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7876阅读
  • 19回复

【明清先贤】大明军师刘伯温传奇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3520
铜币
22144
威望
1635
贡献值
69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0-09-05
— 本帖被 鲁-刘思龙 从 刘氏新闻 移动到本区(2013-05-04) —
  目录
第一章 楔子 第二章 麟儿降生
第三章 少年闯祸 第四章 入山学艺
第五章 北峰遇险 第六章 古洞奇缘
第七章 艺成下山 第八章 一见如故
第九章 天下大势 第十章 黄山大会
第十一章 初见伊人 第十二章 易钗而弁
第十三章 小丑侯七 第十四章 意料之外
第十五章 变生莫测 第十六章 劫后余生
第十七章 风声鹤唳 第十八章 背信弃义
第十九章 擒贼擒王
ZYA(Bg^  
@>Keu\)  
                   资料出自:中国文成刘基网  更新时间:2005-1-28 16:48:00 `9ox?|iJ  
K288&D|1WU  
0REWbcxd"  
e@OA>  
k 3 l  
HhvG#Sam!  
汉家刘氏网站长是也,祖居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新庵嶂下围,现居广东惠州惠阳淡水。
源明公第156世,邦公第82世,开七公第23世,广东惠州嶂下麦地刘氏(八房长),肇基祖为第十一世祖尚义公。

发帖
3520
铜币
22144
威望
1635
贡献值
69
只看该作者 NO1  发表于: 2010-09-05
        第一章 楔子 dAr)%RZ  
  元朝初年,元世祖忽必烈率军南下,进据杭州,遂使赵宋失权,有几个忠老臣,扶着宋室之后南遁,也仅是个苟残延喘而已,成不了大事,最后终于为元室所灭。且说福州城瞿溪镇里有一无赖,姓林名融,也些须认得几个字,看过几本戏文,那戏文里有一折即是陈涉起义,那陈胜在戏中唱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于是突发奇想,陈胜尚能为王,难道我就不可以吗?于是招聚了一班无赖,假托是救扶宋室,趁机侵掠乡里。跳虫小丑,岂能成事,不日即为元军扑得灰飞烟灭。他这一死,可是害苦了睢阳镇的老百姓,元室以鞑奴之种初定天下,最忌汉人不服,见林融起事,即穷究余党,老百姓哪有个不怕死的,于是为了自己得脱干系,纷纷昧着良心指证他人是贼党。你诬我告,最后弄得一个睢阳镇十之八九成了贼党。 ^mueFw}\  
  自古造反是诛连九族之罪,于是元室即着差人到睢阳镇,一来缉捕贼党,二来调合镇人众之户籍,以为佐证。且说这睢阳镇上有一刘姓人家,乃是当地大户,户主刘濠,为人急公好善,在乡里素有令名,因此未被卷入贼党,那钦差之人到睢阳后即留住他家,刘濠见乡人为求活命,竟相互攀告,最后弄得在家一起遭罪,心甚悯之,便有意为乡人开脱,但反逆之罪却是无人能予包庇的,最后他万般无奈之下,想出一条绝户之计,他待钦差将户籍收齐放在他家之时,竟一把火烧了自己的产业,于是户籍全灭,坐罪没了证据,官府也无可奈何,只能将在押之人一放了之。官府万料不到刘濠为了救合镇之人竟舍得将自己偌大的家业付之一炬,因此也不疑有他。 U`8 |9v  
        这刘濠自烧家产之后,也怕事情败露,于是举家迁至青田南田(现位于温州文成县境内),一日,一风水先生从刘宅经过,对刘濠道,看刘公面上有阴骘之色,必曾活人无数,阴功无量,刘公之子孙必有发达者,当位至王侯之尊。言毕飘然而去。 D2</^]3Su  
i*CQor6|z  
=6L*!JP<  
汉家刘氏网站长是也,祖居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新庵嶂下围,现居广东惠州惠阳淡水。
源明公第156世,邦公第82世,开七公第23世,广东惠州嶂下麦地刘氏(八房长),肇基祖为第十一世祖尚义公。

发帖
3520
铜币
22144
威望
1635
贡献值
69
只看该作者 NO2  发表于: 2010-09-05
第二章 麟儿降生
  且说刘家自祖上刘濠因自烧祖业迁居青田南田(现位于温州文成县境内)后,便以耕读为务,不事科举,三代之下便出了个刘熵,学业精深,为青田之名儒,但令人感到不如意的是,妻子娶进门都二十多年了还是没有生子,刘夫人很着急,屡次对刘熵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恐怕是不能生育了,你还是多纳几个小妾吧。但刘熵总是说,我刘家历代都积德行善,从来没做过对不起别人的事,如果老天真要让我绝后,那也是没办法的事,纳妾的话你再也不要提起了。 |',M_ e]  
