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97阅读
  • 4回复

发生在汉高故里的——奇人·奇鸟·奇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4407
铜币
23040
威望
1717
贡献值
69
发生在汉高故里的——奇人·奇鸟·奇事
作者  杨建
wpO-cJ!,  
    按:本文是上世纪(1991年)中国作协的青年报告文学作家杨建同志所写登载在报告文学专著《奔向大海》上。
    题外话
    “汉高故里”本应是个特定的社区,理当有稳定的指向。然而,时至今日,江苏沛、丰两县却为此而各执一词,引经据典,言之凿凿,分明只有自己才能代表“汉高故里”。沛县人搬出《辞海》,内称“刘邦,字季,沛县(今属江苏)人,曾任泗水亭长。”又有范文澜的《中国通史简编》考证的更为具体,连刘邦的“成份”都明白了,“沛(江苏沛县)人刘邦是个中农。”
    丰县人也不示弱,他们搬出《中国人名大辞典》,内称“汉高祖,丰人,姓刘,名邦”。民国初年出版的《中华通史》亦称:“汉高祖姓刘,名邦,字季,庙号太祖,沛,丰邑中阳里人。即今江苏丰县人”。
    自然,谁也不会疏忽《史记》。《史记﹒高祖本纪》载:“高祖,沛丰邑中阳里人”。原来,古时“沛为郡,丰为县”。刘邦生于丰邑并在丰邑度过了青少年时期,及到成人则到沛郡任职泗水亭长。由此看来,沛、丰两县均摊有理由挑起“汉高故里”的酒旗,各自招揽各自的生意。
    表面看,邻里两县争一块老牌子,实则争的是经济,随着生产发展、生活繁荣,“汉高故里”显然已经成为一块金招牌,具有独特的价值。远的不说,只这眼皮底下的曲阜县,你看人家吃孔子吃的多来劲。赣榆县发掘出一个“徐福村”,打出了“中国徐福研究会”的大牌子,吸引了大量徐福后裔前往寻根谒祖,短短八年时间也吃得肥肥的。我们沛、丰怎么回事?为什么老是捧着“金饭碗”讨饭吃?经济连年倒挂,国家一再救济,我们的脸往哪撂?日本的原田家族乃东汉刘秀之后、汉献帝刘协的直系后裔,其玄孙阿知率子弟、亲族2040人于晋太康年间东渡日本,定居于大和国高市郡桧前村,刘邦的第45世孙春实,在平定“天庆之乱”时立有大功,被天皇嘉封为“征西将军”,赐姓原田。迄今,原田家族已发展到数万人,在日本颇有影响,近年来其家族多有使者来沛、丰两县寻根谒祖,然而茫然不知宿根何在?只得乘兴而来,败兴而去。类似这样的例子不少。的确,我们把许多机会都放弃了、错过了,剩下的机会已经不多了,我们是继续争吵下去呢还是赶紧行动起来?
    八十年代末,丰县冒出来一个小人物,不问青红皂白,只管干起来再说。这个人叫刘恒心。
% [b~4,c1  
    刘恒心,1937年出生于江苏省丰县汉高故里金刘砦村,汉高祖刘邦第七十三代孙。非物质文化遗产——“刘邦传说”的传承人。1958年毕业于山东省师范学院,后从事中学教育,1989年退休后为弘扬汉皇文化开发旅游资源,振兴丰县经济,毅然自费发启修复汉皇祖陵。此事引起国内外人士特别是世界刘氏宗亲的极大反响,纷纷前往考察参观,寻根拜祭。乘其东风,又于1997年首先发起成立了世界刘氏宗亲联谊会和中华刘氏宗亲联谊会,分别被选为永久名誉会长与会长。为弘扬汉魂和族谱文化,又编写出版了《刘氏大成谱》(汉祖流史)、《刘邦与汉文化文集》、《刘邦·汉俗传说故事》、《古丰刘氏族谱》等;曾被作为特邀代表参加“2009年全国劳动模范与先进人物五一座谈会”以及“盛世中国——共和国杰出贡献人物新年座谈会”等。三十多年来,他以愚公移山的精神奋斗,为汉文化的发展和世界刘氏的大团结做出了巨大贡献。
Nw* >$v  
