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長專題 漢劉健康文化 進站必讀

TOP

虞姬与戚夫人
2016-03-21 21:47:55 来源:汉家刘氏网 作者:佚名
】【繁体】【 】【浏览:4491次 】【评论:0条】

虞姬是项羽的嫔妃

《史记·项羽本纪》中记载:“有美人名虞,常幸从,骏马名骓,常骑之。”这里“美人”又两种解释,一指美丽的女人,一指一种封号。美人这个封号在汉初就有。“常幸从”意思是得宠而随军伺候项羽。也说明这个虞姬是“美人”,也即众嫔妃中得宠的一个。跟刘邦的戚夫人的“夫人”意思等同。另外需要注意这里司马迁的描述是有讲究的,“有美人名虞,常幸从”,跟“有骏马名骓,常骑之”,“有”跟“常”都反指出项羽不止一个女人,也不止只骑一匹马。这从项羽这个人喜好财货妇女,剽悍掠夺的风格来看,基本是可信的。虞姬非但不是项羽独一无二的女人甚至正室,反而是项羽打仗时常带在身边的贴身宠妃。

河南大学教授王立群则认为从其他史料中可判断项羽妻子另有其人,只是项羽失败后其妻事亦隐没,故史上没记载其妻姓名。由于项羽生性多疑,手下多任用项姓将领和其妻子的娘家人,所以推断虞姬并非项羽之妻,也无任何封号,只是因为长得漂亮而做了项羽的“小三”。

张爱玲曾感叹:“假如他(项羽)成功了的话,她将得到些什么呢?她将得到一个‘贵人’的封号,她将得到一个终身监禁的处分……他们会送给她一个‘端庄贵妃’或‘贤穆贵妃’的谥号……”的确,就算项羽当了皇帝,虞姬也不过是成千上万的贵妃中的一个而已。

只不过项羽是个失败的短命鬼,掠得虞姬后不过二三年后便死,所以显得只宠虞姬。

 

虞姬是楚军流传的产物

《史记》许多内容是司马迁根据陆贾《楚汉春秋》所创作,《汉书》作者班固曾在《司马迁传》中说:“司马迁据《左氏》、《国语》,采《世本》、《战国策》,述《楚汉春秋》,接其后事,讫于天汉。”国学大师王利器先生也曾说:“盖司马迁撰《史记》据《楚汉春秋》,故其言秦、汉事尤详。”也就是说,司马迁写《史记》时,参考过《楚汉春秋》。

陆贾生于公元前240年,卒于公元前170年,他生活的年代离那段历史比司马迁更近。与史记体材不同,陆贾作为儒家学者,未必记载虞姬这样的事。且楚汉春秋是汉初写成,考虑敌系阵营色彩,编排这种故事的可能性也不大。司马迁时期相较楚汉春秋又采集一些民间流言,在史记里草草写了几笔完事。有一种合理观点认为,虞姬因得宠而闻名楚军,所以她的事在项羽死后被投降的楚军流传了下来。由于涉及项羽生活史,所以被颇为采纳民间流言的司马迁收录编排进史记。还有一种观点则认为,楚军大败后,一部分楚人将责任推诿于项羽宠爱的美人虞姬,这个故事的原型和本意可能是批判项羽好色误国,导致大败。而非以爱情视角预人。但到了后人手里则被发挥成了一个爱情故事。总之,虞姬基本上是个符号性的文学工具,她对于历史发展来说不重要。

 

垓下歌原作者非项羽

对于垓下歌,早有很多学者提出了质疑。按司马迁的描述,项羽在逃跑前莫名奇妙的吟唱“时不利兮骓不逝”,而后却又“于是项王乃上马骑”,说明项羽需要骑马逃跑。且根据旁证,是连夜骑马逃跑,很狼狈,直到后来无路可逃才丢马。垓下歌对事件的陈述在时间逻辑上有问题。充分表现出一种竭力洗白,意思是项羽本来在垓下屯军时就不打算逃跑,因为马不跑,项羽才骑马跑。这逻辑简直不可思议。至于“力拔山兮气盖世”更像是刻意突出项羽的笼统概括,“时不利兮”也是对项羽失败的含糊概括,这些无不说明,垓下歌是个笼统总结性的诗歌。且是项羽死后,有人针对对项羽暴力且众叛亲离的可悲一生,作的一个略带洗白式的笼统总结。

