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23阅读
  • 17回复

《史記》卷十 孝文本紀 第十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3520
铜币
22144
威望
1635
贡献值
69
《史記》卷十 孝文本紀 第十

  【說明】
  這篇本紀記載了漢文帝在位二十三年間的種種仁政,讚頌了他寬厚仁愛、謙讓儉樸的品德,刻畫出一個完美賢聖的封建君主的形象。
  這篇本紀一個突出的特點就是記錄了許多文帝的詔書,“且所行政事,又足以副之,非讬諸空言者比也。”(《史記評議》)以此直透核心,表現文帝的賢德。這些詔書一方面反映了文帝治天下的才能,一方面反映出文帝仁愛的內心世界和儉樸的思想品格。而後者更能感染打動讀者。如廢除連坐法和肉刑的兩個詔令,就體現了文帝不株連無辜、不摧殘肉體的人道精神。再如遣列侯之國、罷衛將軍軍等詔令,以及遺詔,都貫穿著文帝不勞苦百姓和節省財力的用心。詔令大多以“上曰”的形式出現,口吻真實,感情誠摯,說得入情入理,對於展現文帝“專務以德化民”的內心世界起了重要作用。
  這篇本紀沒有扣人心弦的緊張情節和場面,作者只是用舒緩的語調,按照年代順序選擇關鍵事件娓娓道來,給人一種從容不迫的感覺,同時也飽含了作者對一代明君的追慕和嚮往之情。如一開始描寫文帝即位和立太子的過程中,表現了他的周詳慎重和謙讓。又如寫緹縈(tíyíng,提營)上書救父,寫文帝取消修建露臺的打算,以及對南越王、吳王劉濞等人的以德報怨,對匈奴的或戰或和,既強硬又不失靈活等等,都表現了文帝的仁愛、寬厚和以國家、百姓的安寧為重。在這篇本紀的結尾,作者還巧妙地用景帝之詔,群臣之議,以“功莫大于高皇帝,德莫大于孝文皇帝”表現了司馬遷讚頌之情;本紀最後,作者滿懷深情地發出了“廩廩向改正服封禪矣,謙讓未成於今”的感歎。
  漢文帝與其子景帝兩代在舊史上並稱為文景之治,他提倡農耕,免農田租稅,減輕刑罰,從本質上說都是為了維護和鞏固漢王朝的統治,但在經歷了戰國至秦末的長期戰亂之後,這些對經濟的恢復和政治的穩定都起了積極的作用。而他的仁厚、儉樸,截然不同于暴君,自然成為人們心目中理想的明君聖主,太史公對他的褒揚,也正是這種思想感情的反映。

汉家刘氏网站长是也,祖居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新庵嶂下围,现居广东惠州惠阳淡水。
源明公第156世,邦公第82世,开七公第23世,广东惠州嶂下麦地刘氏(八房长),肇基祖为第十一世祖尚义公。

发帖
3520
铜币
22144
威望
1635
贡献值
69
只看该作者 NO1  发表于: 06-11

  【原文】
  孝文皇帝,高祖中子也①。高祖十一年春,已破陳豨軍,定代地,立為代王,都中都②。太后薄氏子。即位十七年,高後八年七月,高後崩③。九月,諸呂呂產等欲為亂,以危劉氏,大臣共誅之,謀召立代王,事在《呂後》語中④。
    【注釋】
  ①中子:排行居中的兒子。劉邦有八個兒子,劉恒居第四。
    ②“都中都”的前一個“都”是定都、建都的意思。
    ③崩:古代帝王或王后死稱崩。
    ④呂後語:指《呂太后本紀》。
  【譯文】
  孝文皇帝劉恒,是高祖排行居中的兒子,即八個兒子中的第四個。高祖十一年(前196)春天,打敗了陳豨(xī,希)叛軍,平定了代地,劉恒被立為代王,建都中都。他是薄太后所生。在他做代王的第十七年,即呂後八年(前180)七月,呂後去世。九月,呂氏家族的呂產等企圖作亂,危害劉氏天下,大臣們共同誅滅了諸呂,商議迎立代王為皇帝,詳細情況記載在《呂太后本紀》中。
汉家刘氏网站长是也,祖居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新庵嶂下围,现居广东惠州惠阳淡水。
源明公第156世,邦公第82世,开七公第23世,广东惠州嶂下麦地刘氏(八房长),肇基祖为第十一世祖尚义公。