汉家刘氏网站长是也,祖居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新庵嶂下围,现居广东惠州惠阳淡水。
源明公第156世,邦公第82世,开七公第23世,广东惠州嶂下麦地刘氏(八房长),肇基祖为第十一世祖尚义公。

发帖
4407
铜币
23040
威望
1717
贡献值
69
只看该作者 NO1  发表于: 09-12
    正文之一:奇人 oVDqX=G  
    1991年初春的一天,丰县赵庄镇金刘寨村有一位叫刘秀清的女子出嫁,其父刘恒心拦在家门口,满脸悲壮,对男方的来宾说,“慢着,我要再强调一遍。我刘恒心一贫如洗,只嫁人、无陪嫁,箱箧没有一口,绸缎没有一寸,咱们有话在先,你们不能因此为难秀清,否则这门亲事不能办了,我宁肯叫闺女误在家里!” >Z-f</v03  
    对此男方满口应允,并无二话,刘恒心这才喊一声“接客”,酒席伺候。 ^6c=[N$aW  
    所谓酒席,不过酒一盅、汤一碗。汤是豆腐汤,酒是白醪酒。此酒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据说是为刘煓、刘邦父子两代所钟爱。席间,刘恒心举杯敬酒。 bvpP/LeY  
    “要讲财力,金刘寨三百多户,我刘恒心可以排在前10名,退休金2800元,退休后还有一笔稳定的收入,每月200元。满疃( tuǎn )谁有这个待遇?按说满可以把闺女的喜事办得丰盈些、体面些。为什么嫁妆不能买、酒席不能办?我不说大家伙也清楚,我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办呢!” `*Ar6  
    叔伯兄弟、村民刘恒根拾过话茬说,“老哥你膘。你四个儿女,个个成才,一个研究生、两个大学生、一个中专生,其中三个参加了工作,你还有什么心事?可以说吃穿不愁,儿女争气,满疃数你福份大。你倒好,有福不会享,自个找罪遭,偏偏要搞什么汉皇开发,退休金、养老费全部搭进去了。这倒也罢了,钱嘛,毕竟是身外之物。你遭的那份罪谁抗得了?老少爷们谁不心疼!大热天钻苞米地,考证古迹,脖根叫庄稼叶拉的全是血疙瘩。大冷天跑机关,横一趟、竖一趟,一弄就被小秘书挡门外去了,这倒底何苦来的,谁求谁的事?咱图么?去晚了堵不住,上家去找人家又烦气,只好起大早到机关大院等,15里地你骑个自行车天天这么跑,满疃数你起得早。双手冻烂了,脸冻的尽疮,脚肿的不敢沾地,你的耳朵,那也叫耳朵,整个冻烂了。有一遭我见你戴了耳坠,红玛瑙似的,心想老哥你出什么洋相,怎么一个大老头还戴耳坠?咱又不是少数民族,走近一看竟是血滴子,我心里那个疼!你都55岁了呀,还患着冠心病,已经死过好几回了,你这是何苦来的?当官的谁看见了!” JrZ"AId2  
    刘恒心一杯酒下肚,清瘦蜡黄的脸涌起血色,泛起精神,拍拍恒根的肩膀说,“看见了,看见了,政协的靳主席看见了,人大的领导看见了,于县长、王县长、朱书记都看见了,赵庄镇的父母官看得更清楚。没有他们的支持,咱这刘邦大殿能盖得起来吗?没有政府的支持,别说开发汉文化、‘汉皇林’,说是想把我们金刘寨的集市重新开起来也办不到啊!这层道理我心里清亮的很,我所以要跑政府、跑机关、四处磕头。只要能把汉皇开发这件事办起来,把丰县的经济推动起来,改变我们的贫困面貌,我刘恒心这颗头就是磕碎了也值得,头碎了,心还是热的。” e;_ cC7  
    说至此,一颗清泪在眼眶里打转。它转呀转呀,终于关不住,“吧嗒”一声掉在酒盅里。他长叹一声,仰起头来,悠悠地诉说他那热烘烘的心里话。 '(N -jk  
