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47阅读
  • 1回复

《漢書》卷三 高後紀第三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3672
铜币
22299
威望
1659
贡献值
69
卷三 高後紀第三

   [原文]
    高皇后呂氏,生惠帝。佐高祖定天下,父兄及高祖而侯者三人。惠帝即位,尊呂後為太后。太后立帝姊魯元公主女為皇后,無子,取後宮美人子名之以為太子。惠帝崩,太子立為皇帝,年幼,太后臨朝稱制,大赦天下。乃立兄子呂台、產、祿、台子通四人為王,封諸呂六人為列侯。語在《外戚傳》。
    元年春正月,詔曰:“前日孝惠皇帝言欲除三族罪、妖言令,議未決而崩。今除之。”二月,賜民爵,戶一級。初置孝弟力田二千石者一人。夏五月丙申,趙王宮叢台災。立孝惠後宮子強為淮陽王,不疑為恒山王,弘為襄城侯,朝為軹侯,武為壺關侯。秋,桃李華。
    二年春,詔曰:“高皇帝匡飭天下,諸有功者皆受分弟為列侯,萬民大安,莫不受休德。朕思念至於久遠而功名不著,亡以尊大誼,施後世。今欲差次列侯功以定朝位,臧于高廟,世世勿絕,嗣子各襲其功位。其與列侯議定奏之。”丞相臣平言:“謹與絳侯臣勃、曲周侯臣商、潁陰侯臣嬰、安國侯臣陵等議:列侯幸得賜餐錢奉邑,陛下加惠,以功次定朝位,臣請臧高廟。”奏可。春正月乙卯,地震,羌道、武都道山崩。夏六月丙戌晦,日有蝕之。秋七月,恒山王不疑薨。行八銖錢。
    三年夏,江水、漢水溢,流民四千餘家。秋,星晝見。
    四年夏,少帝自知非皇后子,出怨言,皇太后幽之永巷。詔曰:“凡有天下治萬民者,蓋之如天,容之如地;上有歡心以使百姓,百姓欣然以事其上,歡欣交通而天下治。今皇帝疾久不已,乃失惑昏亂,不能繼嗣奉宗廟,守祭祀,不可屬天下。其議代之。”群臣皆曰:“皇太后為天下計,所以安宗廟、社稷甚深。頓首奉詔。”五月丙辰,立恒山王弘為皇帝。
    五年春,南粵王尉佗自稱南武帝。秋八月,淮陽王強薨。九月,發河東、上黨騎屯北地。
    六年春,星晝見。夏四月,赦天下。秩長陵令二千石。六月,城長陵。匈奴寇狄道,攻阿陽。行五分錢。
    七年冬十二月,匈奴寇狄道,略二千餘人。春正月丁醜,趙王友幽死于邸。己丑晦,日有蝕之,既。以梁王呂產為相國,趙王祿為上將軍。立營陵侯劉澤為琅邪王。夏五月辛未,詔曰:“昭靈夫人,太上皇妃也;武哀侯、宣夫人,高皇帝兄姊也。號諡不稱,其議尊號。”丞相臣平等請尊昭靈夫人曰昭靈後,武哀侯曰武哀王,宣夫人曰昭哀後,六月,趙王恢自殺。秋九月,燕王建薨。南越侵盜長沙,遣隆慮侯灶將兵擊之。
    八年春,封中謁者張釋卿為列侯。諸中官、宦者令、丞皆賜爵關內侯,食邑。夏,江水、漢水溢,流萬餘家。
    秋七月辛巳,皇太后崩于未央宮。遺詔賜諸侯王各千金,將、相、列侯下至郎吏各有差。大赦天下。
    上將軍祿、相國產顓兵秉政,自知背高皇帝約,恐為大臣、諸侯王所誅,因謀作亂。時齊悼惠王子硃虛侯章在京師,以祿女為婦,知其謀,乃使人告兄齊王,令發兵西。章欲與太尉勃、丞相平為內應,以誅諸呂。齊王遂發兵,又詐琅邪王澤發其國兵,並將而西。產、祿等遣大將軍灌嬰將兵擊之。嬰至滎陽,使人諭齊王與連和,待呂氏變而共誅之。
    太尉勃與丞相平謀,以曲周侯酈商子寄與祿善,使人劫商令寄紿說祿曰:“高帝與呂後共定天下,劉氏所立九王,呂氏所立三王,皆大臣之議。事已佈告諸侯王,諸侯王以為宜。今太后崩,帝少,足下不急之國守籓,乃為上將將兵留此,為大臣諸侯所疑。何不速歸將軍印,以兵屬太尉,請梁王亦歸相國印,與大臣盟而之國?齊兵必罷,大臣得安,足下高枕而王千里,此萬世之利也。”祿然其計,使人報產及諸呂老人。或以為不便,計猶豫未有所決。祿信寄,與俱出遊,過其姑呂嬃。嬃怒曰:“汝為將而棄軍,呂氏今無處矣!”乃悉出珠玉、寶器散堂下,曰:“無為它人守也!”