发帖
3520
铜币
22144
威望
1635
贡献值
69
只看该作者 NO2  发表于: 06-11

  【原文】
  丞相陳平、太尉周勃等使人迎代王。代王問左右郎中令張武等。張武等議曰:“漢大臣皆故高帝時大將,習兵,多謀詐,此其屬意非止此也①,特畏高帝、呂太后威耳②。今已誅諸呂,新啑血京師③,此以迎大王為名,實不可信。願大王稱疾毋往,以觀其變。”中尉宋昌進曰④:“群臣之議皆非也,夫秦失其政,諸侯豪傑並起,人人自以為得之者以萬數⑤,然卒踐天子之位者⑥,劉氏也,天下絕望⑦,一矣。高帝封王子弟⑧,地犬牙相制,此所謂磐石之宗也⑨,天下服其強,二矣。漢興,除秦苟政,約法令⑩,施德惠,人人自安,難動搖,三矣。夫以呂太后之嚴,立諸呂為三王(11),擅權專制,然而太尉以一節入北軍(12),一呼士皆左袒(13),為劉氏,叛諸呂,卒以滅之。此乃天授,非人力也。今大臣雖欲為變,百姓弗為使,其党寧能專一邪(14)?方今內有朱虛、東牟之親外畏吳、楚、淮南、琅邪、齊、代之強。方今高帝子獨淮南王與大王,大王又長,賢聖仁孝,聞於天下,故大臣因天下之心而欲迎立大王,大王勿疑也。”代王報太后計之,猶與未定(15)。蔔之龜(16),卦兆得大橫(17)。占曰(18):“大橫庚庚(19),余為天王,夏啟以光(20)。”代王曰:“寡人固己為王矣,又何王?”蔔人曰:“所謂天王者乃天子。”於是代王乃遣太后弟薄昭往見絳侯,絳侯等具為昭言所以迎立王意。薄昭還報曰:“信矣,毋可疑者(21)。”代王乃笑謂宋昌曰:“果如公言。”乃命宋昌參乘(22),張武等六人乘傳詣長安(23)。至高陵休止,而使宋昌先馳之長安觀變。
    【注釋】
  ①屬意:用意。
  ②特:只,僅。
  ③啑(dié,迭)血京師:指呂後死後,陳平、周勃等誅滅諸呂之事。啑血,形容激戰而血流遍地。啑,通“蹀”,踏。
  ④進:指進言。
  ⑤以萬數:用萬來計算。即數以萬計的意思。
  ⑥卒:最終。踐:踏,登上。
  ⑦絕望:指失去了做皇帝的希望。
  ⑧封王子弟:封子弟為王。
  ⑨磐石:巨大的石頭。盤,同“磐”。
  ⑩約法令:《高祖本紀》:高祖進入關中後,“與父老約,法三章耳:殺人者死,傷人及盜抵罪。余悉除去秦法。”
  (11)三王:指梁王呂產、趙王呂祿,燕王呂通。
  (12)節:符節。古代朝廷用做信物的憑證。北軍:西漢時高祖所建保衛兩宮的衛隊之一。長樂宮在東,為北軍;未央宮在西,為南軍。(參用《會注考證》引俞正燮說)
  (13)左袒:袒露左臂。此事詳見《呂太后本紀》。
  (14)寧:豈,難道。專一:同一,一致。
  (15)猶與:同“猶豫”。
  (16)蔔之龜:用龜甲占卜這件事。古人用火燒灼龜甲,根據龜甲的縱橫裂紋推測吉凶。
  (17)大橫:指龜甲被燒灼後出現的大的橫向裂紋。
  (18)占:本指占卜時視兆以判斷吉凶,這裡指卜辭。
  (19)庚庚:變更,更替。《索隱》:“庚庚猶‘更更’,言以諸侯更帝位也。”
  (20)夏啟以光:象夏啟那樣發揚光大夏禹的帝業。夏啟是夏禹之子。參見《夏本紀》。
  (21)毋:同“無”。
  (22)參乘:站在車右邊陪乘,擔任護衛。
  (23)傳:驛車。詣:到……去。