    ——我这几年奔走呼号,人见得多了,不同的人问着一个相同的问题:你为什么搞汉皇开发?我说实话,我不是为自己,要说为自己,也只是为我的良心。我的良知告诉我,我这一生注定要为乡亲们干点什么。干什么?我曾反复掂量,动了不少脑筋。我教了30年中学,教出了一个好名声,一听我从山东单县病退回家,县教育局马上找上门,要我到教研室当教研员,我答应了。咱是真干,大热天,光着脊梁摸题,用汗珠子洗脸,我负责的高考毕业班,在徐州地区连年拿第一。干了两年,我决定撂挑子。局长亲自找我谈,老刘你是不是嫌钱少?你说个数,我们该加给你加。要不给你按小时计工资,一小时五块钱行不行?我说不行,我不为钱,我心里有个疙瘩解不开,局长你若能给我解开,一分钱不给我也干。局长问什么疙瘩?我说人才浪费。我们培养一个人才容易吗?培养出来却不大用,大学毕业生放到印刷厂摸纸,一摸几年。我敢说,在我们这里,大部分人才浪费了、荒废了,倒叫一些庸才、蠢才占着地方,一占几十年,耽误了多少事情!局长一听这个事,连连摇手,不行、不行,咱解不开这个疙瘩。既然如此,我们只好拜拜了。我的时间不多了,我想在有生之年做件更有意义、更切实际的事情。 AC'$~4  
    我们怎么就该受穷?挺好的小伙连个对象说不上,光棍成堆,闲得无聊,成天压街头、打扑克,年复一年,光阴虚度。对此,我简直没法看下去了。我找县长。我说县长,过去我们太傻了,捧着金饭碗要饭,吃国家救济,我们为什么不吃刘邦,我们有一笔很大的资源没有开发出来呀!刘邦乃一代明君,开布衣帝王之首、汉文化之先河。刘邦的后裔遍及海内外,仅台湾、香港等地就有数十万。我们为什么不能把刘邦家乡开发出来?把各种旅游景点开发出来?满足国内外游客、首先是刘邦后裔寻根谒祖的愿望,通过旅游业带动丰县经济起飞,从而摘掉贫困帽子。人无我有,人有我优,抓住特色,即是拳头。刘邦是我们丰县的特产,谁能抓住?只有我们才能抓住。我们金刘寨有刘清坟、有“汉皇林”遗址。丰县范围内更有刘母避雨受孕的“龙雾桥”、刘邦手植的“双枣树”、刘邦读书处的“马公书院”、放牛的地方“卧牛岗”、起兵祭祷之处的“枌榆社”、避祸逃难处的“五门”、七里铺、斩蛇起义处的“斩蛇沟”、回乡省亲处的“邀帝城”,等等,堪称一个系列、一派风流,如此财富,我们为什么不去开发?没有钱、丰县穷。正因为穷,我们更要赶紧把这件事情办起来呀! !>olD_  
    那一天我又到县里上访,注意到一家建筑工地,一问是在盖商场,听说投资500万。我对县长说,把这笔钱用来开发汉皇事业,不出两年便可收回投资,可是你盖商场就不见得有多大效益,靠挣自己人的钱永远也繁荣不起来,丰县人的钱包填不满那样一个大商场。 X }UR\8g  
    打仗总得有个扛旗的,开路总得有个趟雷的,我愿意扮演这样一个角色,牺牲个人的利益乃至生命也在所不惜。年前,我在村里振臂一呼,几天之内筹集资金两万元,说明什么?说明群众拥护这个事。听说县人大集会,我闯进会场游说,代表们一呼百应,热情高涨,会议一家伙跑了题,很快形成决议,要求政府拨款,支持汉皇开发。消息传开,我刘恒心走哪哪儿受欢迎。一位工人师傅在街上拦住我,非要从他刚领到手的工资中分出一部分给我。一位农民给我写信,说他是个光棍汉,穷的说不上媳妇,汉皇开发使他看到了光明,随信夹寄了10元钱。更有一个小女孩给我写信,把她积攒了一年的零用钱寄给我。我捧着这些钱、捧着这些信,象捧着一颗颗滚烫的心,激动的满脸是泪。得道多助、得道多助啊! +*Um:}&  