垓下歌的创作环境呢?既然是垓下歌,地理肯定是垓下,史称项羽在垓下屯军被汉军包围,半夜突然有感而发起来喝酒,拉着虞姬念叨了这首诗歌,只有左右随从在场。跟刘邦归乡做大风歌完全不同,垓下歌不是开放性的场景,也不是正常环境,而是半夜三更项羽突然跳起来,喝着酒,搂着宠妃,将领士兵没在场,只有几个随从在左右哭泣营造这段文字的氛围。这个诗歌未引起更多人注意,第二天全军便急急忙忙继续跑路。一个封闭的营帐,几个封闭的人,最后都随项羽战死了。是谁传出这首诗的?最令人的掉眼珠子的事实发生了,司马迁并未交代虞姬自杀,项羽逃跑时身边又没虞姬。虞姬去哪了?虞姬可能不但没死,还活到了汉朝,这个诗可能是就是针对活着的虞姬所作的,如果虞姬死了,凭虞姬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连名字都没有的人,何必还要大费周章写她一笔?又或如上所分析,虞姬是楚人后来流传的人物。

另外说明一点,项羽半夜起来不是作诗,而是趁汉军不备赶紧逃跑。

由于垓下歌的破绽太明显,伪托而作的色彩太鲜明。唐朝有个叫张守节的人便继续借题发挥,硬着头皮打补丁,在他自编自导的《史记正义》一书中自诩从《楚汉春秋》中引录了虞姬的和歌:“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以为这样就圆满了,因为虞姬自杀了!所以项羽逃跑便不是抛弃虞姬,虞姬也没背着项羽苟活。但这首“和歌”的真伪早就被人否了,不说这“和歌”本身就是基于伪作的进一步伪作,且根本不符合秦汉时期的诗歌风格。如果《楚汉春秋》中真有这首“和歌”,一向以这类事为然的司马迁写《史记》时不可能不引述。后来的班固以及两汉魏晋文人史家也都未曾有过这种说法和记载。基本可以肯定史记正义的这一创作系属捏造,所谓引述楚汉春秋只是伪托楚汉春秋之名,并依据史记,进一步虚构出悲剧的情结罢了。而项羽的逐步高大,正是唐宋以来基于某种贬刘扬项的需要,有意识的借题发挥和创作的产物。

 

虞姬死于谁手?

前面说了,虞姬没有自杀。至少没有主动自杀的意向。除唐朝所传的楚汉春秋的和歌是伪作外,垓下歌本身的流传过程也甚为诡异和蹊跷。因为根据历史客观发展,项羽的贴身随从及护卫皆战死。没人能够完整传出项羽在封闭的营帐里所作的垓下歌。更为重要的事实是,项羽半夜起身并非吟诗,而是连夜逃跑。这个在史记中有明证,且可与别传互证。

那么虞姬到底是怎么死的?她死没死?

有一种论点认为,虞姬并非自杀,而是被项羽逼杀。

其认为项羽只是把虞姬当成众多宠妃中的一个,而非至情挚爱之人。“掠妇女”,好宠姬,崇烧杀的项羽,本身剽悍贪婪,不可能存有什么缠绵温柔的真爱个性。加之项羽好面子,绝不会允许自己宠过的女人落入敌手,所以不论虞姬是否自愿了断,也一定会被项羽一刀砍杀。《史记》之所以对虞姬之死不作记载,应是顾及塑造项羽的英雄形象。

君王在穷途末路时屠杀妻妾以全贞节的不在少数。《史记越世家》载:“句践将尽杀其妻子,燔其宝器。”楚越同姓,封豕之德,项羽虽非楚越王室,但作为楚人,行事作风受其影响是完全可能的。另有三国蜀汉北地王临死前杀其妻室的例子。古时殉葬常有发生,田横死後,五百壮士集体自杀就是这一现象的反映。五百壮士出于自愿,故司马迁记载之,传为佳话。虞姬却没有任何描写。倘若虞姬一个弱女子自愿为项羽殉情,司马迁应突出体现,奈何刻意带过?古书从来都乐于宣扬忠烈的事迹,聂政之姊,乐羊子妻这类事例在古书中屡见不鲜。《史记》故意忽略,又不见虞姬后来的记载,虞姬应是死了。怎么死的?不是死于乱军之中,就是被项羽砍杀或下令逼死。

一旦虞姬被杀整个垓下歌就更不可信了。因为连唯一可能活着传达这首“帐内歌”的人也死了。所以虞姬很可能是个流言性的人物。或为了塑造项羽而渲染出来的人物。对其人其事都不必当真。

 

虞姬是怎么来的?