  【譯文】
  丞相陳平、太尉周勃等派人去迎接代王。代王就此事徵求左右大臣和郎中令張武等人的意見。張武等人議論說:“朝廷大臣都是當初高帝時的大將,熟習兵事,多謀善詐,他們的用意恐怕不止於此,這樣做只是畏懼高帝、呂太后的威勢罷了。如今他們剛剛誅滅諸呂,血染京城,此時來人名義上說是迎接大王,其實不可輕信。希望大王假託有病,不要前往,以便觀察他們會有什麼變化。”中尉宋昌進言說:“眾位元大臣的議論都是錯誤的。當初秦朝政治混亂,諸侯豪傑紛紛起事,自以為能得天下的人數以萬計,然而最終登上天子之位的是劉氏,天下豪傑已經不再存有做皇帝的希望,這是第一點。高帝封劉氏子弟為王,封地象犬牙一樣彼此交錯,互相制約,這就是古人所說的宗族堅固,有如磐石,天下人都為劉氏的強大而折服,這是第二點。漢朝建立以後,廢除了秦朝的苛虐政令,與民商定新的法令,對百姓施以恩德,人心安定,難以動搖,這是第三點。再者憑著呂後的威嚴,呂氏已有三人被立為王,把持朝政,獨斷專行,然而太尉憑朝廷一支符節進入呂氏把持的北軍,只是一聲呼喚,將士們就都袒露左臂,表示要輔佐劉氏而拋棄呂氏,最終消滅了諸呂。這是天意所授,而不是人力所能做到的。現在即使大臣們想要作亂,百姓也不會聽他們驅使,他們的黨羽難道能夠同心一致嗎?如今京城內有朱虛侯、東牟侯這樣的親族,京城外有吳、楚、淮南、琅邪、齊、代這樣強大的諸侯,誰都懼怕他們。現在高帝的兒子就只有淮南王和大王您了,而大王您又年長,賢聖仁孝聞名天下,所以大臣們是根據天下人的心願要迎立大王做皇帝,大王您不必懷疑。”代王又稟報太后商議這件事,還是猶豫,沒拿定主意。於是就燒灼龜甲進行占卜,龜甲上顯現出一條大的橫向裂紋,卜辭是:“大橫預示著更替,我將做天王,象夏啟那樣,使父業光大發揚。”代王說:“我本來就是王了,還做什麼王?”占卜的人說:“所謂天王就是天子。”於是代王就派太后的弟弟薄昭前往京城會見絳侯周勃。周勃等人原原本本地向薄昭說明了為什麼要迎立代王。薄昭回來報告說:“全是真的,沒什麼可懷疑的。”代王於是笑著對宋昌說:“果然象你說的那樣。”隨即命宋昌擔任隨車的參乘,張武等六人也乘驛車隨代王一同前往長安。走到高陵停了下來,派宋昌先驅車前去長安觀察情況有無變化。
汉家刘氏网站长是也,祖居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新庵嶂下围,现居广东惠州惠阳淡水。
源明公第156世,邦公第82世,开七公第23世,广东惠州嶂下麦地刘氏(八房长),肇基祖为第十一世祖尚义公。

