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長專題 漢劉健康文化 進站必讀

TOP

作家明星效应与历史扭曲泛ip
2016-04-21 11:49:22 来源:汉家刘氏网 作者:刘思龙
】【繁体】【 】【浏览:534次 】【评论:0条】

众所周知,泛ip文化产业兴盛的今天,炒作任何文化,尤其是文学影视游戏作品都很轻松。一般来说是相互的就文学作品而言只要先在市场上投放写手,迎合某惯性观念,天马行空进行捏造和意淫,积攒了受众人气,然后藉由某个名人、大师出现进行一番“论证”、宣传和包装,便能产生一定的市场效应,最后吸引大老板砸钱搞投资,靠明星进一步包装上市即可。但你老是染指历史,染指楚汉史,试图歪曲历史,是何用意?前有某明月被鼓吹上天,创造了大量史盲和脑残粉丝群;有各种歪瓜裂枣的楚汉雷剧,时下的武神XX龙亦得此真传,这些雷剧的极速泛ip化,带来的巨大收益是可见但不透明的。在分红诱惑之下,投资人和老板们也都眼红了。所以窜出来个个都要造神、造英雄。故而,神话鼓吹韩信的专业户立马嚷嚷着我也要包装,我也要上市。意思明确,就是要模仿“前辈们”,践行“前辈们”的足迹。估计因为三国演义知名度太高,所以造神基本围绕汉代展开。在这点上,唐朝只能造出武则天这一个女神,假借汉朝之手则能造无数男神。像某明月无非是反历史审美,强行倒吹项羽的产物。这些市场化的造神者们,除了靠强大的宣传洗脑覆盖功力,凭添历史文化观念的误导,对人们看待历史,看待现实还有多少帮助我做一个设想,照这个市场发展膨胀下去,未来二十年内历史观就会被淡化,其特征是人人不顾歪曲和捏造,真假不分,是非不分,凭喜好去投资扯皮历史的形象需要、审美需要、观点需要,社会也不再讲历史观,而是争相议论那些被市场投资文化虚构鼓吹出来的历史偶像;再过二十年,各种历史人物都会成为某种文化需要下的各种偶像。80后的父母不会教育他们的孩子要如何如何尊重历史,因为他们父母这一辈人就是唯心的、愤青的、叛逆和颠覆理智的一代人,就是意淫文化的推手,就是创造这种市场的先锋。90后的父母更不会了。我曾看一个报道,说90后某个明星喜欢看老版三国演义,结果被其他90后嘲笑是老干部思维。可见90后对尊重原著、尊重历史只会更加不感冒。等00后掌控文化建设,估计中国的原生历史和原生历史观点,已经跟皮影戏一样早就濒临死亡了。再也没有人去关注历史、去研究历史、去相信历史了。历史彻底沦为市场化的工具和泛文化的附庸品。如今,人们先入为主的大肆吸收和需求这些文化垃圾,正是历史死亡的回光返照。

国家对此态度疲软。之前也说过,迎合市场化的这帮领导人,这届中国政府,早就成了文化建设的阉人,成了市场的奴隶。失去了指导权和主动权。共党在舆论爆炸的当下,连自身都难保,又如何有心力去保护文化建设。

据相关报道称:

“事实上,由于科幻文学起源于欧美,硬科幻小说普遍有浓郁的欧美风格,钱莉芳的《天意》,第一次让科幻有了东方风格。它颠覆了传统的科幻创作,不再是基于西方文明的现代或未来题材,而是基于中国历史文化的背景,为读者创造出“开挂”的东方古代英雄韩信。

《天意》的主角韩信,是一个非常迷人的东方式英雄人物,也就是刘慈欣所说的“中国版的超级英雄”,当年无数科幻迷,争相说韩信,说的就是《天意》里的韩信。 ”

可见,强行给韩信这种人“开挂”,一直中国人偏激历史观点的一种自我催眠和自我强奸。是一种利用文学创作的主观意识强迫。这种腔调玩的就是光脚不怕穿鞋的不要脸炒作。反正我是假的,我假我无敌。再利用西方超级英雄的话题和市场,所谓把韩信打造成“超级英雄”用意无非是强迫在身上制造原本毫无体现也毫无根据的终极优越和终极正义。这种强迫制造,会选择韩信,一是因为韩信起于民间,因反叛汉朝而被诛灭,且鼓吹韩信的不在少数,故而有一种大众化的惯性神话心理(与项羽代表贵族还不同)二是因为反政治需要、反政府需要、反封反帝的民粹意识需要(有学者则认为韩信被鼓吹是因为他代表虚假精英心理)。因此这种腔调的背景就是借助鼓吹韩信,否定历史的唯物创造性。强迫人民接受某种反政治、矮化刘邦、淡化汉朝功臣集团的个人英雄主义史观。打造**汉、反政府、分裂的历史中心论。利用社会上不要脸的鼓吹韩信的惯性偏激思维的促成下,借助悲剧市场渲染,和近现代某种被迫害思维热。从而硬性的把一些不适用于楚汉的潮流观点转移到楚汉时代,转嫁到韩信身上。无非就是要彻底扭曲楚汉史。这种扭曲,别说是对历史,对任何人的历史观,都是一种文化荼毒。