    所有这些,自然而然地汇集成一种动力和压力,使我别无选择,只好往前走,再苦再难也得走下去。去年,我沿着刘邦发兵起义到定都关中的路线一路走访、搜集和整理资料。中秋节那天,我走到古城新丰。当年,刘邦为了讨老父亲的欢心,尽其孝道,在咸阳城外建了一座新城,完全依照我们丰县的县城,故名新丰。建好之后让老头子搬进去,同过去的老伙伴们聚在一起重续乡情,果然欢喜。如今,新丰尚有一段古城墙保存完好。那时候清风朗月,我向当地老乡借了一架梯子,先爬上老乡的住房,再由这紧靠城墙的住房登上古城墙。墙头上长满了荒草荆棘,我趴在草里四处找寻,终于找到一块大砖,上面镌刻着一个遒劲挺拔的“邦”字。我相信这块砖必有考古价值,遂将其存放在一位老乡家里。我已经一整天没吃没喝了,但是药片不能不吃,以防病痛袭来,倒地不起。我兜里有块月饼,我把它掏出来,坐在月光下啃着。啃着啃着泪水就流下来了,一时闸不住。我这时才发现,一个事业型的人往往也是个感情脆弱的人,事业越是逼的紧,感情就越是丰富。在那样一轮大而明亮的月亮底下,在那样一段绵延两千多年的古城墙上,我内心不免充满沧桑感、奋进感,我想每一个华夏儿女都无法回避时代的选择和要求,每个人都有其份内的、理当完成的人生义务。 srX" vF  
    我挣扎着从陕西归来,一头倒在炕上,高烧不退,数日不起。 AL(YQ )-Cg  
    去年夏季多雨。屋漏更兼连夜雨,我这三间小趴趴房,可以说成了个大漏斗,我抱着小木箱这屋躲那屋、那屋躲这屋。被褥可以淋湿,各种家什都可以淋湿,唯有这口小木箱湿不得,那里面装着我千辛万苦搜集起来的资料,装着我写给各级领导机关的信的底稿。可以说,上至中央、下到乡镇,都有我的信,都有我刘恒心的热泪和一颗心。 yDk|ad|  
    不能说没有灰心,有时候心里是真难过、真灰心,一股情绪涌上来恨不得大骂一通。但是不能骂,该给人献花献花、该给人磕头磕头。有一天我到上面上访,求见一位领导,只见他陪着一帮客人说说笑笑进了餐厅,我相信他也看见我了,我站在门口等候。听着里面杯盏交错的声音,肚子是真饿,心里是真难受。我这是为谁奔走,为什么这般低三下四、寄人篱下?我感到血冲了脑门子,头一阵阵发晕。可我还是忍住了,耐心地等他们吃饱喝好,走出餐厅,迎上去把领导同志拦住。那时候满街都卖一种画,画面上大书特书一个“忍”字,我能理解这幅画的来龙去脉和那忍字后面的潜台词。回到家,我对老伴说起这一段。我说老伴呀,我不能再干下去了,再干我就活不长了。依我看,经济落后只是一种现象,最可怕的还是造成这种现象的深层原因,观念落后、意识落后、作风落后,惰性象狭窄而幽深的胡同,使你总也走不出去,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我有个好老伴,金刘寨大人小孩都知道,没有一回不是靠着她的鼓励我才重新爬起来、走出去。她说,老刘你万万不可打退堂鼓,这不是咱自个家的事,这是丰县人民的事,你挑的是付什么担子要心里有数,一步不干步步完,一人躺倒众人散。干下去你是咱丰县人的功臣,半途而废你就会成为历史的罪人。老刘,你必须振作起来!啊,有这样一位老伴,我能够不干、能够泄气吗?老伴呀,借着今天这酒,我敬你一杯,我给你鞠一躬吧! @#wBK3Ut^  
    说至此,刘恒心老泪泗流。
汉家刘氏网站长是也,祖居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新庵嶂下围,现居广东惠州惠阳淡水。
源明公第156世,邦公第82世,开七公第23世,广东惠州嶂下麦地刘氏(八房长),肇基祖为第十一世祖尚义公。

发帖
4407
铜币
23040
威望
1717
贡献值
69
只看该作者 NO2  发表于: 09-12
    正文之二:奇鸟 @;T>*_Yhn  
    浙江来信。 @<GVY))R8  
    “杨建老弟,今去信给你讲一件奇事,关于一只鸟的事,希望你能感兴趣。去年11月份,刘邦的曾祖父刘清之坟飞落一只金凤凰,世所罕见,引起轰动,我曾专程去参观过,果然不廖。凤凰首尾长约一米、重约三斤,五彩缤纷,十分壮观,真开眼界,我活了60岁,从未见过如此美丽壮观的大鸟。” M<f=xY2$v  