发帖
3520
铜币
22144
威望
1635
贡献值
69
只看该作者 NO3  发表于: 06-11

  【原文】
  昌至渭橋,丞相以下皆迎。宋昌還報。代王馳至渭橋,群臣拜謁稱臣。代王下車拜。太尉勃進曰:“願請間言①。”宋昌曰:“所言公,公言之。所言私,王者不受私。”太尉乃跪上天子璽符②。代王謝曰③:“至代邸而議之④。”遂馳入代邸。群臣從至。丞相陳平、太尉周勃、大將軍陳武、御史大夫張蒼、宗正劉郢、朱虛侯劉章、東牟侯劉興居、典客劉揭皆再拜言曰:“子弘等皆非孝惠帝子,不當奉宗廟⑤。臣謹請(與)陰安侯列侯頃王后與琅邪王、宗室、大臣、列侯、吏二千石議曰⑥:‘大王高帝長子⑦,宜為高帝嗣。’願大王即天子位。”代王曰:“奉高帝宗廟,重事也。寡人不佞⑧,不足以稱宗廟⑨。願請楚王計宜者⑩,寡人不敢當。”群臣皆伏固請。代王西鄉讓者三(11),南鄉讓者再。丞相平等皆曰:“臣伏計之(12),大王奉高帝宗廟最宜稱,雖天下諸侯萬民以為宜。臣等為宗廟社稷計(13),不敢忽。願大王幸聽臣等。臣謹奉天子璽符再拜上。”代王曰:“宗室將相王列侯以為莫宜寡人(14),寡人不敢辭。”遂即天子位。
  【注釋】
  ①間言:指私下進言。
  ②璽:皇帝的印。符:古代朝廷傳達命令或徵調兵將用的憑證,雙方各執一半,以驗真假。
  ③謝:推辭,辭謝。
  ④代邸:代王在京城的官邸。
  ⑤宗廟:古代帝王或諸侯供奉和祭祀祖宗的場所,後來也用作王室、國家的代稱。
  ⑥二千石:指年俸二千石的官員。漢代內自九卿郎將,外至郡守尉的俸祿等級,都是年俸二千石。
  ⑦高帝長子:高帝當時還活著的兒子有代王劉恒和淮南王劉長,劉恒居長。
  ⑧不佞:沒有才能。自謙之詞。
  ⑨稱宗廟:意思是能勝任祭祀宗廟。稱,相稱,適合,配得上。
  ⑩楚王:劉邦之弟劉交。在當時皇族中劉交輩份最高,所以劉恒要請他考慮。
  (11)“代王西鄉(xiàng,向)”二句:《會注考證》引胡三省曰:“蓋代王入代邸,而漢廷群臣繼至,王以賓主禮接之,故西鄉。群臣勸進,王凡三讓;群臣遂扶王正南面之位,王又讓者再。”譯文參用此說。
  (12)伏計:伏地考慮。這是臣對君陳述自己意見時所用的敬詞。“伏”,指身體前傾,面向下。可以不譯。
  (13)社稷:本指土神和穀神,古代帝王都祭祀社稷,立社稷壇,後來社稷就成了國家的代稱。
  (14)莫宜寡人:等於說“莫宜於寡人”,沒有人比我適宜。
  【譯文】
  宋昌剛到渭橋,丞相以下的官員都來迎接。宋昌返回報告。代王驅車到了渭橋,群臣都來拜見稱臣。代王也下車答拜群臣。太尉周勃上前說:“我希望單獨向大王稟報。”宋昌說:“你要說的如果是公事,就請公開說;如果是私事,在王位的人不受理私事。”太尉於是跪下獻上皇帝的玉璽和符節。代王辭謝說:“等到代邸再商議吧。”然後驅車進入代王官邸。群臣也跟著來了。丞相陳平、太尉周勃、大將軍陳武、御史大夫張蒼、宗正劉郢、朱虛侯劉章、東牟侯劉興居、典客劉揭都上前行禮,拜了兩拜,然後說:“皇子劉弘等人都不是孝惠皇帝的兒子,不應當繼位事奉宗廟。我們恭敬地與陰安侯、頃王后、琅邪王以及宗室、大臣、列侯、二千石以上的官員商議,大家都說:‘大王如今是高帝的長子,最應該做高帝的繼承人。’希望大王即天子之位。”代王說:“事奉高帝宗廟,這是大事。我沒有才能,勝任不了事奉宗廟的大事。希望請叔父楚王考慮最合適的人,我是不敢當此重任的。”群臣都伏在地上,堅決請求。代王先是面向西坐在主人的位置謙讓了幾次,群臣扶他向南坐在君主的位置,他又謙讓了兩次。丞相陳平等人都說:“我們再三考慮,認為大王事奉高帝宗廟是最適宜的。即使讓天下諸侯和百姓來考慮,也會認為適宜的。我們臣子是為宗廟社稷著想,絕不敢輕率疏忽。希望大王聽從我們的意見,我們將感到榮幸。現在,我們恭敬地奉上天子的玉璽和符節。”代王說:“既然宗室、將相、諸王、列侯都認為沒有人比我更適宜,那我就不敢推辭了。”於是,代王即位做了天子。
汉家刘氏网站长是也,祖居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新庵嶂下围,现居广东惠州惠阳淡水。
源明公第156世,邦公第82世,开七公第23世,广东惠州嶂下麦地刘氏(八房长),肇基祖为第十一世祖尚义公。