虞姬很可能是项羽征山东时掠得的宠姬。

据刘向《古列女传·齐威虞姬》载:

虞姬者,名娟之,齐威王之姬也。威王即位,九年不治,委政大臣。佞臣周破胡专权擅势,嫉贤妒能,即墨大夫贤,而日毁之,阿大夫不肖,反日誉之。

虞姬谓王曰︰”破胡谗谀之臣也,不可不退,齐有北郭先生者,贤明有道,可置左右。”破胡闻之,乃恶虞姬曰:“其幼弱在于闾巷之时,尝与北郭先生通。”王疑之,乃闭虞姬于九层之台,而使有司即穷验问,破胡赂执事者,使竟其罪,执事者诬其辞而上之。

王视其辞,不合于意,乃召虞姬而自问焉,虞姬对曰:“妾娟之幸得蒙先人之遗体,生于天壤之闲,去蓬庐之下,侍明王之燕,泥附王着,荐床蔽席,供执埽除,掌奉汤沐,至今十余年矣。惓惓之心,冀幸补一言,而为邪臣所挤,湮于百重之下,不意大王乃复见而与之语。妾闻玉石坠泥不为污,柳下覆寒,女不为乱。积之于素雅,故不见疑也。经瓜田不蹑履,过李园不正冠,妾不避,此罪一也。既陷难中,有司受赂,听用邪人,卒见覆冒,不能自明。妾闻寡妇哭城,城为之崩。亡士叹市,市为之罢。诚信发内,感动城市。妾之冤明于白日,虽独号于九层之内,而众人莫为豪厘,此妾之罪二也。既有污名,而加此二罪,义固不可以生。所以生者,为莫白妾之污名也。且自古有之,伯奇放野,申生被患。孝顺至明,反以为残。妾既当死,不复重陈,然愿戒大王,群臣为邪,破胡最甚。王不执政,国殆危矣。”于是王大寤,出虞姬,显之于朝市,封即墨大夫以万户,烹阿大夫与周破胡。遂起兵收故侵地,齐国震惧,人知烹阿大夫,不敢饰非,务尽其职,齐国大治。君子谓虞姬好善。诗云:“既见君子,我心则降。”此之谓也。

颂曰:齐国惰政,不治九年,虞姬讥刺,反害其身,姬列其事,上指皇天,威王觉寤,卒距强秦。

汉代非但没有关于项羽虞姬的记载,反而用更多信息记载了齐威王的宠妃虞姬。整个汉代史还只有齐国的这个虞姬是个名人,而且这个虞姬因为帮了齐国,“显之于朝市”。可见这个虞姬的家族在齐国是能延续的。

此虞姬跟项羽身边的虞姬有无关系?

史称项羽多次在齐地征伐作战,不但早期跟刘邦在山东作战,称王后又亲率军讨齐,不论是在哪个时段掠得虞姬,都符合后来“常从项羽”的说法。

另从虞姬没有任何封号来看,虞姬应随项羽不久,无子嗣,更非项羽正规内室,仅仅是充当随军妇女,地位也一般。很有可能是平齐时掠得。

我们还只能从这一处来推敲虞姬的来历。

 

虞姬与戚夫人的地位不可同日而语

帝王的女人如有子嗣则视作正内室,封为夫人。

如戚夫人、薄夫人,原本都是戚姬、薄姬,因有子故封夫人。夫人比之姬,有名分和地位。

从这一点虞姬与刘邦的戚夫人的地位和待遇就是不同的。

《史记·项羽本纪》里有一处范增跟项羽的耳语,是说刘邦在山东时好美姬。虽然这个耳语不可信。但这个美姬是谁却可以考证。就是戚夫人。

戚夫人是山东定陶人,史称“及高祖为汉王,得定陶戚姬。”据《汉书》记载,公元前208年7月——9月,刘邦与项羽至少两次去过定陶。项梁亦死于定陶。定陶与刘邦是有渊源的。可能这个时期刘邦认识并喜欢上了戚姬。故才有项羽跟范增的传言:“刘邦在山东好美姬”。但刘邦碍于战事,并未将戚姬带走。

