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長專題 漢劉健康文化 進站必讀

TOP

中国古代的教育体制
2014-08-30 20:56:40 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佚名
】【繁体】【 】【浏览:1957次 】【评论:0条】

    中国完整的教育体系,至少在周代就基本形成了,关于周代的教育,班固在《汉书·食货志》有这样的记载:“八岁入学,学六甲五方书计之事,始知室家长幼之节,十五入大学,学先圣礼乐,而知朝廷君臣之礼。其有秀异者,移乡学于庠序,庠序之异者,移国学于少学。诸侯岁贡少学之异者于天子,学于大学,命曰造士,行同能偶,则别之以射,然后爵命焉。” 
 
    从这段文字里面,我们可以看出,周代的教育,在学制、教育内容、人才的选拔等方面都已经形成规模,儿童在八岁【实际上是七周岁】开始上学,这是初级教育,也称“小学”,所学内容为“六甲、五方、书记之事”,以及“室家长幼之节”。所谓的六甲,按顾炎武的解释说,“六甲者,四时六十甲子之类”,王先谦引周寿昌的话说,“犹言学数干支也”。也就是说,六甲指一年四季的季节、节期的更替,物候的变化与农业的关系,以及年代与日月干支记法等等。可以说,周代的小学,除了学习汉语言文字外,就已经开设了天文、历法、数学、地理、农业、物候学等学科,这些都是与封建农业国家息息相关的学科。 
 
    在中国历史上,汉朝继承了自周以来的教学规律和教学模式。大汉王朝应当是一个气势宏伟、颇具开放思想和积极进取的朝代,这与它当时良好的教育有很大的关系。 
 
    例如,在汉代,中国已经有了比较完整比较精确的地图,这就和那个时代先进的地理学科有很大的关系。1973年,在湖南长沙马王堆出土的西汉时期的长沙国地图,就很有代表意义。那是当时的长沙王丞相軑侯苍利墓中出土的,就能很好的说明这个问题:这是一张局部的长沙国地图,所绘的地方大约为东经118°至106°,北纬20°至30°之间。包括今天的湖南、湖北、广东广西等省区。这个地图,已经具备了河流、山川、村镇、【城邑】和道路四大要素。为目前见到的较早的区域地图之一,有关专家评论说,这幅地图比清代的某些地图还要精确。没有发达的而科学的地理学科,是绘制不出这样的地图的。除了自然科学知识外,封建国家的伦理道德和封建等级观念,是必须要给学生灌输的,这就是“室家长幼之节”,即所谓的“六亲”理论:父仁,母慈,子孝,兄悌,弟恭,友信等做人的基本道德。古代的“小学”为七年,小学毕业後,学生的年龄就在十四、五岁。在那个时代,能够熬到“小学毕业”的学生,应当就是那个时代的文化人了。 
 
    《汉书·东方朔》记载,东方朔在22岁时被当作“贤良文学才力之士”征调到朝廷。到朝廷后,东方朔曾上书汉武帝,说他13岁开始读书,经过三个冬天,就已经学到了“足用”的文史知识,十六岁开始阅读《诗经》和《尚书》,共读了二十二万字,十九岁开始读孙子、吴起的军事著作,也读了二十二万字。两项合计,共读了四十四万字,所以可以这么说,至少在汉代,“小学毕业”生,就已经完成了“义务教育”的内容。 
 
    “小学”“毕业”后,入“大学”就读,学习内容为理解、熟知古圣先贤们的礼乐经典和封建伦理,尤其是封建时代君臣之间的伦理、职责、权力、义务等内容。“大学”中的优良分子,被报送到乡校------庠序中去学习。庠序中成绩有异者,又会被报送到“少学”中学习,各地送来的“少学”学员,在“中央大学”学习,结业后,被称作“造士”,皇帝根据具体情况,就会给他们命爵加官,成为朝中要员。 
 
    需要说明的是,在古代,各朝代办学的情况个不一样,大致说来,“小学”办在“里”这一最基层的行政单位之中,近似于今天的乡村学校。“大学”办在县城里,就是县级寄宿制学校,“庠序”和办在郡治所在的城市,就是市级寄宿制学校。“少学”大约办在交通便利,经济发达的大城市之中,数量是很少的。汉代的最高学府在京都长安,仍旧叫“大学”,为了和前面的“大学”区别开来,我们就叫他为“京都大学”。 
 
    由于受生产力发展的制约,这种教育是不可能普及的。甚至在上层阶级中,也不是人人都能有这样受教育的机会和权力。一旦局势动荡,出现动乱,教育就无从谈起。 
 
    例如,东汉末年,战乱迭起,民不聊生,曹操初步统一北方之后,就在建安8年【公元203年】下令,各级地方政府恢复和办好教育,“丧乱以来,十有五年,後生者不见仁义礼让之风,吾甚伤之。其令郡国各脩文学,县满五百户置校官,选其乡之俊造而教学之,庶几先王之道不废,而有以益于天下。”可见凡是想有所作为的政治家,都是很重视教育的。 
 