  刘夫人见刘熵这样说,也无可奈何,唯有每日烧香拜佛,求菩萨保佑,不要让刘家绝了香火,这一日,刘夫人又要去南山寺进香,刘熵劝道: P<%v +O  
  “夫人,这生孩子的事,菩萨如何管得,若菩萨也能管生孩子,那也不是菩萨了。” iv:,fkwG  
  刘夫人急道:“老爷休得胡说,得罪了菩萨是要遭罪的。” X*pZNz&E  
  刘熵是儒学名家,如何信她这些鬼神之事,但他见夫人日日进香,也是为刘家后代祈福,便有些感动,心中突发奇想,便笑对夫人道: 7\IL  
  “也罢,我今日也同你一起去上香,看这菩萨到底是真的呢还是假的。” VmN}FMGN  
  夫人喜道:“我早有此意,只是见你素来不信这个,怕违了你的意思,既然你今天愿同去,天可怜见的,说不定菩萨就让我们遂了心愿。” b,#`n  
  这南山寺虽是小寺,但香火却很盛,据说是因为菩萨肯显灵的原因。刘夫人是经常来上香的,善缘薄上也是以刘夫人的名字居多,所以主持一见刘夫人便迎了出来,见刘熵也随同来进香,便稽首道: gU l1CH&  
  “阿弥陀佛,刘施主能来敝寺进香,真让敝寺添光不少。” WgE@89  
  “哪里,哪里,我是有求于佛啊,哈哈!”刘熵笑道。 C<_ Urnmn  
  “阿弥陀佛,有佛心必为我佛所怜,心诚则灵,刘施主请吧!”主持合什道。 jm+ V$YBP  
  刘熵与夫人刚进寺庙,突然间韦陀像从佛座上跌落下来。 (tepmcf  
  主持忙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恭喜刘施主。” d9O:,DKf  
  刘熵奇道:“何事可喜?” ]?[zx'|  
  “阿弥陀佛,天机不可泄露,刘施主请回吧!”说完主持便一边默诵着佛咒,一边走进禅房去了。 ?RHn @$g8M  
  刘熵弄得一头雾水,见主持走了,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领着众人往家里走。这日,刘熵正在书房读经书,忽见夫人满面笑容走进来,忙道:“夫人可是有事?” lM>.@:  
  夫人走近他身边,附耳道:“妾身有孕了。” rwy+~  
  “啊?真的?”刘熵不禁大喜,一把将夫人搂在怀里道,“我说天不绝我刘氏,真是苍天有眼啊!” /vHYM S  
  夫妻二人不由相抱而泣,自二人结为夫妻以来,相敬如宾,夫唱妇随,真是其乐融融,唯是未能生子一事成为二人的心结,今日壮志得酬,真是人间最快活的事了,忙叮嘱夫人要好好将养,夫人自是省得。自此之后,刘熵便日日等待儿子降生,眼看夫人肚皮一日大似一日,不由心中暗喜,哪知十月已过,夫人却全无待产的迹象,把个刘熵急得到处找医生给夫人切脉,生怕有甚不测,所幸众医皆言,夫人无事,肚中的小儿也正常,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5  
  这刘夫人足足孕满十二个月,方才产下一子,这小儿临产之时空中隐隐有仙乐之声,产下以后满室异香,萦萦绕绕,三日不绝。三日之后是洗儿之礼,那小儿却是啼哭不止,任人想尽办法,也无可奈何。正在这时,家人报门外有一道人求见,刘熵正满心的不耐烦,便道:“打发他些钱粮,不见。” xcst<=  
  却见一长须飘飘的老道自顾走进来,向刘熵笑道:“你不见我,我却要见你呢。”  KyTuF   
  刘熵细一打量,只见他白眉入鬓,仙风道骨,知道大有来历,忙道:“不是刘熵无礼,只为小儿啼哭不止,心烦而已。” Z a! gbt  
  道人笑道:“我已尽知,正为此而来。” nE_Cuc>K\  
  说完便从夫人手中接过孩子,口有念念有辞道:“文能定国,武能安邦,功德圆满,入我门墙。” kd yAl,  
  说也奇怪,那道人刚一念完,那小孩立刻不哭了,张开嘴冲着老道人咧嘴一笑,老道人转头对刘熵道:“孩子可曾定名?” zX98c  
  刘熵忙道:“尚未定名,正在斟酌。” }MP>]8Aq  
  “那就叫刘基吧,”老道人笑道,“是刘氏之基,也是万民之基,哈哈!” qe<Hfp/p  
  “那就请道爷一并赐个号吧?”刘熵道。 P1MvtI4gm  
  “也好,”老道人笑道,“此子怀胎十二月方生,又是刘家长子,长者为伯,慢者为温,就叫伯温吧,哈哈!” vB.l0!c\e_  
  老道人又道:“贫道此来还要向刘施主化个善缘。” msiu8E  
  “不知道爷香观何处,刘熵这就着人将功德银送去。”刘熵忙道。 "tUwo(K[  
  “贫道此来,一不化钱,二不化粮,就化刘基做个记名弟子。”老道人笑道。 uAUp5XP|Z  
  “这……”刘熵迟疑道,“小儿如此年幼,恐怕……” 28a$NP\KW  
  “施主误会了,”老道人笑道,“我此刻并不带他走,他日有缘,我自会与他相见。” >TY6O.]  