西京杂记演绎出戚夫人救刘邦的佳话。只不过这个佳话就不要较真了。但戚夫人与刘邦从相识到相爱,这个轨迹是明确的。

刘邦也确实重视戚夫人,不但独宠她一人,且生有一子,刘如意,仍极宠。

据考证,刘如意大约生于公元前204年左右,公元前205年四月,刘邦败于彭城,吕后为楚军所擒,生死未卜。仅获刘盈鲁元公主二人。正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刘邦或考虑正室无人,故派人招戚夫人。这就是所谓“及高祖为汉王,得定陶戚姬。”故而刘如意生于公元前204年左右。恰好就是彭城之战以后。刘邦对吕后之子刘盈仍很重视,立为太子。只不过此时,介于吕后生死未卜,刘邦或把戚夫人当成了他唯一的夫人。

后来刘邦对戚夫人也是宠隆有佳,未曾忘怀。在救回吕后以后,也未减少这种宠隆。还想废刘盈,立刘如意。

刘邦与戚夫人是一对“活宝”恋人,无所不谈,无所拘束。《史记·留侯世家》记载:“上曰:‘为我楚舞,吾为若楚歌’”戚夫人伴舞,刘邦歌唱。这是一对佳人。刘邦跟吕后的婚姻是父辈决定的,没有爱情基础,所以在戚夫人身上刘邦找到了这种爱情的体味。

史记还未有任何描述戚夫人如何如何美的记载,甚至不如写薄姬时提的多。这说明戚夫人不仅仅是美貌吸引刘邦,更多是内在的感觉。

刘邦知吕后嫉妒之心,数度欲废刘盈,立刘如意为太子。然而大臣反对,刘邦处境被动。直至商山四皓这种隐士出来为刘盈说话,刘邦只得无奈作罢。专程跟戚夫人表达了无奈之情,作了一首鸿鹄歌。戚夫人啼哭,刘邦亦落泪。司马迁称刘邦“竟不废太子”,可见刘邦对戚夫人母子之情。

那么刘邦此后就没有任何安排了吗?就撒手不管戚夫人了吗?绝非如此。刘邦除厚封刘如意,以显赫戚夫人外。特意在《手敕太子文》中说:“吾得疾遂困,以如意母子相累。其余诸儿皆自足立,哀此儿犹小也。”明确让太子刘盈尽力照顾和保护刘如意母子。后来刘盈也照做了,吕后假惺惺迎接刘如意到长安,刘盈就对刘如意极为关爱有佳,在宫中同起居饮食。不但如此,刘邦知吕后在中央有权势,故临死前特意拜托他最信的人,也最直言敢诤的大臣周昌为刘如意的相国。可惜最后仍没有摆脱吕后的魔掌。

作到这个地步,刘邦与戚夫人不可能只是情欲关系这么简单了。他们是在患难时期结合的,是有内在感情羁绊的。从吕后对戚夫人极端的嫉妒也可看出,刘邦与戚夫人超越了情欲关系,有一种夫妻爱情在。这正是吕后最嫉妒戚夫人的原因。

这与项羽之流“略妇女”的屠夫不可同日而语。

虞姬对于项羽来说,只是随军战俘和毫无出路与名分的美女。戚夫人对于刘邦来说却有不同的意义,甚至被民间野史塑造成了救命恩人。从这一点也说明,在两汉,戚夫人与刘邦的感情佳话,是远超虞姬跟项羽的。

至于说项羽怕刘邦抢虞姬而杀掉虞姬,比较荒诞。且不说刘邦知不知虞姬这个人,对这类身份的女人感不感兴趣也是问题。刘邦在魏豹死后,对颇有姿色的前魏豹宠妃薄姬也没什么兴趣,一年多也没搭理她。后来刘邦在成皋台听两位侍女嘲笑薄姬过得不好,出于同情才召见薄姬,但只是令薄姬前来伺候。薄姬借机说自己昨天晚上梦见又龙盘踞在腹部,希望能要一个子嗣获得尊崇,古人迷信,故刘邦因贵征临幸薄姬,生一子。拔升为夫人。此后便再未见薄姬。项羽宠虞姬好比魏豹贵薄姬。刘邦内宫中还只有薄姬这一个前宠妃前贵姬。但刘邦对薄姬根本不感兴趣。最重要的是没有人能够取代刘邦对戚夫人的爱,包括吕后,何况跟了项羽那么久的无名的虞姬。