    八月庚申,平陽侯窋行御史大夫事,見相國產計事。郎中令賈壽使從齊來,因數產曰:“王不早之國,今雖欲行,尚可得邪?”具以灌嬰與齊、楚合從狀告產。平陽侯窋聞其語,馳告丞相平、太尉勃。勃欲入北軍,不得入。襄平侯紀通尚符節,乃令持節矯內勃北軍。勃複令酈寄、典客劉揭說祿,曰:“帝使太尉守北軍,欲令足下之國,急歸將印,辭去。不然,禍且起。”祿遂解印屬典客,而以兵授太尉勃。勃入軍門,行令軍中曰:“為呂氏右袒,為劉氏左袒。”軍皆左袒。勃遂將北軍。然尚有南軍,丞相平召硃虛侯章佐勃。勃令章監軍門,令平陽侯告衛尉,毋內相國產殿門。產不知祿已去北軍,入未央宮欲為亂。殿門弗內,徘徊往來。平陽侯馳語太尉勃,勃尚恐不勝,未敢誦言誅之,乃謂硃虛侯章曰:“急入宮衛帝。”章從勃請卒千人,入未央宮掖門,見產廷中。餔時,遂擊產,產走。天大風,從官亂,莫敢鬥者。逐產,殺之郎中府吏舍廁中。
    章已殺產,帝令謁者持節勞章。章欲奪節,謁者不肯,章乃從與載,因節信馳斬長樂衛尉呂更始。還入北軍,複報太尉勃。勃起拜賀章,曰:“所患獨產,今已誅,天下定矣。”辛酉,斬呂祿,笞殺呂嬃。分部悉捕呂男女,無少長皆斬之。
    大臣相與陰謀,以為少帝及三弟為王者皆非孝惠子,複共誅之,尊立文帝。語在周勃、高五王《傳》。
    贊曰:孝惠、高後之時,海內得離戰國之苦,君臣俱欲無為,故惠帝拱己,高後女主制政,不出房闥,而天下晏然,刑罰罕用,民務稼穡,衣食滋殖。


汉家刘氏网站长是也,祖居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新庵嶂下围,现居广东惠州惠阳淡水。
源明公第156世,邦公第82世,开七公第23世,广东惠州嶂下麦地刘氏(八房长),肇基祖为第十一世祖尚义公。

发帖
3672
铜币
22299
威望
1659
贡献值
69
只看该作者 NO1  发表于: 06-11
    [譯文]
    漢高祖皇后呂氏,名雉,生孝惠皇帝。輔佐高祖平定天下,高祖在位時,其父兄封侯者共三人。孝惠皇帝即位,尊呂後為皇太后。皇太后決定立惠帝姊魯元公主和張敖所生的女兒張氏為皇后。張惶後無子,取惠帝后宮美人子作為己子並立為太子。惠帝駕崩,太子立為皇帝,少帝年幼,由皇太后呂氏臨朝稱制,行天子事,大赦天下。呂氏封其兄子呂台、呂產、呂祿及呂檯子呂通共四人為王,封呂氏家族六人為列侯,記載詳見《外戚傳》。
    元年春季正月,下詔說:“孝惠皇帝生前曾說過想廢除重罪者滅‘三族令’及‘妖言令’,議論未定而駕崩,今決定廢除這兩種法令。”二月,賜給民爵,每戶一級。開始設置孝悌力田官俸祿二千石者一人。夏季五月丙申,邯鄲城趙王宮中叢台火災。封孝惠皇帝後宮子劉強為淮陽王,劉不疑為恒山王,劉弘為襄城侯,劉朝為軹侯,劉武為壺關侯。秋季,桃樹、李樹開花。
    二年春季,下詔說:“高皇帝平定匡正天下,凡有功之臣,皆封為列侯,領有封地,萬民大安,沒有不受到美好恩德的。朕想到將來以至久遠的時候,如果列侯的功名不著錄記載下來,就不可能尊其大義,恩施於後世。現在想依照列侯功績高下為先後次序,以確定在朝廷的品位,藏于高祖廟中,世世代代不絕,使其子孫各繼承其功位。此事,可與列侯議論商定後上報”。丞相陳平說:“臣與絳侯周勃、曲周侯酈商、潁陰侯灌嬰、安國侯王陵等鄭重地商議,列侯有幸得到廚膳餐錢及所食封地奉邑,這是皇帝所加的恩惠,並以功績次序確定了朝位,臣請求藏于高祖廟堂”。此奏議得到准可。春季正月乙卯,地震,羌道、武都道山崩。夏季六月丙戌為月末日,日食。秋季七月,恒山王劉不疑去世。實行重量為八銖的“八銖錢”。