    “问题是凤凰怎么偏偏落在刘清坟上?地点巧、时间巧、名字巧(刘邦老婆叫吕雉,雉也却凤凰),所以引起很多传闻。宇宙之大,无奇不有;天人合一,岂不感应?我猜想,是不是刘恒心的恒心感动了‘上帝‘,抑或是我们这个非凡的年代所显示的一种好征兆,总之,这件事非同小可。” D.e4S6\&  
    “刘清原是战国末年魏国的大臣。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为防复辟,到处捕杀各国的皇亲国戚和朝廷重臣,刘清遂率家人逃至丰城,即今天的江苏省丰县,定居于一个叫力村疃的小村庄,改刘姓为金姓(按:古体刘字即“刘”,舍去卯、刀,却剩金字)后又复姓为刘,又加人烟繁盛,,村庄再度更名,叫金刘寨村,这个名字一直沿用到今天。该村有居民千余人,皆是刘邦后代,其中有一人叫刘恒心,系刘邦的第73代子孙,立志重修“汉皇林“(按:刘邦之后,经过数代帝王登高倡导,堆金垒玉,于金刘寨大兴土木,建造起一座占地百顷、规模宏大的皇家园林,名曰‘汉皇林’。刘清墓居中,周围分别建有‘西王庙’、‘东王庙’、‘三义庙’、‘玄帝庙’、‘汉里祠’等,神道石马,十分壮观,可惜毁于兵燹战乱,如今除了刘清坟及少许残碑断碣之外,其余古迹已荡然无存)。几经奔走努力,县政府终于同意拨款兴修刘邦陈列馆,就在破土动工之时,飞来了这只金凤凰,你说巧也不巧” x#mZSSd  
    “世上究竟有没有凤凰?如果有,谁曾见过?如果没有,为何关于凤凰的传闻经久不衰?我以为,人们将凤凰神化了,因而弄得扑朔迷离,同封建迷信扯到一起。其实凤凰也是鸟,不过非常稀有、非常罕见而已。刘清坟飞落的凤凰经专家鉴定,学名‘环颈雉’,雉也即凤凰。东晋训诂学家郭璞在《尔雅﹒释鸟》篇中对凤凰的外观形状作了如下描绘:‘鸡头、蛇颈、燕颌、龟背、鱼尾、五彩色。’如此特征,此鸟无不具备。自古有话,‘凤凰不落无宝之地’‘家有梧桐树,引得凤凰来’。刘清坟前有棵大梧桐,凤凰正是落在这棵树上。古人又说,若鸟雀毛色呈五方正色者,即是凤凰。‘五方正色’乃八卦中的“五行”——金木水火土之色也。东方甲乙木,青色;南方丙丁火,红色;西方庚辛金,黑色;北方壬癸水,白色;中央戊已土,黄色。刘清之坟飞落的大鸟正是这五种颜色的完美结合,不是凤凰是什么?” LU#DkuIG  
    “杨建老弟,依我之见,这件事虽说有些蹊跷,但绝对是件好事,它可能显示着某种吉祥、某种祝福。我这样说,希望你不要理解为迷信,宇宙间有我们永远也无法穷尽的奥秘。有些事物,我们尚无法用掌握的知识去解释它,那就不妨用心去感受和体验它。如今,我们正逢盛世,大到国家、小到丰县、金刘寨,无不激荡着改革、奋进的历史潮流,这样的盛世在历史上并不多见,理当祝福、理当讴歌,无论用哪一种方式,无论是来自社会上或是自然界。你是作家,更应该敏感些,踊跃些,所以我不厌其烦地给你写了这封长信,希望你能去实地考察、写作,讴歌刘恒心那样的人物,讴歌我们这个不同凡响的时代……” ^bVY&iXNu  
    写信人叫姚清,浙江青田人氏,称得上是一位饱学之士,五十年代大学毕业,打过右派戍过边,南来北往见过世面,也是一位奇人,老来以云游四方,饱览祖国的山川大地为乐所需费用则靠一路上做点小买卖解决,自给自足,自得其乐。
R]oi&"H@r)  
l\vvM>#S  
    我去了。 "IOu$?  
    我所见到的凤凰是一只绚烂壮丽的大鸟,气度雍容华贵,步伐沉稳矫健,悠悠然在笼中漫步。当它在你面前停下来,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你时,你分明感到它有着人一般的灵性,尤其是那双热辣辣如火如烛的眼睛,令你忍不住为之叫好,感叹自然界竟有如此精灵。 z0@)@4z!  