 

项羽赐马杀马属于传说

据《史记·项羽本纪》记载,项羽突围至乌江时,对乌江亭长说:“吾骑此马五岁,所当无敌,尝一日行千里,不忍杀之,以赐公。”此事较之垓下歌同样不可信。首先,项羽及其部下皆战死。只剩该亭长可能传出此话。然该亭长又无名无姓无迹。只能归于谣传。其次,整个乌江说辞都系谣言捏造,文不对文。明明项羽“乃欲东渡乌江”,却又在亭长等候献船时,突然转变态度。其根本是掩盖一个真实的形势:项羽逃跑到乌江,弃马不是因为要厮杀,而是欲过江不得不弃马(搞不好还是泅渡)。结果此时又被汉军追上,来不及逃跑,只得放弃东渡,厮杀之,最后被灌婴所部斩首。从来就没有乌江的前后脑残故事。前脚还有路人因憎恨项羽而不给其指明路,可见项羽是走投无路,狼狈逃亡,失尽人心的。

另外三个关键要素也足以说明这是个传说:一,这个亭长怎么知道误打误撞,连路都走失误的项羽会跑到他这里来?还泊船等待。要知道项羽是被误导一路溃败狼狈才走到这里的。二,一个亭长不干他的亭长,甚至不躲避战乱,干嘛在河边守着个破船?三,史记明言项羽在东城被灌婴所部斩杀,东城项羽继续溃败,在东城斩杀项羽后,灌婴旗下的五个骑将获得了封赏。至此战事在东城已然结束。至于所谓项羽在东城溃败于灌婴军后,仍有二十八骑(如此精确本身就不靠谱。而且这些人全死了,对话谁传出来的?),然后发展出后面的小说神吹故事,恰恰是塑造项羽英雄神话的集中式的狗尾续貂,以及圆满垓下歌那出故事的最大漏洞和破绽。估计应出自一人之手。

 

项羽并无后

虽然某些项氏族人虚荣心很强,又有强大的文人作品撑腰,但试图利用项羽为自己的身世博名气,就比较搞笑了。好比《汝南项氏宗谱》就捏造了项羽的几十代世系表,声称项羽不仅有后,还“子子孙孙无穷匮”。

而这一说法仅流传于安徽项氏宗亲联谊会和某些项氏族人中,谱文关于项羽生平简介虽与《项羽本纪》颇为契合,辞藻虽与班固《汉书·项籍传》一致,却反证了族谱抄袭附会史书的现象很普遍。其实汉朝要知道项羽有没有后很简单,只需问问投降汉朝的项氏宗族即可;最不济刘邦可以直接询问项伯。项羽有子女这么明显和重要的事,项伯总不至于毫不知情。

可笑的是,有人继续在项氏族谱的谎言上编织故事,利用子虚乌有的想象力考论出“项羽虞姬是结发正配夫妻”。由此可见族谱学一定程度上是虚荣心理的产物。

该谱文还煞有介事的说,项羽虞姬所生一子名“隆”,因“汉兴避居禹穴之山阴”。“禹穴”在绍兴市东南6公里的会稽山麓,据《墨子》、《史记》等记载,该处是古代治水英雄——禹的墓穴所在,附近有项里村和项王祠。但这与历史毫无干系。应系项氏某支后裔迁徙至此,进行的附会加工和捏造。

对于虚构家谱的虚荣心,南宋著名理学家、儒学大师朱熹亦未免俗。朱熹以经筵讲官提举浙东时,应好友项平甫之邀为撰《项氏重修宗谱》序,序中详细传述自周初而降项氏世系源流。事实上,社会杜撰修谱的风潮曾在唐宋达到顶峰,这类现象泛泛而见并不稀奇。却反而揭示了这种亲朋好友利用名气互相抬捧炒作的现象!可谓名流庸俗,贻笑大方。

40
Tags:传说 虞姬 责任编辑:鲁-刘思龙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请点图标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鸿门宴》——历史“异术”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产部备案编号: 粤ICP备14039164号
Powered by qibosoft V7.0 Code © 2003-2012 qibosoft .
站长:粤惠州刘爱民 联系方式:liuaimin@qq.com QQ:33567224 微信:elsanlau
Copyright © 2003-2015漢家劉氏网 & http://www.liu-home.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2003.01.01---2015.01.01=12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