  “这有何不可,”刘熵大喜道,“请问道爷香观何处,刘熵也好着人常送些香火钱。” zEj#arSE4  
  “修道华山几重数,御号希夷古来疏,参透功名皆是祸,踏破三关游神州。”老道人一边高声吟唱,一边竟自出门去了。 qw<HY$3=  
  刘熵还想问个究竟,忙追出门去,却哪里还有老道人的踪影? TN\|fzj  
\|.7-X  
  L_Q S0_1  
汉家刘氏网站长是也,祖居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新庵嶂下围,现居广东惠州惠阳淡水。
源明公第156世,邦公第82世,开七公第23世,广东惠州嶂下麦地刘氏(八房长),肇基祖为第十一世祖尚义公。

发帖
3520
铜币
22144
威望
1635
贡献值
69
只看该作者 NO3  发表于: 2010-09-05
第三章 少年闯祸
  却说刘府自刘基出生后,真是喜从天降,刘夫人自产下刘基七日,便要刘熵陪着去南山寺还愿,说是佛菩萨有眼,刘熵扭不过她,只好一同去了,那小儿刘基煞也奇怪,一进庙门便对着那韦陀像咧嘴而笑,弄得众人莫名其妙,主持看了看刘基,便双手合十道:“此子日后贵不可言,此皆令祖福德所至。” [U/(<?F{(  
  刘熵调笑道:“什么贵不可言?还能做皇上不成?” p< "3&HA  
  主持忙合十道:“阿弥陀佛,施主不可胡言,免增令郎之罪孽。” cLVeT  
  刘熵却不知因自己一句笑话,便损了刘基若干功德,日后令刘基差点招来杀身之祸,这且按下不表。 GH1"xR4!  
  且说刘熵四十得子,真是将他视为掌上明珠,自已虽有学名,但深恐有误儿子学业,在刘基三岁时便延请当世大儒郑复初做他的启蒙之师,郑复初授书未及两月,便私下对刘熵道:“此子过目不忘,触类旁通,此乃天授,非人力所能为也,他日定非池中之物。” fw6UhG  
  那刘基长到五岁,在当地已有神童之名,刘熵暗思道:自古因少年多才而骄,长成后一事无成者多有人在,刘基小儿年方五岁,人皆以神童誉之,这对他说来可不是好事啊。于是便经常想些方法打击他,挫灭他些锐气。经此一来,刘基的学问便渐渐由外华转为内实,扎扎实实大文学修为上打下了基础。但有一样,刘基学问虽好,但并不象其他的好学生一样老老实实,他生性好动,在学习之余,便爱舞刀弄枪,刘熵虽屡屡禁他,奈何他总有办法让自己的想法得逞,后来也只得由他去了。 Q[F}r`  
  转眼之间,刘基已长到十岁。这一日,他正与一班朋友在河边玩耍,玩得累了,便一齐跳到河中嬉戏,这时,岸边走来两个身穿绣袍的小孩,对他们吼道:“这是我家的河水,谁让你们在里面洗澡了?”  rl2&^N  
  众人往岸上一看,见是镇中王老财家的儿子,王老财是县台爷的小舅子,所以这王老财平素便是个渔肉乡里的货色,镇里人都恨他入骨,便一齐笑道:“是你家的河水,那你搬家里去哈。” ??60,m:]  
  那王老财的两个儿子一个叫王龙,一个叫王虎,都是在家当小少爷当惯了的,根本瞧不起镇里的这些小孩,他俩管镇里这些小孩叫小杂种,王龙见小孩们都取笑于他,不由大怒道:“你们这些小杂种,敢取笑本少爷。” kn"(mJe$  
  他一把抓起岸上小孩们脱下的衣服,全部丢在水中,然后恨恨地骂道:“小杂种,我叫你们笑,我叫你闪笑。” ::FS/Y]Fg  
  孩子们见他俩动粗,不由心中十分气愤,几个孩子忙去水中追浮在水面的衣服,有两个孩子却气不过,爬上岸来,赤着身子就向王龙冲过去,哪知五龙王虎年纪虽小,却是学过功夫的,当下王龙往旁边一闪,王虎叭叭在后面就是两拳,立刻将两个孩子打得趴在地上。水中的孩子都看得呆了,只听王龙得意的狂笑道:“小杂种,来呀,不怕死地就来呀!” PjA6Ji;Hu  