    有一个时期,我们曾经批判封建时代,说封建统治者剥夺了人民受教育的权力,其实,这话只说对了一半,因为在封建时代,战乱频繁,乱大于治。普通百姓,即使有读书的机会和经济实力,也不见得就去读书受教育。以汉代的学制为例,我们算一算读书的艰辛,就会明白期中的道理。 
 
    在汉代,儿童八岁上学,十四、五岁“小学”毕业,这期间就要读七年的书。“小学”毕业进入“大学”读书,学“先圣礼乐,”“知朝廷君臣之礼,”大约也得二、三年时间,下层百姓人家的孩子读的时间就要更长。正如东方朔所言,“三冬文史足用”。为什么是“三冬”呢?,如淳解释说,这些下层人士的子弟,只有“冬日乃得读书”,夏天还要下地干活呢。如此下来,“大学”毕业的孩子们,就已经十六、七岁了。“大学”中的优秀学生,才有资格到郡办的学校“庠序”中去学习。庠序中的优胜者,才有资格到京都长安的“大学”中去学习。“京都大学”毕业的学生就叫“造士”,“造士”就有资格被皇帝赐爵封侯,委以重任。 
 
    从“庠序”到“少学,”再到“京都大学”,要经过三个层次,每个层次算两年,也得六年时间。一个能一竿子插到底的学生,只要从“小学-----大学------庠序----少学----京都大学,”完成这个过程,得需要18至20年时间,实在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平民子弟,即使有这个耐心,但绝对没这个经济实力。 
 
    孔子办学,以“六艺”树人,教学内容、方法,甚至办学的思想都应当是健康的、积极地。孔子所谓的“六艺,”是指礼、乐、数、书、御、射六项内容,即社会和家庭礼节,上下等级观念,音乐、文学、数学、驾车【也包括作战、指挥】射箭、【包括击剑、格斗】可见,孔子在教学中是相当的注重学生的实践能力的。汉代的教育中有所谓“六甲五方书计”之类的学科,他保证了学生在数学、天文、历法、地理等方面能学到生活和工作中使用的基础知识。 
 
    在中国文化史上颇有名气的司马相如、杨雄等文学家,就是得益于那个时代的教育,而成为当时颇有名气的辞赋家的。据《汉书·地理志》记载,“景、武间,文翁为蜀守,教民读书法令”,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当时的蜀郡太守文翁,能够积极团结在以汉景帝和汉武帝为首的党中央周围,认真办好“少学”,为中央和地方培养了一大批人才。 
 
    但在班固看来,像司马相如、杨雄之类的知识分子,“以文辞显于世,”是不值得赞扬的,因为一方面司马相如、杨雄之徒,“未能笃信道德,反以好文为刺,贵幕权贵,”另一方面,治国需文韬武略的全才,非但只会写文章而已来。因此,司马相如、杨雄之类,于治世无补,在班固看来,就违背了国家办学的意义。 
 
    自汉代以后,各朝代对教育体制多有改制,至唐太宗时,基本完善了科举制度。科举制度的完善,就意味着教育内容的偏废或教育体制的肢解。这就使得中国的教育从此被绑架在政治这个战车上,偏离了他本身的发展规律和要求。明清时代的八股取士制度,更成为束缚知识分子的桎楛,从此,中国就逐步落后于西方了。 
 
    总之,中国封建时代的教育的弊端在于学制太长,教学内容陈旧而落后。而且是越到后来越反动、越落后。有关封建道德、封建伦理的内容太多,自然和科学知识太少。自汉代以后的学校,还极端的轻蔑学生的实践能力和对学生意志的培养,使培养出来的学生成为“四蹄不勤、五谷不分”的“东亚病夫,”——一个民族的知识精英成为这样,那么这个民族本身就已经很危险了。 
 
    学制太长,就虚耗了人的大好青春时光,也磨损了人的创造意志和创造思维,而我们现在的学校又在重蹈覆辙,多少的专家学者在那里狺狺嗡嗡,却没有发挥丝毫的作用。看看我们孩子日益佝偻的身腰和一天天加深的近视镜片,以及日益垮掉的身体,所谓的教育家们、政治家们,难道就没有丝毫的怜悯之情?多少次的教育改革,都是从整老师开始,又以整老师结束,什么时候才能真真触及教育的实质?

82
Tags:中国 古代 教育体制 责任编辑:鲁-刘思龙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请点图标
上一篇汉高祖刘邦出生时间考 下一篇汉初大兴讲学之风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产部备案编号: 粤ICP备14039164号
Powered by qibosoft V7.0 Code © 2003-2012 qibosoft .
站长:粤惠州刘爱民 联系方式:liuaimin@qq.com QQ:33567224 微信:elsanlau
Copyright © 2003-2015漢家劉氏网 & http://www.liu-home.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2003.01.01---2015.01.01=12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