像这种把楚汉史强行塑造成反汉个人英雄主义的创造(被鼓吹的丝毫不符合历史客观的还只有项羽、韩信,而两者都与汉对立),在中国有一定积非成是的斗争观背景(具体参考文章《司马迁如何曲笔写刘邦》。这几乎成了市场唯心派不顾事实强迫制造这类文化商品天然保护伞,他们每每都可以借口传统,但传统产物的观念利弊他们根本不能分辨。这部鼓吹韩信的科幻作品《天意》不外乎是早埋下伏笔的定时炸弹只等科幻热来临,伺机引爆。科幻杂志十多年前还是边缘化的小众文化,不足以对大文化市场产生什么影响。这部作品也并不高明,在这部书里,司马迁称为“缺乏道义不谦让,争功狂妄,乃谋畔逆”的历史投机失败者韩信,被作者投怀送抱改造的不伦不类。丝毫不亚于韩信的狂热信徒。本来,这个作品只是借助科幻扭曲历史,制造历史话题,表达作者自己的某些观点。用在韩信这个早已被鼓吹成假大空的历史人物身上,不足为奇而且在中国,不架空作家似乎就写不太出来什么东西(尤其是女性作家,不拿某个朝代的某个宫廷某个男神意淫,简直活不下去)。如今,在提倡科学唯物发展观的今天,还炒作这么一个边缘化的历史名人,是否属于故意幼稚?故意肤浅?这种故意扮演幼稚,刻意歪曲历史的态度,又是跟谁学的?而这些市场ip的奸商们可从来不幼稚,他们与文化市场的利益总是挂钩的,必须满足和迎合大众具有偏激色彩的文化需要。如果不偏激,是赚不了文化钞票的。为此,他们连近代史和当代史都敢捏造,何况古代历史只要有某种文化观念的市场在,有某种历史惯性的意识在,他们就有利益可赚。故而瞄准鼓吹韩信的市场,光明正大强行包装上市,站在市场反历史化的利益上,进一步强行对历史、对作品本身进行改造、包装和推广。且不说韩信这样一个倒行逆施的历史投机者本不值得大肆市场化的鼓吹,如此兴师动众投资砸钱,借名人包装,太过于市侩。这是唯恐历史观不混乱?不矛盾?还是唯恐历史是人民创造的是刘邦创造的是汉朝政治集团创造的?

一切其实很简单,对刘邦的无知+对历史的肤浅+对项羽韩信的鼓吹惯性,以及某些历史观念的心理幼稚。本身已经构成了社会上的一种文学、影视和艺术的开发标准。他不需要跟你谈论什么历史,更遑论专业,基于此背书和捏造即可。

由此可见,近些时日被哄抬的不可一世的中国文学热作家热是怎么回事。无非是对改造观念,强行染指人民的思维、观点、审美和历史记忆的市场的一种包装。中国作家本身也代表了一种观点中心化崇拜。在这种崇拜下,作家如不涉及个人情结、情绪偏激和心理纠结,是很难有动力进行创作的(哪怕在功利心之下,这种个人唯心的动力也是创作关键)。他们同时又是在普世文化中植入这种“文学观点崇拜”的主力推手。西方投向中国的文化炸弹,未必是美国大片,而是中国文人本身。以打造中国的各种文学“世界观”文学“历史观”、文学“英雄”,来搅动中国的文化市场,服务于中国大众市场的某些观念信标,继而渗透到历史观、政治观、价值观领域。何须西方介入?力捧中国文人就能达到效果。加上中国最善于拿西方文化意淫自己的东西,岂不正是一种间接改造中国文化观念的跨国合作?

更搞笑的是,时至今日,包括三国演义在内的所有文学化、唯心化、意淫化的历史作品和文艺产物,都正在被理智的唯物史观所认清,一旦这个良好的趋势形成,会对文艺市场造成强烈的冲击。更会让那些曾鼓吹项羽、韩信之流的历史谎言制造者和历史倒吹者颜面尽失,立场尽。在这个趋势下,某些文化派系和此观念的拥簇们也急了,感到这样会失势,便干脆在文化市场的保护下,彻底跟历史绝交,彻底跟历史撕破脸,干脆不要脸的进一步颠覆、扯皮、捏造、歪曲下去。企图用泛市场化传播的海啸,吞没唯物史观及历史客观的声音。试图再次兴起一场市场泛文化暴力覆盖为背景的,以颠覆历史、捏造历史,干扰历史审美为目的的自由文革。这种基于市场化的历史“文革”在我看,近来是颇以汉史为兴致的,颇以歪曲刘邦为然的。所以突出韩信时不我待,包装韩信近在眼前,上市韩信过了这村没了这店。这也正是它引起我注意之处。