  说完顺势又在两个小孩的屁股上踢了两脚,白白的屁股上立刻就有了两个又黑又红的印子。 I/gjenUK  
  “你别欺人太盛。”水中的孩子们喊道。 l 'DsZ9y@2  
  “就是要欺人太盛,你们能怎么样?”说完,又在白白的屁股上各添了两个脚印。 %wcSM~w  
  “我们跟你拼了,”水中的孩子们发一声喊,一齐向王龙冲过去,但他们哪里是王龙王虎的对手,片刻间,便一起噼哩叭啦全倒在了王龙和王虎的脚下,刘基因幼禀父训,虽是舞刀弄枪,却从不敢和人打架,此刻正站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哪知王龙却冷冷一笑道:“小刘杂种,怎么啦,不敢和本少爷打吗?” R218(8S  
  刘基怒道:“谁要和你打?” &`0/CV  
  王龙狂笑道:“刘熵是个懦夫,生个儿子是个杂种。” 4lhw3,5  
  刘基听他辱及父亲,不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从地上抓起一块石头,猛地向王龙头上砸去,王龙没料到他说打就打,一个躲闪不及,石头早已砸在头顶之上,王龙“妈呀”大叫一声,便直挺挺地倒在地上,头上鲜血汩汩流出,这下变故突生,众人都吓得大叫起来,胆小的开始哭起来,刘基也没料到这一下就打中了,不禁呆在那里。王虎摇了摇王龙的身子,见他一动不动,便哇地一声大哭起来,一边跑一边喊:“刘基杀人了,刘基把我哥哥打死了。” '52~$z#m  
  刘基听他这样一喊,也慌了神,上前摸了摸王龙的鼻息,发现出气多进气少,知道这下闯了大祸,转身便跑,一个平时和他玩得最好的,叫小秃子的忙问道:“你去哪里?” )9l^O  
  “我杀了人,怕是要抵命的,我去后山躲一躲。”刘基道。 J:&[ 59  
  “你饿了就去我俩斗蟋蟀的那个山洞,我偷偷将饭端出来送给你。”小秃子哭道。 ] e. JNo  
  “好,你小心点,别让人发现了。”刘基叮嘱道。 2MZCw^s>  
  “嗯”小秃子抹了把鼻涕应道。 w2_bd7Wp<  
  于是刘基撒腿往后山便跑,其他的孩子早就一哄之下跑散了。再说王虎哭哭啼啼地往家中跑,一回家便如此这般告诉他爹王老财。王老财一听大惊,忙带人去找大儿子王龙,众人到河边一看,王龙躲在河边,头上还在冒血呢,王老财忙命医生抢救,医生将血止住,然后把了把脉道:“王公,性命是不妨的,只怕有后遗症。” dT,o=8fg  
  王老财咬牙切齿道:“这个刘熵,居然敢纵子行凶,我和你没完。” 7i&:DePM'q  
  王老财一边命人抬上王龙去家休息,一边对随从道:“来人哪,与我一起到刘家问他个纵子行凶之罪。” jReXyRmo({  
  于是一行人气势汹汹地向刘府跑去,刘熵尚不知儿子在外坏了事,正在府中摇头晃脑读书呢。 听得有人在外喧嚷,忙走出门察看,王老财见刘熵出来,怒喝道:“快把你儿子交出来,你纵子行凶,我要叫县太爷治你的罪。” u#}[ZoI  
  刘熵一听忙道:“小儿出去玩耍,至今未归,不知他犯了何事?” F 8B#}%JE  
  王老财冷冷一笑道:“你还装作不知道,嗯。” ,U(1NK8o  
  刘熵忙道:“我的是不知。” yR(x+ Gs{]  
  王老财见刘熵不象装假,便添酸加油地将经过说了一遍,并说儿子王龙至今未醒,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便要刘基抵命。刘熵这一下也慌了神,忙着人四处去寻刘基,却哪里寻得着? a!O0,y  
5^^XQ?"  