    三年夏季,長江、漢水氾濫成災,淹沒漂流四千餘家。秋季,白晝天空出現星辰。
    四年夏季,少帝自知非皇后張氏所生,有怨言,皇太后呂氏幽禁他於宮中囚室永巷。下詔說:“凡是擁有天下治理萬民者,覆蓋之大勝於天,容納之博廣如地;皇帝用喜悅的心情來治理驅使百姓,百姓就能歡欣地奉事於皇上,喜悅歡欣交融則天下大治。今皇帝久病不愈,精神迷惑錯亂,不能繼承帝位奉祠宗廟,祭祀天地,不可委以天下。可議論誰能代替,當此重任。”群臣都說:“皇太后為天下大計,保護宗廟及國家的安全,謀慮至為深遠,臣等叩拜奉命。”五月丙辰,廢少帝,立恒山王劉弘為皇帝。
    五年春季,南越王尉佗自稱南武帝。秋李八月,淮陽王劉強去世。九月,徵發河東、上黨騎兵屯駐北地。
    六年春,白晝天空出現星辰。夏季四月,大赦天下。為長陵令增加俸祿至二幹石。六月,修築長陵城。匈奴族侵犯狄道,攻阿陽。實行五分莢錢。
    七年冬季十二月,匈奴族侵犯狄道,擄掠二千餘人。春季正月丁醜,趙王劉友被幽禁,死於住所。已醜為月末日,日全食。任命梁王呂產為相國,趙王呂祿為上將軍。封營陵侯劉澤為琅邪王。夏季五月辛未,下詔說:“昭靈夫人是高皇帝父太上皇的妃子;武哀侯、宣夫人是高皇帝的兄、姊。諡號與他們的身分不相稱,可再議尊號。”丞相陳平等請求尊昭靈夫人為昭靈後,武哀侯為武哀王,宣夫人為昭哀後。六月,趙王劉恢自殺。秋季九月,燕王劉建去世。南越進攻擄掠長沙,漢王朝派遣隆慮侯周灶率領部隊攻擊南越軍。
    八年春季,封中謁者張釋卿為列侯。諸中官、宦者令丞皆賜以關內侯爵位,給與關內之邑食其租稅。夏季,長江、漢水氾濫,淹沒漂流萬餘家。
    秋季七月,皇太后呂氏于未央宮去世。遺詔賜給諸侯王各千金,將相列侯下至郎吏等官賞賜各有差別。大赦天下。
    上將軍呂祿,相國呂產掌握著朝廷大權,他們自知這是違背高皇帝的非劉氏不得封王,非有功不得封侯的誓約,恐怕被大臣及諸侯王消滅,因此陰謀作亂。這時齊悼惠王的兒子朱虛侯劉章正在京師,劉章娶呂祿女為妻,從其妻處得知呂祿等陰謀作亂的消息,劉章立即派人告訴其兄齊王劉襄,讓齊王從山東發兵西向長安。劉章將與太尉周勃、丞相陳平為內應,以消滅誅殺呂氏黨羽。齊王於是發兵,又誆騙琅邪王劉澤徵調他封國內的軍隊,一併向西進發。呂產、呂祿等派遣大將軍灌嬰率兵迎擊。灌嬰到滎陽,派人與齊王聯合,等待呂氏發動變亂,再共同消滅他們。
   太尉周勃與丞相陳平商討計策,利用曲周侯酈商的兒子酈寄與呂祿友善的關係,派人威逼酈商,教商命令他的兒子酈寄去欺騙呂祿說:“高皇帝與呂後共定天下,劉氏封王者九人,呂氏封王者三人,都是大臣議論決定的,此事已告訴了諸侯王,諸侯王也認為是合宜的。現在太后去世,皇帝年少,足下如果不及時離開京城,前往自己的封國,遵守藩國之分,而是仍任上將軍,率兵留住京師,必然會引起大臣及諸侯的懷疑。何不趕快歸還將軍大印,把兵權交給太尉,也請梁王呂產歸還相國印信,與大臣結盟,離開京城前往自己的封國?果然如此,則齊國兵必然作罷撤回,大臣得到安心,足下也可以仍作為趙王,高枕無憂而王千里之邑,這才是萬世的利益。”呂祿贊成此計,派人報告給呂產及呂氏族中老人,有人以為此計不便,猶豫不決。呂祿信任酈寄,與寄一起出遊,探望其姑呂嬃。呂媭大怒說:“你身為將軍而放棄軍權,呂氏族類今無葬身之地!”於是盡出其珠玉寶器散置堂下。說:“不必為他人保守這些東西!”
