”二字在《史记》《汉书》中的频度,比在现代汉语中的频度,分别高出61.6倍和10.04倍。即使经过改革开放近30年的变化,网上最新汉字字频统计表显示:“沛”字的频度为0.0016,“汉”字的频度为0.0327,虽然有点上升,但幅度不大,说明这样的数据是正常的,而《史记》《汉书》的数据则是超常的了。

 

    通过以上的梳理和比较,我们不难看出,在我国数千年的历史典籍中,“沛”、“汉”二字的使用频度在汉代出现了一个令人惊叹的高峰,这是不容置疑的客观事实,这是中国文字史上的一种特殊现象。

 

    自然,这种现象的产生不是偶然的,而是有着坚实的依据的,这个依据就是汉代初期以“沛”和“汉”为主导的风起云涌、波澜壮阔的社会大变革。

 

    先说“沛”字。《史记》中357个“沛”字就有350个与沛县的“沛”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这正是“沛”字频度高的根本原因。这350个“沛”字,真实而全面地反映了“沛县”对汉朝创立所作出的巨大贡献,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一,沛县养育了汉朝江山奠基人高祖刘邦。“高祖,沛丰邑中阳里人”。沛县不仅是刘邦的出生地,也是刘邦长大成人的地方,刘邦作为汉朝江山创始人所必须具备的才智和能力基本上都是在这里得到的。“及壮,试为吏,为泗水亭长,廷中吏无所不狎侮”,是说他在基层任职时,与同事关系密切,具有极强的社交能力。他虽然“为布衣时尝数从张耳游”,不过是“客数月”。他也多次出公差“徭咸阳”,开阔了视野,增长了见识,但沛县仍是他生活的基地,他的妻子儿女在家种地,他也“常告归之田”。待到他率领沛县子弟响应陈胜吴广起义时,他已经是48岁的人了。二,沛县是刘邦创建汉朝江山的首发地。刘邦率领沛县的父老子弟“共杀沛令”,众人“乃立为沛公”(见《汉书·高祖纪》)。一部《史记》,仅“沛公”一词就出现了240次,充分展现了刘邦率众推翻秦王朝的艰苦卓绝、纵横捭阖的斗争历程和丰功伟业。三,在创建和巩固汉朝江山的过程中,刘邦心系沛县,他的活动始终与沛县发生联系。起义初期,是在以沛县为中心的较小范围内作战的,如雍齿反叛后,“沛公引兵攻丰,不能取。沛公病,还之沛”。楚汉战争中,“汉王遣将军……迎太公、吕后于沛。”“过沛,使人求室家,室家亦已亡,不相得。”(见《汉书》)特别是在击败反叛的英布之后,“高祖还归,过沛”,“置酒沛宫”,激情高唱《大风歌》,“感慨伤怀,泣数行下”。《史记》在记述这段史事时,虽用了不足300字,但仅“沛”字就出现了15次,其中有5个“沛父兄”、1个“乐思沛”、1个“沛中空县”,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刘邦与家乡沛县人民相互之间的深厚感情。四,沛县还为汉朝江山的创建奉献了一大批叱咤风云、建功立业的“猛士”和英雄人物。仅初期丞相就有沛籍5人,因功封侯的就有39人。诚如《高祖本纪》所言,“于是少年豪吏如肖、曹、樊哙等皆为收沛子弟二三千人”。《史记》中明确记载“起沛”的有22处,另外写作“沛人”的则有9处。这一大批“沛人”对当时社会所产生的巨大而深远的影响恐怕是我们一时难以表述得完全的,这将是历史文化工作者一个永远的话题。

 

    这就是沛县对汉朝江山的创立所作出的巨大贡献,这是可以用精确的数据加以检测的客观事实。《史记》是这样记载的,《汉书》也是这样陈述的。两部史书中出现这么高频度的“沛”字,正是古代伟大的史学家们为沛县立下的一座丰碑,是千秋万代都不能磨灭的。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当时的沛县之所以能对汉朝的创立作出如此巨大的贡献,也绝不是偶然的。那是沛县的地理位置、经济发展、风土人情、特别是中华民族多种优秀文化交汇融合、共同作用的结果。沛县平原沃野、泗水穿境而过,交通十分发达;沛县东望齐鲁,南向荆楚,西达中原,齐鲁文化、荆楚文化、中原文化正好在此汇聚。正是这种得天独厚的条件,渐渐形成了一种包容与创新的古沛文化,也培育了崇文尚武、重情仗义、善谋大事、敢创大业的沛人性格。沛县能够走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平民皇帝和追随他的三千子弟,并且创建了大汉王朝,正是这种社会环境和文化氛围孕育的结果。人们说,沛县是“大汉之源”,这是历史的必然,这是有稽可查、无可辩驳的事实。