  p<M\U"5Ye  
汉家刘氏网站长是也,祖居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新庵嶂下围,现居广东惠州惠阳淡水。
源明公第156世,邦公第82世,开七公第23世,广东惠州嶂下麦地刘氏(八房长),肇基祖为第十一世祖尚义公。

发帖
3520
铜币
22144
威望
1635
贡献值
69
只看该作者 NO4  发表于: 2010-09-05
第四章 入山学艺
  却说刘基跑入后山,藏在树林中,一动不敢动,慢慢天黑下来,他又冷又饿,他在家中,众人都把他当明珠一般,几曾受过这种苦来?再想自己此时未归,爹娘定是担心不已,想到这里,他不由深悔自己行事鲁莽,有负师父平时的教诲,但此时事已做了,便也无可奈何了。他突然想起从河边跑开时,小秃子曾说要送饭给他的,于是他小心翼翼地向山洞摸去,快到洞口时,他向四周看了看,似乎没人,于是他径直向洞中走去,刚到洞口,猛地从里面亮起许多火把,照得他睁不开眼来,只听为首之人哈哈大笑道:“怎么样?我说这小子会来吧!” (pv+c,  
  刘基睁眼一看,为首之人正是王老财,小秃子正被他象老鹰抓小鸡一样抓在手中呢。小秃子哭道:“是我不好,他们一直跟着我,我都没看见。” s T}. v*  
  王老财在小秃子的屁股上狠狠地踢了两脚道:“小兔崽子,你还敢给他送饭,我叫你送,我叫你送。” Z$/xy"  
  一边说一边使劲地揪着小秃子的胳膊,小秃子痛得哇哇大叫,刘基定了定神道:“一人做事一人当,人是我杀的,与他无干,你放了他,我跟你走。” CEX " D`  
  “哼,就怕你不认呢。”说着,将小秃子猛地向地上一扔,摔得他哀声大哭,刘基忙上前扶住他道:“你快回去吧,是我连累你了。” AP'*Nh@Ik(  
  王老财上前一把揪住刘基的胳膊,狞笑道:“老子这回看你还往哪里跑。” )b)-ZS7  
  说着,向众人一挥手,拖着刘基就向王老财的家中走去。这边小秃子忙去给刘府报信。王老财一边走一边折磨着刘基,但刘基忍住痛,死也不吭一声,王老财狞笑道:“还是个硬骨头,老子今天让你死不成,活不成。” old(i:2  
  王老财提着刘基刚到家门口,突见一老道人拦住他笑道:“无量天尊,施主可肯结个善缘?” g/CSG IIT  
  王老财冷哼道:“本老爷今天心情不好,你快滚吧!” 0jy2H2  
  “无量天尊,这个善缘只怕施主今天非结不可呢。”老道人依旧拦住王老财笑道。 VY |_d k  
  “给我打,”王老财大吼一声,对随从道,“打死这个臭老道。” 1v.c 6~  
  随从们听得主人一声令下,早已似饿狼一般向老道人扑过去,老道人微微一笑道:“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u[emv$  
  说着,轻轻挥挥了手中的拂尘,只见那一众随似是几片树叶一般,竟随着拂尘的去势,摔得七零八落,一个个躲在地上,啃哟啃哟直叫唤,王老财以为自已看花了眼,忙揉了揉眼,没错,随从们全都躲地上了,他如见鬼魅,指着老道人道:“你,你会妖术?” a7r%X -  
  “施主现在肯结这个善缘了吗?”老道人笑道。 p@xf^[50k  
  “你,你要干什么?”王老财吓得倒退一步。 2mVD_ s[`  
  “放下你手中的孩子。”老道人仍然是笑嘻嘻地道。 < $J>9k  
  “他,他杀了我儿子。”王老财嘶声道。 J8uLJ  
  “谁杀了你儿子?”老道人笑道,“你儿子不是好好的在那儿吗?” J:CXW%\ <q  
  王老财往屋内一看,这不,王龙和王虎正躲在门后向这边张望呢。他大吃一惊,忙向王龙喊道:“龙儿,你真的好了?” +6HVhoxU#  
  “是,刚才这位道爷给我吃了一丸药,还给我揉了几下,我就好了。”王龙惴惴道。 #`CA8!j!!  
