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長專題 漢劉健康文化 進站必讀

TOP

汉初大兴讲学之风
2014-08-30 20:50:45 来源:《文武兴邦》 作者:刘降渝
】【繁体】【 】【浏览:1215次 】【评论:0条】
汉初大兴讲学之风

    汉皇朝建立了,我们应到汉廷朝野去逛一逛,看看有些什么景象。 
 
    如前所述,夏、商、周、秦近三千载皆“耕战型”的社会形态,这种社会形态下的标淮信条就是尚“力”,崇尚“武力”和“劳力”;故春秋挟义趋利,相伐不断,战国以利趋战,暴上加暴。在以往的漫长岁月中,除了孔子一人在民间倡学外,还没有任何一个帝王将相提倡学习,更没有谁在宫殿内大设讲坛,正襟危坐地听课。故孔子称之为“礼乐崩坏”。
 
    这一情形直到汉朝建立后才开始有所改观,汉初四代皇帝做到了孔子做不到的事——倡学、修身,第一带头人是刘邦。 
 
    陆生奉刘邦之命,著述国家存亡之道。他先后写了十二篇,每写一篇,就在殿上宣读一篇。宣读时,难免有问有答有讲述。这无疑是陆贾对刘邦及满朝文武讲大课。 
 
    刘邦篇篇称善,群臣皆呼万岁,于是刘邦将这十二篇文章命名为《新语》。 
 
    陆贾的文章,没有套话,没有老话,都是“与时俱进”的新话,故刘邦将这十二篇命之为《新语》。 
 
    《新语》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由帝王命名的书。宋神宗命名的《资治通鉴》是1300年后的事了。 
 
    刘邦和大臣们听了陆生多少次大课?至少12次。 
 
    刘邦还经常与大臣们讨论先贤们的“古语”,由此辑成了十三篇文章,故《汉书·艺文志》将他归类为儒家。 
 
    刘邦崇尚学问,他是以行政方式开中国教习之风的第一人。他曾给太子手敇“勤学习”,故他的子孙们皆奉行不悖。 
 
    汉文帝时代请儒生说士讲课时,讲裸的先生们作为主人坐在东边的主席,大臣们向东而坐。周勃不懂文学,每次听课时他都要召唤先生道:“过来,给我讲一讲!”对此太史公还评论说:“他质朴得如此不客气。” 
 
    (勃不好文学,每召诸生说士,东乡坐而责之:“趣,为我语。”其椎少文如此。《史记·绛侯周勃世家》) 
 
    汉景帝时如何? 
 
    窦太后是历经汉文帝、汉景帝、汉武帝三朝的老太太,“文景之治”她与力甚焉。 
 
    “窦太后好黄帝、老子言,帝(景帝)及太子诸窦不得不读黄帝、老子,尊其术。”(《史记·外戚世家》) 
 
    窦太后不仅责成皇亲国戚都得读黄老之书,而且召集大臣们共同学习。 
 
    据《史记·张释之冯唐列传》载,王生经常被召到宫中授课。他讲黄老之学时,坐于廷中,三公九卿们都站着。王生的袜带松了,他可招呼张廷尉为他结袜,张释之跪而结之。 
 
    (王生者,善为黄老言,处士也。尝召居廷中,三公九卿尽会立,王生老人,曰:“吾袜解”,顾谓张廷尉:“为我结袜!”释之跪而结之。) 
 
    至汉武帝时,更是大张旗鼓,“举贤良文学之士前后百数”,(《汉书·董仲舒传》)读书人也就能“以学至大官”了。(《史记·儒林列传》) 
 
    通过以上点滴事,我们可看到汉皇朝一改近三千年的风气,不再尚“力”而尚“文”—崇尚文章学问。这是五千年华夏民族史上的大转折!与秦始皇焚书坑儒相比,可谓“拨乱反正”。 
 
    朝廷上下讲学蔚然成风,构成了古代的一道文化景观。真乃洋洋大观,至今值得观瞻。 
 
    可别小看朝廷讲学这件事,上行而下效,于是举国开始学习。 
 
    故太史公在《儒林列传》中说:“故汉兴,然后诸儒始得脩其经蓺,讲习大射乡饮之礼。叔孙通作汉礼仪……於是喟然叹兴於学。” 
 
    故曰:秦皇朝亡于文化,汉皇朝兴于文化,是以文化立国的。 
 
    汉皇朝“兴于学”,还有一个学什么的问题。在民间不是扫盲读书识字,而是学“礼仪”。 
 
    汉时的“礼仪”不仅是形式,而是有丰富的文化内函。君臣之道、父子之道、夫妻之道、兄弟和睦之道、邻里友朋的诚信之道,都是学习的内容。 
 
    汉代是“以礼治国”的,故《礼记》一书只能出现于汉代而不是先秦时期。“礼”的本质是什么?《礼记》高吭地说:“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 
 
    刘邦开创了礼治时代,华夏民族的“礼仪之邦”实在始于汉代! 
 
    从学礼仪到学古籍,求学问,有一个历史行程。东汉末年的诸葛亮躬耕陇亩,成了耕读的模范,故古代中国有“茅屋出公卿”之说。 
 
    现在,教育部颁发了《中小学文明礼仪教育指导纲要》。外电评述说:“中国要求所有中小学生上礼仪课—这是不文明行为在全世界最古老文明古国之一引发担忧的最新证据。”(法新社1月24日电/2011) 
 
    但看这个《纲要》的内容,大多是一些言谈举止的规定,远未触及人的心灵。 
 
    我前面曾经讲过:“汉文帝时的贾谊以为:秦庭废除礼和义,不讲廉洁和羞耻,是败俗,后果甚于杀父兄。而汉家区别上下,定了君臣父子夫妇之纲,“使纲纪有序,六亲和睦,”“移风易俗,使天下回心而向道,”“此非天所为,人之所设也。”上行而下效,然后“百姓素朴,狱讼衰息。”—诉讼减少了。 
 
    大兴礼仪教化之风后,汉文帝时代时己达到“化行天下,告讦(打官司)之俗易。吏安其官,民乐其业……是以刑罚大省,至于断狱四百。”的境地。(《汉书·刑法志》) 
 
    “断狱四百”是什么意思?汉文帝时犯罪的人相当少,少到全国只有四百件案子。这是历朝历代所没有的大治。 
 
    汉文帝时,他的郎中令张武受贿,被发觉。“上乃发御府金钱赐之,以愧其心,弗下吏。专务以德化民,是以海内殷富,兴於礼义。”人要有廉耻,赐钱给他才能“以愧其心”。 
 
    他死时,特令张武为“复土将军”,主持葬事。 
 
    倘说刘邦开“礼治”之先河,汉文帝刘恒则是“德治”第一人,而且是中国历史上罕见之人。他们父子克己复礼,潜心治国,这在中国历史上是仅见的。 

 
75
Tags:讲学 责任编辑:鲁-刘思龙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请点图标
上一篇中国古代的教育体制 下一篇汉皇朝的官民比是最小的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产部备案编号: 粤ICP备14039164号
Powered by qibosoft V7.0 Code © 2003-2012 qibosoft .
站长:粤惠州刘爱民 联系方式:liuaimin@qq.com QQ:33567224 微信:elsanlau
Copyright © 2003-2015漢家劉氏网 & http://www.liu-home.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2003.01.01---2015.01.01=12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