 

    再说“汉”字。有人会说,《史记》《汉书》记载了汉代的历史,“汉”字的频度自然要高一些,这种说法固然是有道理的,但认识如果仅仅停留在这一点上,那就未免有些肤浅。我们应该看到,《史记》《汉书》超高频度的“汉”字不仅全面而生动地展现了大汉王朝创立、发展和巩固的过程,而且展现了伟大的汉民族和她的这一名称形成的必然性和不可逆转性。

 

    首先,大量的“汉”字记述了刘邦从“沛公”身份转换为“汉王”、再进一步升级为“汉高祖”的过程。其间最主要的事件是,刘邦在推翻秦王朝的基础上翦灭胸无大志的西楚霸王项羽,建立大一统的汉家天下。一部《汉书》,仅“汉王”一词就出现了340多次,足见刘邦为此付出了多么大的努力!一次次的挫折,一次次的失败,都没有使他退却,没有使他让步。虽然不能说刘邦具有清醒的“民族”意识,但他的理想、他的业绩在客观上为我们这个民族的形成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从此,“汉”字与我们民族的名字再也无法割舍了。

 

    其次,大量的“汉”字展现了汉王朝不断巩固的历程。一方面,先是翦灭威胁政权稳定的异姓诸侯王,后来则是消灭同姓王的叛乱、削弱地方割据势力,大大巩固了中央政权。另一方面,收复和拓展边境地区,加强对边境地区的治理,尤其是加强与匈奴和西域等的关系。在这一系列的治理和斗争中,“汉”字显示了它主导时代潮流的威力。在《汉书》的《匈奴传》《西南夷两粤朝鲜传》《西域传》三卷中,“汉”字就出现了500多次,足见汉朝政权对处理此类问题的力度之大,影响之深远。

 

    第三,大量的“汉”字展现了汉王朝各项制度和政策不断变革和发展的历程。特别值得我们关注的是“汉兴”一词,在《汉书》中,前后共出现了115次。这个词往往用在具有概括意义的语句中,特指社会制度或社会现象的某一个方面从汉朝建立以来所发生的新变化。如第四卷《文帝纪》:“汉兴,除秦繁苛,约法令,施德惠,人人自安,难动摇”。第二十一卷《律历志》:“汉兴,北平侯张苍首律历事,孝武帝时乐官考正。”如此之类,无须详加罗列。

 

    以上所述,都是“汉”字大量使用的现实基础。我们还可以看到,在“汉”字大量使用的过程中,许多含有“汉”字的复合词也应运而生,如“汉朝”、“汉家”、“汉国”、“汉室”、“汉兵”、“汉军”、“汉儒”、“汉历”、“汉律”、“汉制”、“汉威”、“汉节”、“汉俗”、“汉民”、“汉人”、“大汉”等等,其中有的至今还在使用。这就为“汉族”、“汉语”、“汉字”、“汉文化”等词语的产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造成了一种必然的势不可挡的趋势。

 

    综上所述,可知《史记》《汉书》两部史书中的“沛”、“汉”二字之所以有这么高的频度,完全是由那段以这两个字为主导的社会变革所决定的,它记述了以沛人刘邦为首的一大批英雄们创建大一统的汉朝江山、进而促使大汉民族形成和发展的伟大业绩。这就是我们研究这一课题所得出的结论。

 

    《史记》《汉书》是我国古代二十四史的前两部,在史籍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在读者中有着深远的影响。试想,如果把这两部著作中的“沛”字加起来,就有700多个;把“汉”字加起来,就有4000多个。就是说,凡是读过这两部书的人,至少要和“沛”字接触700多次,至少要和“汉”字接触4000多次,所以,他们对这两个字的记忆和理解该会是多么深刻。而从古到今,读过这两部书的人可以说不计其数,所以说这两部史书对“沛”、“汉”二字的传播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在千千万万的读者心中为沛县和汉民族立下了不朽的丰碑!

86
Tags:关于 《史记》 《汉书》 浅析 责任编辑:鲁-刘思龙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请点图标
上一篇论楚怀王的政治素质 下一篇金戈铁马的刘裕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产部备案编号: 粤ICP备14039164号
Powered by qibosoft V7.0 Code © 2003-2012 qibosoft .
站长:粤惠州刘爱民 联系方式:liuaimin@qq.com QQ:33567224 微信:elsanlau
Copyright © 2003-2015漢家劉氏网 & http://www.liu-home.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2003.01.01---2015.01.01=12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