  “这个,这个”王老财吱唔道。 $rv8K j+  
  正在这时,刘熵夫妇二人都赶了过来,见王老财抓着刘基,忙问道:“孩儿,你没事吧?” &"f";  
  一转头,看见老道人,不由怔道:“这位道长,你不是基儿的师父吗?怎么今天到这儿来了?” 3!XjtVhK?I  
  老道人笑道:“我不是说过,有缘之时,我自会来和他相见吗?今日即是有缘,此去十年,他便要随贫道吃些苦了。” Dz>^IMsY  
  “什么?你今日便要带他走?”刘夫人大惊道。 p>RNPrT  
  “正是。”老道人肃容道。 x$5) ^ud?  
  “可是,可是”夫人急道。 e6@=wnoX u  
  “施主何须执着,十年之期,如过眼烟云,来即是去,去即是来。”他转头冲王老财一招手,王老财便乖乖地让刘基向他走过来。 qE&v ;  
  “你可愿随贫道去山中吃苦?”老道人对刘基和颜道。 WIC/AL'  
  刘基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正在悲哭的母亲,再看了看仙风道骨的老道人,然后毅然点了点头道:“弟子愿意。” 6& e3Nt  
  “好,好,”老道人笑道,“你拜别你的父母吧!” >7lx=T x  
  “是,”刘基应道,走到父亲身边道,“爹,你自己保重身体,孩儿一定学大本事回来,不给你丢脸。” `q}I"iS  
  又走到母亲身边,替母亲擦了擦眼泪道:“娘,孩儿去了。” IHam4$~-  
  刘夫人一把搂住他道:“叫为娘的怎么舍得?” ZZ2vvtlyG  
  刘基见娘哭得伤心,想了想,附在刘夫人的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刘夫人破泣为笑道:“你这鬼孩子,好,你去吧!记住别惹师父生气。” }Lc-7[/  
  老道人将刘基负在肩上,大喝一声:“痴儿,去吧!” sF!($k;!  
  众人只见眼前人影一晃,转眼便没了老道人和刘基的踪影。刘熵夫妇见儿子随老道而去,心中自是不舍,刘夫人更是珠泪涟涟,这些儿女之情表过不提。单说刘基伏在老道人背上,如腾云架雾一般,耳边风声呼呼,两边的山尖儿一色哗啦啦往后便倒,刘基开始还有些害怕,过了一会儿便适应了,于是在老道人耳边轻轻吹着气道:“师父,这个是仙法儿么?” UK595n;P  
  老道人笑道:“不是什么仙法儿,乃是缩地成寸的轻功。” 6G1@smP  
  刘基忙道:“这轻功我能学么?” d"}k! 0m  
  老道人笑道:“这要看你的造化了。” e@Fo^#ImDx  
  刘基心中暗暗给自己鼓劲:我一定要把这法儿学到手,那我回家看娘可就快了。他哪里知道,这门绝世功夫除了技巧之外,还要数百年的内功做为根基,方能小有所成,能练成这缩地成寸功夫的,便算得是个陆地神仙。且说那老道人带着刘基一路行来,过长江,渡黄河,未满一日功夫,便将他负至华山之巅。这华山号为西岳,地势险峻异常,俗话说:自古华山一条道。此山无论上下,都只有唯一的一条路可通,若是此路有人把守,那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关于这华山,人们还有一个传说:据说是大禹治水之时,由巨灵神在前开路,当他把水引出龙门,开到潼关之时,却被两座大山挡住了水路,这两座大山一座是中条山,一座便是华山,这巨灵神当时便想从两山之中分出一条水路,于是他两手紧紧抓住华山之顶,用脚使劲蹬中条山之根,这下倒好,中条山是让他蹬开了,黄河也顺利地从他蹬开的缺口中流过去了,但是由于他又手用力过猛,却生生地将华山掰裂,成了一高一低的两座,这便是现在的太华山和少华山,一般说的华山即指太华山。 Rp.Sj{<2  
  老道人将刘基负至华山之巅,在一座山洞前停下,刘基从道人肩头下得地来,仔细打量那山洞,真是好一座山洞,白云缭绕,仙香四溢,顶头刻着几个大字“希夷洞”,真真是一个养真修道的好所在。道人指着洞顶的字笑嘻嘻地对刘基道:“这便是我的道号了,别让人以后问你师父是何人,你连名号也答不上来。” *w^C"^*  
  刘基奇道:“史书上记载,这希夷道人乃是宋朝初年的陈抟老祖所用,莫非师父与他道号相同么?” B:5Rr}eY+  
  老道人哈哈大笑道:“我便是陈抟了,这道号还是宋太祖赵匡胤所赐呢?” ah+~y,Gl  
  刘基奇道:“书上不是说你早已去世了么?” ]RPs|R?  