    观者如云。刘恒心留心数了一数,有一天光小卧车就开来98辆。刘妻裴艳玲则更留心到一个奇异现象:凤凰轻易不叫,偶尔一声长鸣则鸡鸭皆惊。如果它叫在清晨,她就会对老伴说:“老刘你今天别走远了,今天有贵客来临。”此话果然灵验。 9fWr{fx  
    姚清来时,专门买来鞭炮燃放,又买来彩带96条挂于鸟笼之上。一村童问他:“老伯你为什么不买100条,凑个整数?” ELx?ph-9  
    姚清回答:“凤凰乃吉祥之物,它的意义不在于观赏而在于象征。我这彩带也是这样,每条象征着10万平方公里。” !&~8j7{  
    村童倒也颖悟,“噢,我知道上,96条代表着960万平方公里,是我们国家的面积。” QlbhQkn  
    姚清说:“对。刘邦生在丰县这个点上,却是统辖全国的帝王;凤凰落在丰县这个点上,它所显示的祥瑞之气也会通达全国,它是国富民强,兴旺发达的象征。” (#w8/@JxF  
    在感于刘恒心执著追求、无私奉献;五彩雀前来助兴、大吉大利,天津画家尹升特为刘邦陈列馆泼墨作画,大书丹青。更有一耄耋老者当场挥毫题诗祝贺,落款“古稀叟”。诗云: GJ>vL  
    龙马负图呈吉祥, (qE*z  
    凤凰来仪朝祖皇。 {H$F!}a  
    国兴瑞鸟见异彩, )~hsd+ 0t  
    人民江山万年长。
汉家刘氏网站长是也,祖居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新庵嶂下围,现居广东惠州惠阳淡水。
源明公第156世,邦公第82世,开七公第23世,广东惠州嶂下麦地刘氏(八房长),肇基祖为第十一世祖尚义公。

发帖
4407
铜币
23040
威望
1717
贡献值
69
只看该作者 NO3  发表于: 09-12
    正文之三:奇事 `,~I*}T>5W  
    凤凰生于何方?来自何方?都是些谜。当地报纸发过一则消息,标题赫然写得是《丰县凤凰之谜》。 zN JK+_O=  
    更有种种巧合揉搓、加大着这个谜团,令人嚼不透、解不开。刘恒心归纳为七大巧合:今日凤凰与历史传闻巧合;专家送它的名字与吕后的名字巧合;飞来之时与金刘寨的重大活动巧合;所降之树与民间传说巧合……笔者且说其中的两巧。 O-6848iCX  
    其一,与历史传闻巧合。 [*w^|b ?  
    相传,刘清生前曾在门前手植一株梧桐树。此树见风就长,一晃一圈年轮,不过数年光景就长得参天捂地,十分了得。刘清常在树荫下打坐、或吟诗赋词,或抚今追昔,倒也自得其乐。 zDY!0QZLF\  
    这天,刘清又在树下小憩,忽见云中飞来一只五彩雀,落于桐树之上,羽衣翩仙,飘然而至,其神态安祥,毛色之华贵,世所罕见。刘清讶然失声,且惊且喜,暗自忖道:此系何鸟?老夫怎地从未见过?莫非是传说中的凤凰不成? 7{j9vl6  
    凤凰并无离去之意,而是筑巢而憩,以树为家。凌晨,它引颈长啼,百鸟皆惊;夜晚,它灿灿发光,犹如珠宝。其巢,刘清谓之“凤凰窝”。迄今,若是秋风摘尽树叶之时,你会看到每棵梧桐树上都有一丛细密的小枝柯,构成一个巢形,恰似一个“凤凰窝”。 )r-t$ L  
    丰县人认为,“凤凰不落无宝之地”;“家有梧桐树,引得凤凰来”等广为流传的谚语便是从这里说起的。至今,丰县仍广为流传着“凤凰点穴、蚂蚁筑坟”的故事。 9vT@ mqKu  
    刘清死后,其坟筑在家门口,这是违反常规的。相传,刘清的儿子刘煓(音zhuan见于康熙字典)想给父亲(汉家刘爱民注:刘清的儿子是刘仁浩,孙子才是刘煓,刘煓字执嘉,刘邦称帝后封为太上皇也。看口好棺材,一时家贫,未能如愿,情急之下,将门前的梧桐树连根刨倒,破成板材,做成一口棺材。殡葬这天,风和日丽,天良气清,说来也奇,正待起棺出门,天气突然大变,但见乌云蔽日,风涌雷激,瓢泼大雨旋即而至,直下得屋檐垂帘,人眼难睁,棺材一式抬不出去。无奈,刘煓只得发话,“冒雨上路,途中万一有个闪失反为不美,不如暂且将棺椁放置于树坑之中,待明日天晴之后再行殡葬吧!”众人依言,发一声喊,将棺材移至门前的树坑里。 U/&!F  
    次日,雨过天晴,刘煓早早起身,出门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只见一座大坟矗在门前,树坑和棺材早已不见,无数蚂蚁仍在往来奔走,卸土不止。 a6"Pe07t  
    俗话说“雨淋坟,出贵人”。若干年后,刘清的后人中居然出了一位布衣帝王,名扬千古,此人便是刘邦。 E$m3Gg)s>N  
    其二,时间巧合。 qczGv2%!  