   八月庚申,平陽侯曹窯行御史大夫職務,見相國呂產計議國事。郎中令賈壽出使齊國回來,責怪呂產說:“大王不早回你的封國,現在想回去還回得去嗎?”遂把灌嬰與齊、楚聯合事告訴了呂產。曹窋在旁聽見這些話,急忙乘馬報告丞相陳平、太尉周勃。周勃想進入北軍軍營,不得入內。襄平侯紀通主管皇宮印信,周勃令他持印信假傳皇帝聖旨,說准許周勃進入北軍軍營。周勃又令酈寄、典客劉揭遊說呂祿說:“皇帝派太尉掌管北軍,想要足下回到封國去,趕快辭職,歸還將軍印信離去。不然,大禍就要臨頭。”呂祿即解下印信交給典客劉揭,把兵權交給了周勃。周勃進入軍門,對北軍下令說:“效忠呂氏的脫去衣袖袒露出右臂,效忠劉氏的袒露出左臂。”軍隊全都露左臂,於是周勃就率領了北軍。但還有南軍仍在呂氏家族手中,丞相陳平讓朱虛侯劉章輔助周勃。周勃令劉章監守軍門,令曹窯告訴衛尉,不讓相國呂產進入殿門。呂產不知呂祿已經離開北軍,想進入未央宮作亂。殿門緊閉,不得入內。徘徊往來,不知所措。曹窋乘騎告訴太尉周勃,勃仍怕不能取勝,未敢公開說誅殺呂產,只對劉章說:“趕快進入宮中保衛皇帝。”劉章向周勃請求,帶領土卒一千人從旁門進入未央宮,見呂產在殿門外庭院中,等到午後,開始攻擊呂產,產逃跑,天忽然刮起大風,呂產的侍從官兵亂成一團,不敢抵抗,劉章追趕呂產,產逃到郎中府廁所中,劉章就在廁所中殺死呂產。
   劉章已殺死呂產,皇帝令謁者持符節慰勞劉章,劉章要奪取符節,謁者不肯,劉章於是與謁者同乘一車,利用謁者所持符節,急驅車往長樂宮斬殺衛尉呂更始。然後回到北軍,向太尉周勃報告。周勃起立向劉章拜賀說:“所擔心的只有呂產,如今殺了他,天下就定了。”辛酉,殺了呂祿,又鞭殺了呂媭。分別派軍隊搜捕呂氏家族,無論男女老少,全都處死。
    大臣們共同商議計謀,以為皇帝劉弘及其三個弟弟濟川王劉太、淮陽王劉武、恒山王劉朝,都不是孝惠皇帝的兒子,統統被殺死。尊立高祖劉邦現存長子劉恒為文皇帝,記載詳見《周勃傳》及《高五王傳》。
    贊說:“孝惠皇帝及高後時,天下脫離了戰亂之苦,君臣都願無為而治,所以惠帝斂手無為以治天下,女主高後不出宮門聽政,從而天下太平,少用刑罰,人民勤務耕作,衣食豐足。
汉家刘氏网站长是也,祖居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新庵嶂下围,现居广东惠州惠阳淡水。
源明公第156世,邦公第82世,开七公第23世,广东惠州嶂下麦地刘氏(八房长),肇基祖为第十一世祖尚义公。
快速回复
限20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