在这种刻意跟历史客观对着干的较劲热潮下,刘慈欣也必然被“利用”。刘慈欣在三体里有某种类似反历史反政治的情结。但这种类似情结用于文革史,他还能比较专业,思路比较清晰,比较有他在创作上所把握的切实底线。而一旦染指古代史,就未免无所顾忌毫无节操、胡乱捏造、颠倒嫁接了,根本不讲历史、不讲客观、不讲专业对不对口了。刚从国际舞台风风光光回到原位刘慈欣,他的形象从一个作家,成了一个泛科幻市场的代言人。开始泛泛的替科幻市场的各类货色帮腔,也让我觉得他如今更像是任何跟科幻沾边的文化市场的宣传傀儡。你譬如这个《天意》ip,其实就是披着科幻的皮开发历史文化的市场,是搅历史文化市场的局,拆楚汉史的台,以制造韩信的假历史和假文化为市场催化,间接扩大受众对相关历史的争议热度,已而炒作相关的产品。前后,跟科幻基本属于擦肩而过。所以报道也称:“在《三体》之前,最畅销的科幻小说就是钱莉芳的《天意》,是一部典型的“软科幻”小说,所谓软科幻,就是小说中对科学的依赖性不强,科学幻想主要是为情节和文学性服务的作品。”刘慈欣在这种所谓“软科幻”帮腔中的角色,似乎也显示出无奈的被强迫被簇拥的尴尬。试想,他该如何表态呢?他不能基于历史观、科学观,乃至纯粹的科幻主题,铁着脸表达说:“这样的作品既不是历史小说,也不是科幻作品,纯粹是歪曲历史的不伦不类产物”,他只能说:“科幻带给人想象力,我们需要科幻英雄,科幻都是好的,科幻塑造的都是苦大仇深,高大上的……”只不过,这些统统不依赖历史,永远都服务于作者个人的文化身价和意识形态。

这也让我觉得,是否是科幻市场太急功近利了点?有点在不着四六的胡乱拔高?是否科幻市场最后会跟历史商业市场合流,成为沆瀣一气的主流历史扭曲力。实在对这些扎进市场里不能自拔文化商人,他们的历史观、人性观、价值观以及科学观不感冒他们究竟是在写作的思维和技术上传道解惑者,是一帮所谓改造人类心灵导师,还是唯恐谎言不更猖獗历史观念不更扭曲历史立场不更混乱的文化功利主义者?一家之言的司马迁纵然是历史文学家,但毕竟还有大是大非的创作底线,今天这些人别说大是大非,是非不分都是常态。只要迎合某种文化意识的市场,明天习大大在火星上大战蝙蝠侠也不是不可能。

泛ip炒作韩信这样一个死了几千年的反动分裂失败者,其根本性的价值需求何在?简直是不要脸到极致的反历史炒冷饭产物。为将其英雄化,强暴历史观,扭曲其文化价值。韩信代表人民利益吗?韩信是为百姓或正义的目的反叛的吗?他又有何资格凌驾于忠臣义士,成为“超级英雄的候选人”?这种严重破坏历史是非底线的捏造“英雄”,是一种赤裸裸的迎合市场化的恶心人。

可笑的是,这种弱智和低级的文化刺激市场诱惑,往往还能煽动最多的人吸食。这是因为中国太去历史化、去自我化了。逆向文化太猖獗,让人们都觉得历史跟自己无关,跟这个民族无关,跟这个国家无关,更跟这个当下的社会无关。故而也就对历史的歪曲和捏造麻木了。而独立观点的死亡,唯物史观的疲软,理智的混沌,也恰恰是因为意淫成了随波逐流的市场暴力,甚至强迫推销和购买。社会越是产生这种强迫式的、暴力推销式的垃圾文化,历史文化的肌体、精神文明的机理也就越不健康。最终唯心意淫成为积非成是的文化市场毒瘤。被寄生者自然是病态的,跟现实越来越矛盾对立,最后产生反现实思维,继而扩展到反历史现实的潜在历史观分裂。正是这些染”历史颠覆者,这些哗众取宠的历史伪造者,这些打造悲剧却反而害人匪浅的矛盾挑唆者。让不少人迅速疲劳厌恶了,开始从他们那假大空且无耻思想泥潭中挣脱出来。

理智、客观的认清历史问题,不受某些强迫推广和文化强奸的感染,并不是要对这些意淫的东西眼不见为净。只需要在接触这些“传染源”之前,提前注射“抗体”即可。不仅要阅读历史原著,而且要去伪存真,秉持“尽信书不如无书”的辩证分析和科学思考,在不歪曲大是大非的前提下,科学、客观的对待历史发展的轨迹。即尊重历史存在,又敢于对似真实伪的历史造神论说不:

揭秘背水之战

蒯通考疑

李左车考疑

18
Tags:作家 明星 效应 历史 扭曲 责任编辑:鲁-刘思龙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请点图标
上一篇姓名商机应尊重姓氏 下一篇腾讯脑残游戏黑化刘邦上瘾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产部备案编号: 粤ICP备14039164号
Powered by qibosoft V7.0 Code © 2003-2012 qibosoft .
站长:粤惠州刘爱民 联系方式:liuaimin@qq.com QQ:33567224 微信:elsanlau
Copyright © 2003-2015漢家劉氏网 & http://www.liu-home.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2003.01.01---2015.01.01=12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