    1990年11月9日,县政府于金刘寨村举行刘邦陈列馆奠基仪式。 TYW$=p|  
    在此之前的四个月里,丰县滴雨未见,河涸塘干,秋作物一片焦渴潦倒,阡陌间缕缕黄烟土尘。 ; k{w@L.@  
    奠基礼的前一天,忽然平地一声炸雷(这个季节,原本不应有雷,而这天却一反常态,雷声不绝,人皆称奇),浓云骤然而至,大雨旋即瓢泼,直下得家家房檐挂雨帘,人人凭窗听淅沥。 #R<4K0Xan  
    是夜,刘恒心住在县委招待所,准备一大早起来接徐州、南京等地的来宾。会议通知早已发布,临时更动已不可能,眼看落雨纷纷,下个不停,刘恒心不免心焦如焚,坐卧不安,一宿未能成眠。 s2)a8 <  
    孰料,第二天拂晓,清风徐来,雨过天晴,平地跃出一轮大太阳,氲氤之气,弥满城张,万象更新,一派明洁,刘恒心喜不自胜,大呼吉祥。 *[@lp7  
    奠基礼如期举行,万人空巷,金刘寨一片欢腾。会上,刘恒心慷慨陈辞,多方阐发他的开发汉皇,发展旅游,吸引外资,振兴丰县经济的总体设想,为金刘寨乃至丰县描绘出一幅犹如雨过天晴般蓝图,赢得了与会者的阵阵喝彩。 ?UnOi1"v9  
    接下来,10日、11日,丰县“小凤凰”剧团接连在金刘寨义演两天,以示庆贺。12日凌晨,一只人称凤凰的奇鸟飞临刘清坟。  Ko9"mHNB  
    这天,村民刘恒根一大早起身拾粪,路经刘清坟,忽见坟前的梧桐树上蹲着一只大鸟,曙色朦胧,看不清鸟的容貌,恒根误认为是只鹰,顺手拾起一枚石块掷去,将鸟打落并捉获。恒根大喜过望,粪也不拾了,拎着鸟转身往回走,不意迎面碰上刘恒心。 4F EOV,n  
    刘恒心起早,却是为着开集市、兴贸易。金刘寨的小市一度闻名十乡八里,十分兴盛,后来被文革革掉了。日前,经刘恒心多方奔走、申办,有关方面批准金刘寨重开集市,刘恒心欲借陈列馆开工的东风,把这件事也正式推动起来,故而起个大早,敲着铜锣,一路吆喝: %M^X>S\%  
    “乡亲们,今天是我村重开集市的大喜日子,希望大伙踊跃参加,图个吉利,有钱有物的做买卖,没买卖可做的凑热闹……” Qy`{y?T2  
    走着、喊着,正与刘恒根走个碰头,俩人擦肩而过时,刘恒心眼尖,早已看到了对方手里的鸟。 Zp]{e6J  
    “恒根你停了,你手里拿的什么?” :Lqz`  
    “我逮了一只老鹰,又肥又大,回家给孩子烧了吃,正好解馋。” '}4LHB;:  
    “什么鹰?给我看看!” W&dYH 4O  
    此时,天已见亮,旭日初升,刘恒心接鸟在手,两眼放光。但见那鸟:面赤如血,项绿似玉,银环绕颈,尾长类鱼。恒心失声叫道:“奇鸟、奇鸟!我一生从未见过如此壮丽的大鸟,分明是只珍禽!” _3DRCNvh  
    恒根道:“也巧,不早不晚,怎么偏偏叫你碰上了?也罢,活该我没有口福,鸟你抱走,随你处置。” 74hGkf^S  
     到今,这只被称作凤凰的奇鸟仍为刘恒心所收养,任凭有人出多高的价钱也不卖。凤凰的到来,吸引了大批中外游客,其中不乏有识之士、热心肠人,凤凰搭桥,使其得以结识刘恒心并进而关注到他所发起的事业。或许,沉寂而清贫的丰县从此将推开一扇繁兴之门、欢笑之门,那正是恒心老人所期待的。
_3-nw  
汉家刘氏网站长是也,祖居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新庵嶂下围,现居广东惠州惠阳淡水。
源明公第156世,邦公第82世,开七公第23世,广东惠州嶂下麦地刘氏(八房长),肇基祖为第十一世祖尚义公。

发帖
4407
铜币
23040
威望
1717
贡献值
69