  陈抟老祖哈哈大笑道:“那都是哄那些愚人的,他们哪里知道我们道家的妙处,只要修得腹中有了真丹,便是不生不灭,与天地同寿的真仙了。” 1C< uz29  
  刘基道:“那如此说来,书上说的都不是真的了?” (!ZM{Js%  
  陈抟老祖笑道:“儒家学说迂腐不堪,但孟子有一句话还是说得不错的,那便是尽信书则不如无书。不要说我陈抟没死,就是春秋时的鬼谷子,汉时的张良,三国时的诸葛亮,也都活着,只是他们已不理这俗世之事,凡人不能一见罢了。” S|SV$_ (  
  刘基羡慕道:“那我也要象他们一样,做个不死不灭的活神仙。” `z{%(_+[  
  陈抟笑道:“你以为修仙是恁般容易?要成仙不但要修行到,还要功德到,鬼谷子因为教出了苏秦、张仪两个好学生,止了人世间近百年的杀伐,所以得道,张良因为辅佐刘邦建立汉室,有无量功德,所以得道,诸葛亮却因为对汉朝继室刘备忠心耿耿,成就了三分天下的霸业,方才得道,我陈抟修行数百年,只所以还未能白日飞升,便是因为功德不够。” pf1BN@ t  
  刘基笑道:“师父,你恁般厉害,也去辅佐个皇帝哈!” o|>'h$  
  陈抟老祖道:“这份数都是天定的,岂是人所能左右的?不过教过你这个弟子,为师离白日飞升之时已不远矣,哈哈哈!” 3kw,(-'1  
  刘基奇道:“这却怎讲?” XG}C+;4Aw  
  陈抟老祖笑道:“天机不可泄漏,不枉我陈抟潜心苦修数百年,终于有得成正果之时,哈哈!” C<NLE-  
GGNvu )"  
  4]yOF_8h  
汉家刘氏网站长是也,祖居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新庵嶂下围,现居广东惠州惠阳淡水。
源明公第156世,邦公第82世,开七公第23世,广东惠州嶂下麦地刘氏(八房长),肇基祖为第十一世祖尚义公。

发帖
3520
铜币
22144
威望
1635
贡献值
69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0-09-05
第五章 北峰遇险
  却说刘基自随陈抟来至华山希夷洞后,便在师父的督责之下,发奋修文习武,陈抟乃是道家练气之士,这道家练气讲究修身养性,观照开慧,当诸般神通开化时,便能前知往事,后知未来,便是俗世间所说的能掐会算。这陈抟的丹道又另有一宗独特之处,以嘘哈唏咦吐咝六字,涤尽体内的废气,培育心中阴阳二气,阴者即是坎水,阳者即是离火,到最后,坎水上升于心,离火下降于腹,便是水火既济,腹内便可结成内丹,这内丹即是道家的真药,内丹结成之后,在腹中的丹鼎之内日日以后天阴阳之气浇化,如此这般,便是道家的所谓丹道。道家练丹,先要筑基,这筑基便是俗世中的吐纳功夫,即是武林中所谓的内功,刘基现在所学的正是玄门正宗内功心法“玄一开慧”神功。 W8ouO+wK  
  时光飞逝,转眼间,刘基已在华山之巅呆了六个年头,十六岁的他不但长得玉树临风,而且在行动之间,已隐隐有一股气势,令人不敢逼视,这其间,他白日习武,晚间修文,早晚之间便练习师父教的吐纳功夫,现在他只要稍一运气,便觉腹间有一股暖暖的真气缓缓升起,如同有形之物一般,只要意念动处,那团真气便随意而至,似乎欲脱体而出。他听师父说,这玄一开慧神功要经过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无气至有气,即所谓一念气生;第二阶段是将体内真气慢慢聚成一团,让他如同有形之物一般,能随意动转,即所谓,聚气成形;第三阶段是要让体内的真气融入四肢百骸,复归于无形,使用内功时全凭意念发动,即所谓的练气还虚。他知道自己现在已经达到了第二阶段,但这第三阶段的功夫却除了苦练之外,还要靠自己的顿悟,若是悟不出,便是一辈子也修不到。 s$cK(S#  