发帖
3520
铜币
22144
威望
1635
贡献值
69
只看该作者 NO4  发表于: 06-11

  【原文】
  群臣以禮次侍。乃使太僕嬰與東牟侯興居清宮①,奉天子法駕②,迎于代邸。皇帝即日夕入未央宮③。乃夜拜宋昌為衛將軍,鎮撫南北軍。以張武為郎中令,行殿中④。還坐前殿。於是夜下詔書曰:“間者諸呂用事擅權⑤,謀為大逆,欲以危劉氏宗廟,賴將相列侯宗室大臣誅之,皆伏其辜⑥。朕初即位,其赦天下⑦。賜民爵一級⑧,女子百戶牛酒⑨,酺五日⑩。
  【注釋】
  ①清宮:清理皇宮。這裡指將呂氏的殘餘勢力從宮室中清除出去。
  ②法駕:天子舉行典禮時所乘坐的車駕,也叫金銀車。
  ③未央宮:漢宮名。當時常作為群臣朝見皇帝的場所。
  ④行:巡行,巡視。
  ⑤間者:近來。用事:執政,當權。
  ⑥伏:得到(應有的懲罰)。辜:罪。
  ⑦其:表示祈使、命令。可以不譯出。
  ⑧賜民爵一級:《會注考證》引顏師古曰:“賜爵者,謂一家之長得之也。”
  ⑨百戶牛酒:《索隱》引《封禪書》雲:“百戶牛一頭,酒十石。”又引樂產雲:“婦人無夫或無子不沾爵,故賜之也。”
  ⑩酺(pú,蒲):命令特許的大聚飲。秦漢時,三人以上無故相聚飲酒,要罰金四兩。這裡為慶祝皇帝登基,特許百姓聚飲五天。
  【譯文】
  群臣按照禮儀依次陪侍皇帝。於是派太僕夏侯嬰與東牟侯劉興居去清理皇宮。然後用天子乘坐的法駕,來代邸迎接皇帝。皇帝當天晚上就進入未央宮。連夜任命宋昌為衛將軍,統領兩宮衛隊南北軍;任命張武為郎中令,負責巡視殿中。皇帝回到前殿坐朝,當夜下詔說:“近來諸呂把持朝政,獨斷專行,陰謀叛逆,企圖危害劉氏天下,全靠眾位將相、列侯、宗室和大臣誅滅了他們,使他們的罪惡全都受到了應有的懲罰。現在我剛剛即位,下令大赦天下,賜給民家戶主每人一級爵位,賜給無夫無子的女子每百戶一頭牛,十石酒,允許百姓聚會飲酒五天。
汉家刘氏网站长是也,祖居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新庵嶂下围,现居广东惠州惠阳淡水。
源明公第156世,邦公第82世,开七公第23世,广东惠州嶂下麦地刘氏(八房长),肇基祖为第十一世祖尚义公。

发帖
3520
铜币
22144
威望
1635
贡献值
69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6-11
  【原文】
  孝文皇帝元年十月庚戍①,徙立故琅邪王澤為燕王
  辛亥③,皇帝即阼[4],謁高廟[5]。右丞相平徙為左丞相,太尉勃為右丞相,大將軍灌嬰為太尉[6]。諸呂所奪齊楚故地[7],皆複與之。
  【注釋】

  ①“十月庚戌”,十月一日,。
    ②徙:調職,調往,這裡是改封的意思。 “燕”,燕王劉澤封地,在今河北北部和中部部分地區,都於薊,在今北京市西南。
    ③“辛亥”,十月二日。
    [4]即阼(zuò,作):即位,登位。貴族的廟堂前的東階為主人之階,亦名阼階。堂上東側南當阼階,數米處叫做阼,為一國之主、一家之主行禮坐立的地方。非一國之主、一家之主則不能登阼階。而升堂,更不能處阼而坐立。這裡“即阼”謂天子即位。
    [5]謁:稟告,這裡指舉行典禮,稟告即位登基。高廟:漢高祖劉邦之廟。古代皇帝登基時,要到祖廟去舉行典禮,行祭祀、朝拜之禮。
    [6]“灌嬰”,睢陽(今河南商丘縣南)人,早年一直隨劉邦轉戰各地,以功封潁陰侯。呂後死後,齊王劉襄起兵欲誅諸呂,丞相呂產派灌嬰率兵出擊齊王,以灌嬰為大將軍。事蹟詳見本書《灌嬰列傳》、《漢書,灌嬰傳》。
    [7]“諸呂所奪齊楚故地”,呂後封呂台為呂王,得梁地;又割取齊國、楚國的土地擴大呂台的封土。

  【譯文】
  孝文皇帝元年(前179)十月庚戌日,改封原琅邪王劉澤為燕王。
  辛亥日,文帝正式即位,在高祖廟舉行典禮向高祖稟報。右丞相陳平改任左丞相,太尉周勃任右丞相,大將軍灌嬰任太尉。諸呂所剝奪的原齊、楚兩國的封地,全部歸給齊王和楚王。

汉家刘氏网站长是也,祖居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新庵嶂下围,现居广东惠州惠阳淡水。
源明公第156世,邦公第82世,开七公第23世,广东惠州嶂下麦地刘氏(八房长),肇基祖为第十一世祖尚义公。
快速回复
限20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