只看该作者 NO4  发表于: 09-12
1"{3v@yi  
    再说话外题 L/9f"%kZ  
    来去匆匆。 z 17  
    我在金刘寨度过了难忘的24小时。为主人着想,我只能来去匆匆。夜晚,我睡在床上,虾似地蜷作一团,一宿未曾伸张,尽管盖着三床被子和一件大衣,仍感到寒冷侵肤、冬夜难耐。我不怕吃苦,怕给主人增加麻烦、负担。已一年多了,自从凤凰莅临,刘恒心的家便成了旅店,吃住都是他自己负担。他好客却也拮据;他热心却也为难。望着他那家徒四壁的小土房,望着他清癯消瘦的留下冻伤的脸,我心里难过之极。我多想帮他一帮,如果我的钱袋殷实的话,可我偏偏羞于开口,我有我的难处,出门在外,我只能啃面包或是吃拉面,每餐饭严格控制在一块钱之内。 +*-u_L\'  
    那是今年正月初四的下午,我坐在刘恒心的堂屋里,面前放着一张小炕桌,矮胖谨厚的女主人端上一杯茶水。我默默打量着他们的住房、他们的生活。墙壁上贴满了五颜六色的招贴画、年画和连环画,有的陈旧、有的簇新,正中是毛泽东和周恩来的肖像,醒目而端庄。最引人注目的是我面前的一位老奶奶,她慈眉善目,皱巴巴的脸风干的像一枚老核桃。老奶奶脚穿一双草鞋,当地人叫它“草窝”。我发现不独老年人,连一些青壮年也穿这种“草窝”,“呱呱哒哒”走在尘土弥漫的街道止,那声音苍老而久远,听得人心里乱颤颤,为它所负载的清苦而喟叹。老奶奶袖着手,胳膊肘抵着膝盖,列开一颗牙齿也无的嘴,呜呜呀呀地逗她的重孙儿。这孩子家住荷泽,此番随父母回乡探亲,给长辈们拜年。他们携带的礼品中有一包新鲜豆腐,重孙儿蹦蹦跳跳,竟将这豆腐打落在地,白花花地开成一朵雪莲,在铁一般的地面上,显得十分耀眼。 x"0*U9f  
    晚饭,我们就吃这豆腐。又喝白醪酒,我相信这酒如能开发出来,打到国外,决不比孔府家酒逊色。的确,丰县有很多文章可做,我们国家有很多文章可做,我们何等地急切、何等地踊跃呀!刘恒心、你我他……唔,我们这些小人物。 Z[:fqvXQ  
    小人物想干事,但困难重重;大人物也想干事,却瞻前顾后。这就是中国的国情。 M?pu7wa  
    我得走了。我不想给善良的刘恒心夫妇增加更多负担。我向老奶奶告别、向小土房告别、向金凤凰告别。凤凰关在一只特制的大笼子里,正在庄重地踱步、沉思,我相信它同我们一样正在等待着、企盼着什么。 qg?O+-+  
    刘恒心送我上路。我随他参观了业已落成的陈列馆大殿;参观了刘清坟。那坟头极高,就在村庄当中,不注意,你会以为那也是一间小土房呢。解放初期,村里尚有若干参天古柏和合抱大梧桐,可惜大炼钢铁时统统杀光了,连一棵幼树也不曾留下,现在拔地而起的这茬树木均为六四年前后所植,其中最粗壮、最高大的一棵当推刘清坟前的大梧桐,凤凰便落在这棵树上。 )? WiO}"  
    唉,想起过去那成堆的蠢事我们就想跌足、就想骂娘。解放初期,村里尚有百多块碑碣,或高若城墙、或凝若铜铁;或雕龙绘凤、或御笔亲钦;或渊于两汉、或来自大清……它们躲过了兵燹战乱,却未能躲过愚昧懵顽、封建冬烘,纷纷在铁锤叮当中粉身碎骨,被敲打成小石子用作铺路石。也有一二幸存者,横卧在小水沟里,被人们用作踏路石,我曾长时间地注视着一块躺在水沟里的碑碣,象凝望一位远古的伟人。
汉家刘氏网站长是也,祖居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新庵嶂下围,现居广东惠州惠阳淡水。
源明公第156世,邦公第82世,开七公第23世,广东惠州嶂下麦地刘氏(八房长),肇基祖为第十一世祖尚义公。
快速回复
限20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