  这一日,他尊照师父的吩咐,到华山的北峰,去采集些吃的,这些年来,他慢慢跟师父一样,很少吃世间的五谷杂粮,而是经常以黄精,山药,首乌等药物为食,偶尔也采些山果。记得首次出来采食时,自己跌跌撞撞,弄得遍体是伤,如今在这险峻的华山之巅,却如履平地,来去自如,他不由深深感谢师父对自己的厚赐。他在峰上随手挖了些首乌山药之类,突然发现崖下的石壁中有一树鲜果,红通通煞是可爱,他想,好久没给师父找点新鲜东西吃了,崖下的这树果子看来鲜嫩可口,应该弄来孝敬师父,可是这悬崖实在是太高了,普通人在上面看一看只怕就会晕过去,而那果子却长在半山崖,煞是不易弄到手。 znxnL,-  
  他站在崖边仔细看了看,发现离果树的附近,有一块突出的岩石,如果能踩在那块岩石上,果子就到手了,于是他找了些山藤,一头缚在自己腰上,一头绑在山顶的一棵大树上,然后从崖上缓缓地坠落。眼看离那岩石越来越近了,这时只听“咯嘣”一声,山藤断了,原来那山藤有一处地方曾让虫子咬过,有个伤痕,慢慢便长成了一个藤节,如今那藤节在崖壁上突着,受力便比别处多些,又因刘基下坠时不断摇晃,慢慢便受不住了,终于从藤节处断开来。 [<%H>S1  
  山藤这一断开,下落之势便非同小可,刘基见落势加剧,知道山藤断了,虽然着急,但心中还不曾慌乱,眼见那岩石将近,忙伸手往崖上一点,想止住跌势,再顺势落在岩石上,哪知那落势实在太剧烈,他那一撑之力,办缓得一缓,便又继续下落,他拼尽全力,脚尖向岩石上点去,然后伸出右手抓住果树,眼看便要停住了,却不料那果树因受了他下落时的一抓之力,“咔嚓”一声齐根断落,于是刘基便又随势下落,他想:这下完了。看着身下的无尽悬崖,他干脆泄去全身劲力,心中无思无虑,就如婴儿初生一般。 V!lZ\)  
  谁知他这一转念,便觉灵台空明,全身若飘在空中的一片落叶一般,竟能随势而动。原来在刚才山藤断时,他为了活命,使尽全力去踩岩抓树,也就激发了身体中的全部潜能,尔后果树折断,他绝望之下,泄去全身劲力,无思无虑,却暗合了道家柔如婴儿的练丹密诀,如此一来,他在瞬间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就在这个过程中,他所修练的玄一开慧神功已是突破了第三层。此时刘基尚不知自己的功夫有了石破天惊的变化,下落之势还在继续,他也无瑕去想其他的事,只是他有些奇怪,似乎他只要想往左边一点,身体似乎就往左边挪动一点,他想往右边一点,身体似乎就往右边挪动一点。但他如果想停住身子,却只能让下落之势减缓一些,然后他会觉得自己很疲惫。他既发现了其中的玄机,便努力地往下看,希望可以在坠到谷底前找到一个落脚的地方。 qAn!RkA  
  突然他看见身下远远的有一团隐隐约约的黑影,当下不管三七二十一,便默运神思,向那团黑影落去,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噼砰”一声,落是落在了那团黑影上,却被弹出老高,然后再又落下,刘基被振得七荤八素,立刻晕了过去。 MCS8y+QK  
@)|C/oA  
  |G?htZF  
汉家刘氏网站长是也,祖居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新庵嶂下围,现居广东惠州惠阳淡水。
源明公第156世,邦公第82世,开七公第23世,广东惠州嶂下麦地刘氏(八房长),肇基祖为第十一世祖尚义公。
快速回复
限20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